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九一 辩证给药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5:49:08

“治好肺痨的是家师,孙思邈先生。”李郸道打量了一阵,开口道:“我们这种药铺,只怕难治好。”

李郸道看着那大些的姑娘,或许没有二十多,只是妆容看起来成熟些,腮红也不自然。

透过妆容,大概可见面色淡白,不时就要打开一个瓷瓶,深吸一口气,然后好似缓解了一般。

“那可联系到你师父吗?”那年纪小些的问道:“莫不是又白来了?”

“小大夫,也给妾身瞧一瞧吧,看看症状,如今我吃些什么药,也瞧瞧,有什么可指点的地方。”

“指点说不上,不过医者仁心,同前辈学习学习。”

李郸道拿出纸笔,开始记录医案,回到自己最初的心态上来。

“姑娘叫什么?”

“高奴儿。”

“看姑娘身份不似低卑之人,怎么名字这般……”

“看病就看病,琢磨我们家小姐名字干嘛?”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点头称是:“如今多大年纪?”

“十八。”高奴儿道:“倒是第一次见人看病问这么多的。”

李郸道解释道:“望闻问切,刚刚已经望了,姑娘气色并不算好,又听了姑娘呼吸喘气,似乎也不大好,如今正是问的时候,有了大概,才好把脉切病。”

“原来如此,妾身也算久病成医了,却只晓得些汤药。”

李郸道看向老爹:“爹,你去叫秦姐姐一起来看看。”

“你这小大夫技艺不精,还要请援兵吗?”那小些的姑娘道:“还没出师就敢坐堂,不怕砸了招牌。”

李郸道也不生气,平复心境到医者本身:“那位大夫擅长妇科。”

“我家小姐是来看肺疾的,不是来看妇科的。”

李郸道淡淡道:“你家小姐就我刚刚所观察,似乎有胎气在身,自然要小心给药,联合会诊,给出个治疗方案。”

“啊?小姐……你又有啦?”那丫环一惊一乍的。

“我也不知道,如果掐算的话,好像是迟了些日子没来了。”高奴儿脸色微红。

等着秦一萍过来,看见了高奴儿顿时一愣,心中暗道:此女眉毛宽广清长,双分入鬓,首尾丰盈,高居于额。

眼长而深,眼神清朗,含藏而不露,瞳人端正,黑如点漆,光彩射人。

好生端庄贤雅,单单看面相就是贵不可言,怎么会到这里来?

秦一萍还要细细打量,李郸道就直接道:“秦姐姐看看这位姑娘是不是怀上了。”

秦一萍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无礼了。

“看倒是看不出来,要切脉看看。”

秦一萍随即给高奴儿把脉,眉毛却皱起,又道:“拿另一只手我把脉看看。”

高奴儿又将另一只手给她。

等脉象把完,秦一萍问向李郸道:“你刚刚给她切脉,可是发现了异常?”

“我还没有切脉。”李郸道说道:“我现在来看看。”

高奴儿又把手伸出:“怎么?妾身的病症很复杂吗?”

李郸道感受脉象:“脉沉而细,仔细感受确实有那么些走珠之感……”

秦一萍道:“还有虚浮之感,这是元气不足而补中太过。”

李郸道琢磨道:“这位姑娘前段时间生过一场大病?”

“应该不是大病,应该是生产过一次了,而且没有几个月。”秦一萍上下打量:“倒是一点也看不出生过孩子的模样。”

“你们这么知道,太厉害了。”那丫环道:“我家小姐确实生产过一次了。”

李郸道说道:“按道理,应该调理一年的,怎么又怀上了,本就有先天不足之症。”

“那这胎儿保得住吗?”高奴儿看起来很在意这个孩子。

“这就要控制你的哮喘之症了,不然胎气积弱,只怕三四个月的时候就要没掉……到时候又是亏空。”

“如何能治呢?”

“还请姑娘张口,看看舌苔。”

只见舌头淡红,苔白,滑腻。倒是不臭。

李郸道琢磨一阵:“如果没有这个胎儿,有些药倒也不忌,虽然不说能痊愈,起码吃上十剂,半年内是不会发作,如今考虑到胎儿,就要小心了。”

李郸道对着秦一萍道:“高姑娘患病日久,必有痰瘀伏于肺络,同时肺卫虚极,防御力极差,一点冷风都吹不得。”

“刚刚呼吸了两口冷气,邪风就轻易入里,引动痰瘀,发为哮喘。”

“我看此病一是要祛风化痰瘀,二是要扶正强卫,三是要保住胎儿。”

“如何给药,给药多少,秦姑娘你给孕妇多看过应该有计量。”

“我这边是孕妇尽量是不要给药,但是不给药又难说,所以大多是普通滋补药剂还好,如黄芪之类,若是小毒之类,就要酌情减半,乃至再减半,只是效果也难说……”

李郸道斟酌道:“讨论一下吧,先用玉屏风散为基础,再从中加减。”

“剔除潜伏之邪,上等效力,应该是虫药,秦姐姐,你看看该用什么药?”

“虫药皆有小毒,且剂量一定要大,像是僵蚕,全蝎,蝉蜕,地龙,其祛风化痰、活血通络之功很强,但是也容易泻了胎气,若是要给药,也得是四五个月后,胎儿渐渐稳了,才能吃的,而且剂量也是小之又小。”

“但是不给药,看如今天气,等春日花开,只怕更加保不住。”

李郸道琢磨着:“黄芪二两,白术,防风各八钱,再加一味款冬花化痰止咳,你看如何?”

秦一萍道:“还应该有麻黄、桂枝宣肺散寒,细辛、干姜温肺化饮,白芥子、苏子、莱菔子行气化痰,白芍药、五味子敛肺平喘。”

李郸道琢磨一会道:“麻黄慎用,可以去了。”

秦一萍点头:“做做加减就是了。”

“虫药,就单单加一味地龙吧。”

“单单地龙不行,全蝎,蝉蜕,白僵蚕全部都要加进去。”秦一萍道:“她患病十数年,邪气深匿,要扶正,就要多下虫药。”

李福成道:“不如针灸如何?”

“对啊!药石之后是针灸,针灸之后是推拿,实在不行还有祝由术,导引术!”

李郸道定下了方子,又开了一个针灸的法门:取定喘、天突、内关,大椎、肺俞、足三里、肾俞、关元、脾俞数穴,轻刺加灸,隔日1次。

当下叫老爹给扎了几针,李郸道又去抓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