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五三 郡君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6:00:38

李郸道叫着兵马抬着二十口箱子走了。

这里面全是冥钱,冥钱可不是你说烧多少就有多少的,像是后世天地银行,那是妥妥的通货膨胀,泡沫经济。

这个来源一个是信力,子孙后代给长辈烧纸,产生多少香火信力,就有多少钱。

再一个就是庙里面的香火钱,往功德箱里投多少钱,在阴世就会产生等额的冥钱,不过这个钱只能从神祇手里流通出去。

第三个就是道士,可以印法钱,相当于铸造私钱,品质高低不一,比较有公信力的就应该属玉皇钱了。

这个钱属于阴间财库,等同于往后陈家财库亏空二十万,就会提现在后代子孙身上,应该是属于财运的一种吧。

俗话说借阴财,借的就是这个钱。

这个钱是阳间阴间都通行的。

二十万抬走,李郸道算道:“平均两千招募一个鬼,二十万,就是两百个,加上洗炼鬼身,肯定是要建水池火沼,如此就要花费十万,当只能招募到一百个鬼。”

“你崔家要我主动过去要钱吗?”李郸道问向崔刚。

崔刚道:“百万家财他家一时可能还拿不出,但也没有到变卖家产的地步,但是四五十万还是有的,他拿二十万出来,应该搪塞县君的。”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崔刚道:“崔家自然不用县君去催的,二十万只是小意思。”

李郸道点头:“到底是县望之家,崔主簿的觉悟很高。”

崔刚面无表情:“只是怕县君出丑丢脸罢了。”

搞得李郸道一噎。

“我家乃清河崔氏分支,家里也有人跟县君一样,白日做官,夜里为城隍的。”

“谁?”

“崔钰。”崔刚道:“他在鼓城为城隍。”

原来是崔府君家的亲戚,崔府君生于隋朝开皇年间,李世民贞观元年出仕为官。

传闻是南岳衡山大帝赐玉所化,是道家冥府神仙之一,府君,判官,都是他的官职。

不过崔钰贞观十六年就死了,并不算长寿,听着这话,李郸道大概是明白了,估计跟自己之前的毛病一样,阴神和肉体的联系不深,多次出窍,肯定如断线的风筝一样。

不过更有可能是累的,白天要做官,晚上还要审案,到冥府任职,没得休息,猝死很正常。

想来唐贞观事情,好像确实有许多能人异士在朝为官,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李二的气度所折服。

李郸道叹道:“原来是这一位前辈,有机会引见引见。”

崔家是大世家,不把二十万放在眼里,但是要多拿,明显也是不肯的。

不过两个人都聪明。

“现在去吴家吧。”李郸道转道去吴家。

吴家府门就有两个镇墓兽,人面狮身,独角怒目,见到人来,就张口:“有事说事,没事走开。”

李郸道说道:“泾阳城隍前来拜谒郡君。”

“有无提前投拜贴?”

“我还需要投拜贴?”李郸道指指身上的衣服:“认不得?五品官!”

“不认得。”那镇墓兽道:“我们这只认世家,不认朝廷。”

李郸道问道:“这样说话,谁教你的?不认朝廷,是不认朝廷,酆都大帝亲命的城隍也不认吗?”

这时候里面有人推开门来,骂道:“没有眼力见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在骂镇墓兽还是在骂李郸道。

说完才赔笑道:“这两个家伙眼睛开光的时候,点高了,最爱翻白眼,城隍县君莫要责怪。”

李郸道说道:“看来郡君府上,很是缺人啊,这样的东西都舍不得换了。”

“哪里,哪里,只是这两个东西是当年勅皇帝命跟着郡君的陵墓一起建造的东西。”

“既然是皇帝勅命建造的,怎么说着,只认世家,不认朝廷的话,真是奇怪,不会被人掉换了吧。”

李郸道说道:“我听说有的仆从,跟着主人久了,就把主人家的东西,当自己的,年纪大了,还会耍赖欺负起主子来,霸占家财,暗害人命。”

“待会要好好问问郡君了。”

李郸道说完,那人便恭敬起来:“贵客教训得是,这点家事,恐怕还劳烦不起贵客操心。”

“郡君在里面接待客人,刚刚好请城隍县君一同前去品茶。”

“只是县君带着这么多人……”

“那就叫他们在外面候着,我跟崔刚进去就是。”李郸道招呼道:“这个就是清河崔氏的俊才了。”

那门子听着清河崔氏,立马比对李郸道还恭敬些:“原来是崔公子,失礼失礼。”

李郸道心中冷哼,死了不知道多少年,还守着世家那套,这势力眼真的是把狗腿子三个字诠释了个彻底。

将二人领着进去,走了亭台楼阁,可惜池塘里没有活物,种的也都是一些鬼拍手。

草丛也都是荒芜得很,看不出时常打理的样子。

可能也是天气寒冷的原因。

所谓的待客厅,乃是一石室,李郸道听着里面有说话的声音:“我年轻的时候跟你家奶奶结缘,她送了我根木簪子,可惜了,我再去见她的时候,我已经老了。”

“奶奶也说起过您,说是难得一段缘分,但是奶奶已经登了南宫,证了仙身,就断了尘世间的一些情分,但是我们后人还是知道的。”

李郸道听着声音熟悉,探头进去,果然是那个胡三,大名胡叔叔的那个。

见了李郸道,胡三笑道:“闹事的来了。”

“什么叫闹事的来了?”李郸道问道:“你家那胡悠悠最近怎么样了?我还没去看他嘞。”

“胡悠悠回涂山修炼去了。”胡三道:“你短时间是见不着他了。”

“看来,你们是认识的了。”坐在主位是是个干巴巴的老太太,形如干尸,穿着华丽的衣服,坐着那里,头发盘着像个小山,指甲弯弯曲曲的,有那么几寸长。

一张口,就能看到嘴巴里面含着一颗夜明珠。

“见过郡君,我乃是泾阳县新上任的城隍,听说郡君是县中三老之一,前来拜会。”

“好孩子,还能想到我这个老人家。”郡君道:“我年岁大了,本喜欢热闹,可年轻人不大来我这儿,今天赶趟儿,竟然来了两,要是分开来了,我还能多高兴一天。”

说罢挥挥手:“叫后面厨房准备点心,招待客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