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七五 终于小成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54:04

至归家中,李郸道继续编着自己的铜钱剑。

铜钱剑,后世最是多见,有三十六制,七十二制,一百零八制,唐代有没有倒是不知道。

李郸道编的就是一百零八的,形制天罡地煞,不过此法要于三元节日,或者端午之时祭炼。

李郸道打算在上元节时开坛祭炼祭炼。

说实在的,如果进山的话,拂尘杀伤力还是不够,子母阴阳八卦刀又是件令牌类法器。

用上了这把铜钱剑,有武德开国气运的武德通宝,什么妖魔鬼怪,被捅一剑不得被大唐国运所伤?

李郸道用的是五行结扣,用的是朱砂红线,想用金线,但是没有那个财力。

编好之后,李郸道又看了看,手艺生疏,编得歪七簸八,还有些地方编错了。

于是拆了重编,木椿子跳了过来:“你就解决了那个过江龙?”

李郸道点头:“说是泉州五公山的弟子,箓牒我都给他叩下了,是原先五斗米教黄巾军的余孽势力跑到那边发展的法教。”

木椿子道:“好家伙,你才修行多久,就跟人家法脉出师的弟子斗法还打赢了。”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隔着几条街我都听到了,那肯定是千军万马!”木椿子感叹道:“这样的人物被你逮住了。”

李郸道将铜钱剑编好。再看就顺眼多了。

“他也是自大,我也是借了城隍身份打赢他的,没有城隍身份,估计难赢。”

将铜钱剑放好,等元宵节时祭炼此剑。

“那你也很厉害了,难怪那姓田的叫你做这个代城隍。”

李郸道看看天色,即将天明,对着木椿子道:“等过完元宵,我们就去山里,行兵灭匪,搜寻野术士的下落。”

李郸道现在还记得杨开被野术士下蛊死了,还有那个老头,在路边卖茶,也是死了,被野术士为首领的山匪所杀,乃至自己夜里被匪徒劫持,索要赎金……

况且这些匪徒还跟着不死药有关,跟丐门一样,是京城权贵豢养在京城周围的黑手,专门用来干脏活用的。

前些日子听说太子李建承带兵剿匪去了,也没有听到什么消息传来。

“我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李郸道一口回绝:“多画几张跑路的符箓,说不定用得到,另外,你去教刘伯钦祭炼犬灵之术。”

“他会驯养赶山犬,到时候务必有五百条犬灵参加战斗。”

李郸道俘虏了董俊三郎,肯定要趋使他来运使猖兵入山打先手。

六洞天魔不适合山林作战,但是猖兵入山林则是入了主场。

李郸道不杀董俊,就是为了折服他,多收服一个人,就多一份助力。

不过也不知道那个董俊倒底刚不刚烈,如果太过刚烈,李郸道也不可能学曹操把关羽给放了的。

那肯定活的要不了,死的也可祭炼成阴兵鬼将的,这个对李郸道来说不难,但李郸道有意克制杀心,持戒律修行,非罪无可恕,不会轻易将其杀死。

倒也不是说圣母,只是为了长远所计,毕竟修道之人最是要问心无愧,其心自洁,无有尘垢。

李郸道初次杀人,就去洗涤了煞气,防止沾染真炁,后面炼了三阴戮妖刀,又杀了五个丐门败类,这次没有洗炼,全凭借自身心性化解。

杀人不是本事,不杀才是。

叫木椿子出去之后,李郸道开始搬运大周天,运行真炁,吐纳新年的蓬勃之气。

搬运了九个周天之后,真炁渐渐不稳,明白过犹不及,李郸道便停止了搬运,接着转向修炼三阴戮妖刀炁。

上次那个磁铁小葫芦内的玄金煞气已经吸收完毕,只剩下最后一道,那个器鬼小将所留的庚辛煞气一道。

李郸道此时就是要将其抟炼入三阴戮妖刀炁之中。

李郸道再次冥想出丹鼎穴中金鼎。

借着此时已经将要天明,叫花鸡一声啼日,勾动太阳火气入金鼎之中。

缓缓吐纳那缕庚辛煞气,经肺窍下移入丹鼎穴。

那庚辛煞气,庚乃金气,辛乃火气,此时就叫李郸道肺部感觉有些火辣辣的,好似受了内伤一般。

好在有李郸道本身真炁包裹,将其送入金鼎之中。

以自身真炁鼓风,借太阳火气勾动心火,肝火,肾火,三昧真火锤炼。

此时若摸李郸道,就会发现李郸道体温高了好几度,同时脉象异常,心火内炽,好似中了热毒一般。

丹鼎之内,李郸道存神其中,默念丙丁位司火大神,已午位司火大帝,南方赤精帝君,南方赤灵帝君等诸位火部正神宝诰。

借来火蛇,火虎,火猴,火猪,火鸦,五火真灵。

那庚辛煞炁,本是一点庚金之炁的变种,有道是真金不怕火炼,此时李郸道运火内敛,丹鼎玄功,将三阴戮妖刀炁,和此庚辛煞气,如同铁匠锻打一般。

如此彻底将庚辛煞气和原本炼成的三阴戮妖刀炁抟炼一体。

“嗡!”李郸道收功返火,水淬金刀,起身运功,一道白炁从袖口飞出,“唰唰!”一根蜡烛被刀炁直接削断。

“这是已经小成了?”李郸道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上的一道白刃真炁。

本来以为还有半个多月,不想这一道庚辛煞气质量如此之高,比南孚电池还要一节更比六节强。

出了房门,李郸道就作揖:“新年好啊!新年好啊!”

“祝爷爷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老爷子面色稍微缓和,对着李郸道说了一些祝福的话,比如,学业有成。

李郸道又跟着老爹老娘说些吉祥话。

连着丫丫也跟着李郸道一起作揖。

又开门点爆竹,烧香点蜡烛,四面拜神。

邻居之间也说些恭喜的话。

“恭喜发财!恭喜发财!”只见一个大鼻涕娃跳到了李郸道身边,拿着根香,就把一颗爆竹扔到了李郸道脚下。

然而这爆竹根本不响。

原来是王拉稀来了。

“狗蛋,你得了多少红包,给我瞧瞧!”

却是见他看鞭炮不响,要去看,结果刚刚靠近,“砰!”的一声,把王拉稀吓了个懵逼。

李郸道笑道:“你还拿鞭炮来炸我,自己讨了苦果吧!”

王拉稀嘿嘿道:“你做了神医了,我娘老是拿你来说我!”

李郸道拿出一把铜钱给他:“就得了五钱,不过难得你想到来找我,这是我自己的钱,给你买糖吃。”

王拉稀就是王顺生,之前还是李郸道的好基友,但李郸道已经跟他渐行渐远了,此时过年才有些机会亲近。

“好家伙,你果然是变阔绰了,苟富贵勿相忘,我娘说要我跟着你,能有出息。”

李郸道眼睛一转,也是,大人难以塑形,这些孩子倒是可以培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