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九九 夜会龙母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41:45

李郸道写完剿匪檄文就给都城隍发了过去。

纪信刚刚巡视完京城附近的城隍,完成考核工作,评了倒底是给上上还是下下,作了升职还是处罚的决定。

这时候就拿到了李郸道的剿匪檄文。

“还真是不给我省心呐。”纪信揉揉眉头:“不过该支持的还是要支持的。”

左府主簿曹明睿道:“我记得阳世太子李建成,好像在秦王带兵进京之后就想着要证明自己,也在谋划带兵剿匪吧。”

“剿匪?祝山海有众一千,但李建成带兵去剿匪,结果左屯卫将军何潘仁,及山跋,张子惠,死了。骁骑将军赵钦、王娑罗,都死了。”

“何潘仁是早期投唐的义军首领,也是潜龙一条,隋朝官军都不是他的对手,当了唐朝官军竟对付不了总共只有千把人的护乡公的一个手下,还战死了。真的是笑话。”

“赵钦为骠骑将军,原来年前贼帅吕宝生就带着七千人马攻占了盩厔县,结果被这位骠骑将军击败。结果,继何潘仁战死之后仅仅五天,赵钦就和另外一位骁骑将军王娑罗又双双战死了。”

“一个剿匪死了这么多武官,其中还有反隋的潜龙,你以为真的只是匪徒啊?是世家养的!李建成后面就是想通了这一点,你看他现在还敢去剿匪不?”

“只能搞搞后勤,现在朝廷没钱,又四处打仗,他李建成也是焦头烂额,武德皇帝要他监国,却是好大一个烂坑。”

“前些日子,刘文静又闹着说谋反,真的是谋反吗?”纪信作为都城隍,掌控京都一切生死信息,对这些事情还是比较清楚的。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太子李建成现在不是奉诏带队巡视京城附近诸县,现在在搞什么租庸调,要看看情况吗?”曹明睿摸摸下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泾阳。”

“应该二月才到,之前秦王进京,不也巡视了一番,他为了巩固太子的威信,肯定也是要好好巡视一番的。”

“那就不知道这个李郸道会不会乱搞闹出什么事情来了。”纪信揉揉太阳穴。

“曹明睿,你到时候也带着两千兵马去给他助威,就把何潘仁他们几个死在匪徒那里的武将魂魄拨给他用。”

“再给蓝田,灞桥,未央他们几个县的城隍也发令配合他剿匪。”

“这个倒是好说,但剿匪里面水深,上次青丘世家的天狐公子联合青城山虎妖张烈,剿匪野人,不一样叫他们跑掉了好些,里面不乏有修行魔功的邪术士。”

曹明睿担心道:“他能不能成功还不一定呢,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京师初平,人心尚未未坚附,百姓流离失所。像是盩厔司竹、蓝田谷口,盗贼群聚,只是不起兵造反而已。京都之地,照样晚上抢劫的抢劫,偷窃的偷窃,强奸的强奸。”

纪信叹息道:“孤魂野鬼就不知道有多少前来告状喊冤的。”

“平定匪徒的事情,总要有人做,他愿意做,那就让他去做,你没看上次,他叫两个仙家,把京城闹了个天翻地覆吗?”

“这也倒是。”

“不过王朝初年都是如此乱象,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曹明睿也叹息:“我们也只是管管阴间的事情,管不到阳间。”

纪信道:“阳世管阴司之事也不是不行,若有正直之人,给他个阴职,叫其法定阴阳,如此倒也可以立刻施展,夺人纪算,报应如影随行,有了威慑,想来就会好很多。”

“除了阳世不断的有孤魂野鬼产生,已经成了气候的恶鬼也太多了,为祸人间,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根本打不赢,需要一个专门去降伏恶鬼的神官,还世道清宁。”

“好官难求。”纪信摇摇头道:“还是加紧考核城隍吧,该填补上的都要填补上,不乱乱哄哄的一团糟,到时候连我的考核,都是下等,那就是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

这边李郸道得了都城隍纪信的回复,明确表示支持,还会有援兵,当下就吃了一剂定心丸。

不再去想那些社神的事情,大局已经定了,他们翻不起波浪。

只是董俊三郎出去这么久,怎么还没有传来消息?难道真的已经跟外贼勾结了?决心要跟自己鱼死网破?

又去审了几个案子,判了一些罪鬼,感觉脑袋都有一些晕乎乎后,才停下来,害怕状态不好,不能公正严明。

审完案子,就又去看了牛头菩萨教鱼头官话的进度,又是口吐芬芳,骂人的一天。

不过好在,那鱼人萨满已经会说:“你好”“吃饭”之类的词汇了。

李郸道甚感欣慰。

而此时,说跟泾河龙君各玩各的泾河龙母,此时来到了庙里。

龙的审美大概是不挑食的。

和猪能生,和狗能生,和牛也行,和鱼也可,哪怕是蛇,野鸡,马啊,驴的,都行。

都说是公的到处留情,有没有想过,母龙其实也一样呢?

果然龙母根本不挑茱萸菖蒲两个,丑得奇特有个性。

反而见其高大,起了春心:“那中人果然没有骗我,确实是两个精壮的男人。”

当下吹了口龙息,当了春药发情使用。

不顾着庙里,木偶泥胎的注视,翻云覆雨。

那赤色鸳鸯肚兜,还挂在了茱萸的腰间呢。

但是人怎么能和龙比呢?茱萸菖蒲两人,不过个把时辰,就败下阵来,又被龙母喂了补药,继续杀了个七进七出。

等着天色将明,才将二人放过,心满意足的入水而去了。

而李郸道其实早就打算阴神归窍,因看到了这一幕而多留了一会。

“这母龙也太强了吧!”李郸道问向幻姑:“你这么给泾河龙君戴绿帽子,他难道不会找你麻烦?上次仲山君夜宴,你跟他不是朋友吗?”

“算不得朋友。”幻姑道:“况且泾河龙君气数已经差不多了,从来雪中送炭少,落井下石多,我还说不得要借他的事情,好登青云呢。”

“那龙母会不会怀上?”

“会。”幻姑道:“不过人的血脉不如龙的血脉浓郁,大概率不是胎生,而是下个蛋,待会我就去看看龙母把蛋下在哪了,给她捡回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