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九一 莲子涅槃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28:41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二九一莲子涅槃八戒既然要走,李郸道也不强行挽留,只不过劝诫了几句,又拿了些盘缠给他。

“此去灵山,路途遥远,希望你能早去早回。”

八戒和尚走后,李郸道怅然若失。

八戒和尚的话很有深意,他说李郸道是大魔头,说自己也是魔,说佛祖已经寂灭……

李郸道也从中反思自己,是否有如同魔头一般的因,叫八戒和尚生出二心内魔来。

发现是有的。佛非佛,道非道,说一些惊世之语,其实肚子里根本没有多少干货。

好为人师,但其实不知其所以然,修法为道,但其实只听到什么是什么,道是别人的道,不是自己的道。

心存偏见,所以生出邪念来,比如董俊之事,自己一开始难道真的不清楚吗?还是故意叫他吃这样的苦头?和八戒和尚相处,故意说些禅理,但其实只是信仰偏见……

自己和家人相处,是不是有优越之心?傲慢之心?

和巢元方相处,田巫,乃至师父孙思邈……是不是都有种种非心?

此骄傲之心,蒙知见障碍,叫自己洋洋得意,如今做了城隍,得了这么个位置,好似一个什么大官一样,渐渐也骄奢淫逸起来,如此而不自知,甚至习以为常。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心生贪念,生嗔怒,生偏见,生杀伐心,功利心……

唯独失去了自然心,本我初心……

心头天遁剑气顿时抖擞起来,一根根如同女子头发的丝线被斩落下来。

李郸道端坐在药铺之中,心沉内海,果然发现心湖波涛汹涌,由原先的清澈,变得发黄,混浊,泥沙俱下。

内里有诸多水魔头窥伺。而中央三尺清水,有一株莲花,数片叶子,一朵一品莲花,莲花上有一道太玄真符。

就是这道太玄真符护住了李郸道的阴神。

“怎么这么混浊了!我的性光呢?我凝聚的珍珠呢?”李郸道一时惊惑。

人家有二心,那我呢?那我岂不是三心?四心?

李郸道看向心湖底下的那些妖魔鬼怪,个个都长了一张自己的脸,只是青面獠牙,恐怖异常。

“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李郸道莫名想到了金刚经中一句,顿时间。

莲花闭合,太玄真符投入莲花之中。

整株莲花枯萎凋零,复化为一颗宝色香莲子子落入水中。

李郸道迎来了《天一贞水孕莲升品观想法》的第一次涅槃。

此法莲子变为莲花,再变为莲子,往复九次,莲升一品,二十七次就是三品莲,八十一次就是九品莲。一百零八次就十二品莲。

这是李郸道修炼的第一个法门,却也影响深远,此时包裹着太玄真符再次化为莲子落入水中。

李郸道也意沉心湖之中,有种种水溺之感,魔头侵袭之惑。

莲子生出宝光,叫李郸道看见了水底下是什么,是血骷髅,是金银棺材,是断刀残剑。

更多的是李郸道自己的尸体。

明明自己活着,却看见了自己的尸体,是自己杀了自己吗?

有水下人脸大蛇要张口吞食李郸道,这是李郸道修炼巴蛇吞象之术所产生的蛇性。

也是李郸道的尸我之一。

尸我是丹法中的一个概念。

换个好理解的概念,就是人的不同个本我意识。

如同弗洛伊德把人的意识分我,自我,本我,超我。

李郸道的种种人格或者诞生于此心湖之中,但是被主导意识所杀死,就产生了这些心湖里的尸体。

而这些人格,不一定是人形,也可能是魔物……

但是此时天遁剑气也入了心湖,它已经斩断了束缚其本身的无形之丝,护持李郸道的心莲进行涅槃。

一剑将那长着李郸道脸庞的大蛇斩杀灭亡,大蛇变为无数小蛇,四蹿而逃,这是人本身的印记,是消磨不了的,存在过就是存在过,不能将其变为不存在。

心境要时时维持,不然就还会有跌落心境,乃至走火入魔的情况。

李郸道借着天遁剑气的护持,挣脱了堕落的过程,清醒过来。

这才发现真炁乱蹿,自己已经岌岌可危了,赶快平复真炁。

平复真炁之后,李郸道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李福成见李郸道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不明所以:“你刚刚怎么突然坐下了,下我一跳。”

李郸道摇摇头:“没事,我是突然有了些心境上的变化。”

“有事情就要说出来。”

李郸道点点头,心里下定决心,要看几本经书,借着经书的道理来化解其中的戾气。

只是如今倒也不排斥佛经了,刚刚自己好像就是听到了金刚经之中的佛言。

莲子涅槃,李郸道的阴神暂时就不能出窍了,等着平复心湖,莲子再次发芽,才能出窍。

只是不知道上元节那天能不能赶上。

李郸道燃了一柱香,深深闻了一口。

香能清净神意,李郸道渐渐缓了过来。

而这时候一辆牛车从外面赶来,牛车后面还有一些跟着后面走的,看起来也是锦衣光鲜的,只是着装并无许多不同,倒像是一批赶制的。

女的漂亮,清秀,男的壮实憨厚。

牛车停到了药铺前,一个看起来年龄偏大的女子,上前拉开马车帘子,从里面扶出一大一小两个女子来。

稍微大些的穿着缠枝艾纹鼠皮袄子,倒也没有漫束罗裙半抹胸,毕竟是早春,但是身上也是富贵人家的穿着了,看着好像有二十多了,小的大概十五六的模样。

那个大的一步一喘,小的生怕她就这么倒在地上,给她拿着帕子:“小姐,这天气风冷,快些进屋子里去,冷风一吹,估计又要喘不过气了。”

连忙将那女子扶进药铺。

那些姑子婆子,立马自己拿来了火炉,汤婆子,甚至香木椅子。

“听说这里有个治好了肺痨的神医,我家小姐自小从娘胎里带了一种疾来,也是应在了肺上,还请神医帮忙看看。”

却是直接对着李福成开口。看来是口碑散发出去了,有大户人家来看病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