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九五 莲子重生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4:49:32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二九五莲子重生李郸道研究经文,静讼清净经文,又拿笔写“静”字。

这个办法还是大梦千年,读书读到心烦的时候用的,写上十几个静字,自然也就慢慢静下来。

这是心理暗示。

佛经,道经,诸子百家经典,都有答案,但是大道理哪个不懂几个?能做到却是难的。

泛泛而谈,谁都会的。

再次沉入心湖,湖水已经平复下来,虽然不复清澈见底,而是那种幽深的,更加叫人感觉水下有巨怪一般,但好在不是混浊的泥沙一般的湖水。

李郸道深潜入底,还是看到那部魔经,只不过已经收敛了。

诸多其他经文,李郸道所修持的功行,终究还是发挥了作用。

人都有阴暗面的,但也是有善心的,阴阳对立,非黑即白是行不通的。

不过克己就是修行,李郸道理解的修行,追求逍遥,不是肆意妄为,而是自身德行合乎天地之道,自此便可随心所欲。

“克制不是灭绝,得情而忘情,若真要绝六欲,我自认是做不到……”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细细看心湖底下,果然有许多面孔,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丫丫,有老爹,老娘,乃至老爷子,乃至前世的亲人。

自己要斩杀心魔,就要将这些一起杀死,而自己能在心湖中斩杀,是不是就能在现实之中做出此事?

这就是魔经,不斩就留着魔头,斩了,自己就是魔头。

李郸道一时问心,最终还是想到了一首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

但自此时,一时也想开了,人生在世,真有什么纯净无暇,石头里崩出来的,才能修道吗?

人家萨天师,不一样拔宅飞升?一家老小都到仙界去享福了。

难道真要全家死光光?孤儿修仙?再来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想要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错吗?

李郸道再看去,那些妖魔便不复亲人模样,而是披着亲人模样的画皮恶鬼。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如今一想陶渊明的诗句,倒是很对得上景。

李郸道度过了问心一关,心障就解了大半,性光复如一个小太阳一般,照射整个心湖,妖魔只能躲在阴影里,等待李郸道下个心境不稳的时候。

而魔经也和《生生造化》合二为一,变成了阴阳太极的一本书。

二本经本就是同源,只是一个走了歧途,一个仍然在正道之上。

而莲子复萌生芽孢,以极快的速度扎根于湖底,向上长出莲叶,莲花,而太玄真符再次出现。

而太玄真符此时衍生出另一道子符箓。

李郸道感受这道子符箓,这是太玄真符在自己心莲中孕育出来的单一功能的符箓。

太玄清净符,主净洁内心,祛除尘埃。

可能是李郸道心湖这次变化,导致了太玄真符产生了这道子符箓。

莲子重生,李郸道这道心关瓶颈算是过了,但没有根治,只能说往后时时守着心境吧。

自心湖中出来,李郸道才缓缓舒了口气。

从心湖中出来后,便开始趁热运功搬运大周天,真炁精炼,果然吐出了一些浊煞之气。

“原来是修炼三阴戮妖刀,没有彻底精炼完成,那些器鬼所带的戾气也被我所炼化了,所以是应该先给他们超度,再去炼化的吗?”

搬运了三十六圈大周天,李郸道才感觉穴位跳动,再搬运就要真炁动乱了。

停下来后,又直接画了一道《太玄清净符》,清静和清净不同。

和尚说得多的一句:寺院乃是方外清净之地。唯心清净。非境净垢,非法净垢。唯心分别,方曰净垢。

李郸道的清净拂尘,也是这个功效。

不过拿着清净拂尘,却做着杀人的事,打打杀杀的事,可见李郸道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受到。

画完这张太玄清净符,顿时仿佛李郸道的房间就变成了道场,跟净天地神咒,净心神咒,净身神咒等数咒的功效结合了一般。

李郸道拿起符箓,便觉得重有八两,比之前二两重的符箓看来是强了不少。

等着天亮,又开始吸收启明星之太白气,日出东方之朝阳紫气。

感觉身体暖暖的,浊恶之气又开始排空,便带着刚刚醒来的老爷子念着嘘、呵、呼、嘶、吹、嘻,六字吐纳诀,打着慢拳,修身养性,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今天又是007的一天呢!

“你今天精气神,倒是比昨天那幅半死不活的样子好多了。”老爷子看出来李郸道此时想法转变了,精神面貌也不同了。

“哪不同了?”李郸道好奇问道。

“更有朝气了,更像一个十三岁样子,自然了些,没有那些老气了,老气横秋,秋天可不适合形容一个年青人。”

“那是,我现在就是早上辰时的太阳!”李郸道笑着问道:“爷爷,您呢?您也要变成这么年轻的心态吗?”

老爷子摇摇头头:“再年轻就该想姑娘了,你奶奶还能饶了我?该服老就服老。”

李福德也起来读书,李郸道竖起耳朵听,觉得有启发。

李福德读的是《孟子》中的一句“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问的是如何看待商汤流放夏朝君王桀,武王伐纣的事情,属不属于弑君。

李郸道听着颇有感触。

孟子可谓是很敢说了,同样很敢说的,还有韩非子。

“咱们家资助的放贷出去的那五户人家,已经开垦清理出来了几亩田,清理了石头,翻了土,烧了草,什么时候可以把药材撒进去种呢?”李宝京道。

李郸道想想:“之前叔叔不是抄写了种植手册,可以培训他们一下,上上课,跟官府指导春耕一般,指导指导他们。”

“虽然说是帮扶,但要是这药材收不上多少来,那就是乱作为了,倒时候药材没有,人家还不上钱,我们白白损失了钱,说不定还要从恩人变成仇人,闹出个大笑话来。”

李郸道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高度重视的。

“确实如此。”

李郸道的提议受到了全家人的赞同。

“去找个熟练的药农来指导指导,也花不了多少钱。”老爷子拍板:“做就要做好来,要不然就不要做。”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