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七四 俘获三郎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16:15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二七四俘获三郎只见汤秋儿带着六洞天魔兵马就跟董俊手下的猖兵恶鬼打斗起来。

泾阳城外,不少东西蠢蠢欲动,若是能强攻进城,劫掠香火,享受血食祭祀。

然而都没有轻举妄动,都在静观结果,包括乡镇的那些社神。

泾阳上空,可见诸炁流杂。

双方动用数千人,也算是一场中型战役了,虽然不是真人战争,只是鬼物之间殴打。

夜里泾阳百姓,许多八字轻弱的,睡梦之间就感觉一阵战场之上,铁马冰河入梦来之感。

惶惶惊醒:“我梦到了,有妖魔在攻打城隍老老爷!”

古人因梦有感,顿时夜里起来供奉城隍。

李郸道莫名感觉一阵香火之力缠绕。

同时许多祈祷之声入耳。

“这就是主场作战的优势吧,可惜我不修神仙之道,不然这回实力凭空就要增加三成。”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的六洞天魔和董俊三郎的五路猖兵,打起来,那是一个飞沙走石,鬼哭狼嚎。

李郸道运法目一观,发现自己并没有占据优势。

不过好在这时冉青已经从六合棋盘之中脱离出来,李郸道一看,董俊三郎那只兵马俱被俘虏扣押。

看来这盘棋是冉青下赢了。收起棋盘,李郸道信心大增。

“奴家去偷袭于他!”李郸道感觉身下影子一阵晃动,不知道为何,纪景须又恢复了女子影子姿态。

李郸道点头。

纪景须之隐蔽,一般人绝对难以察觉。

况且斗法分心,董俊更加难以注意。

派出了纪景须,李郸道直接运诀作诰:“至心皈命礼。位居北府,职隶幽都。掌判生死,赏善罚恶而不漏……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地府北阴,酆都玄卿大帝,九幽拔罪天尊。”

念完酆都宝诰,随后拿出朱竹赤笔,当场画符。

所画何符,乃是斬頭瀝血曾霄大將符,此符何用?乃是治山魈魍魎之符。

符箓画好,李郸道顿时叩响令牌,符箓一烧,便有许多六洞天魔化为黑魔鬼气,聚化成形,变作一手拿鬼头大刀的虬髯大将。

那大将就是酆都大帝身边鬼将了。

李郸道召其神力,附着于六洞天魔之身。

猖兵属于山魈魍魎,刚刚好归这位将军管。

果然一刀一个猖兵,头断血流。

董俊见之也召出了自己的神将,那个四面巫神。

二者打将在一起。

“这个娃娃的法术自成一派,怎么没有见过?威力竟然这么大!鬼帝法是当年东晋王道人所传,但是那种鬼法不如天兵天将来得威猛,并不为主流,本以为法脉失传,不想还有这么个人。”

然而他却没有在身边布置天罡法圈,叫纪景须靠近了他的影子,顿时压在了他影子上。

这个董俊三郎早就不是童子身,不像是李郸道修了精锁玉关,纪景须原本就是李夫人之影,擅长姹女之法,行的是乱人定力之事。

当下抽精吸髓,将五阴之气,借影子魇镇其本身。

董俊要施展法术,却感觉一阵疲软。

而李郸道则是直接念咒:“凶魔千群,束形帝君,敢不从命,所诛无蠲,屠割刳腹,斩首灭根。”

念完此咒,便变神为酆都大帝,直接自己下了法坛,拿着子母八卦刀和拂尘就上场。

刚刚那咒乃是护持自身所用,最适合被群鬼所困之时。

那董俊感觉一阵疲软,便知道自己中了魇法,骂道:“卑鄙!”很快就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已经泄了神气。

当下烛火之下挥刀,要斩影。但是纪景须一下子就遁去了别的影子之中,藏匿不见。

而这时李郸道已经穿过了两军战场,一脚踢翻了董俊的法坛,香炉撒地,兵坛破碎。

董俊当下气极败坏,竟然将裤带一解,拔了根鸟毛,同符箓烧化,将一支黄符小弓给李郸道射来。

李郸道还想嘲笑他鸟儿真小,顿时感觉一股极其危险之感。

“魇阴之法!好腌臜的法术!”李郸道顿时感觉自己法术失灵,要反噬自身。

好在太玄真符一抖,什么疲软无力都消失了。

此魇阴之法,由来已久,自上古便存在,据说万箭齐发,就有推出女子,自露门户,朝向敌军,纵然万箭不可伤吾身,破其魇法,就是男子鸟毛缠在箭上。

李郸道的法术属于“鬼法”是幽阴之术,那董俊三郎就拔了自己的鸟毛,用桃木箭,荔枝弓来魇杀李郸道的魂魄。

“还说我卑鄙,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李郸道躲过桃木箭,却见又跟着一道血色飞剑而来,八卦刀挡下,大喝一声:“散!”

那精血受李郸道雷霆之音一激,果然有溃散之相。

趁机李郸道一个前翻,跳到了董俊三郎之前。

那董三郎还要拿双钩跟李郸道打,但是刚刚已经被泄了精髓,五阴之气吹进体内,体麻肉酥,痛弊不已。

直接被李李郸道一拳打在了膻中穴上,乱了真炁,有一拂尘像抽陀螺一般将其抽倒在地。

随即道:“茱萸师兄,菖蒲师兄,绑了这个家伙,吊在后面,不要叫他死了。”

茱萸和菖蒲两个立马拿着粗绳将其绑住。

而李郸道则摸出了他身上的令牌,牒箓。

将这些猖兵收起来:“感谢老铁送来的兵马!”

“卑鄙无耻!放了我!卑鄙小儿!我乃是五公山的弟子,呜呜!”

原来已经被塞上了臭袜子,还是茱萸刚刚脱下来的。

董三郎眼中流下了眼泪。

李郸道将兵马收起,再一看,茱萸和菖蒲用的捆绑之法,好像在某绳艺大师的作品里看到过。

“结实吗?”李郸道扯扯。

菖蒲道:“肯定结实!我都试过好多次,没一次挣脱的,加上我们这袜子,他秽了口,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李郸道很是满意:“将他吊起来,小心冻死了。”又施展银针,将其出窍的穴位封住,免得他阴神出窍,把老的召来。

李郸道对着董俊三郎道:“何必呢?你是赶到好了,今天大年初一,不宜见血,我们家今天一天都吃素,明天才能吃荤腥,不然把你直接杀了。”

“大过年的,来都来了,就在这留着吧,等过完年我再想想怎么处置你。”

茱萸上下大量董俊三郎:“南方的人,长得倒是不错,皮肉也嫩,刚刚挣扎那几下,绳子都把皮给勒破皮了,怪可惜的。”

说罢还捏了董俊的屁股一下。

把董俊吓得一哆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