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四五 暗巷打斗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08:40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二四五暗巷打斗李郸道把那侏儒直接带到了上次发现猫孩的那个丐门堂口,一路上都有人注视着李郸道。

可惜没有人敢出头,那一条暗巷子,都是下九流江湖驻扎的地方,什么坑蒙拐骗,娼赌偷盗,都在其中。

那处屋子,上次来见的尸体已经被运走了,现在里面几个年轻人占了这处堂口,立自己的社团帮派。

古代地痞少年都是如此,小流氓耳,李郸道都不放在眼里。

但是这些小流氓,不见得有别人的眼力见,认不得这是侏儒,只觉得是一个来拜大哥的,因此笑嘻嘻:“我们宏图社,不收人了,你来这里干嘛!”

“丐门堂口转移到哪了?”李郸道问道。

“丐门的堂口撤了,已经走了!”外面那个屠狗匠大声说道:“若是寻仇的,那你就晚来一步了。”

“原来撤了,若是再有人找来,麻烦告诉他一声,求天王老子也没有用。”

“好大的口气!”就见那草台班子的人已经寻到这边来了。

眼尖的看到了李郸道手上半死不活的那个侏儒。

冷声道:“同在江湖讨口饭吃,都不容易,何必咄咄逼人呢!”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却见这条暗巷子里,许多人都冒头,许是看热闹,又或者想捡便宜。

李郸道一甩,将那侏儒掷地,当场摔得他再次疼醒,却是已经摔坏了五脏,口鼻流血,在那里哭嚎叫娘。

“真是狠辣!”看热闹的以为李郸道掼死的是个小孩。

拂尘一甩,李郸道唱道:“福生无量天尊!”

那草台班主对着四周作揖:“小弟,初来宝地,暂拜码头,不欲在此惹事,只是这个少年郎,处处不饶人,还请诸位做个见证,莫要让人觉得我失了礼数,强当了过江龙。”

“我们向来是走南闯北做小本生意的小人物,从来都是讲究以和为贵。”

“诸位九流门中的兄弟,麻烦找个能话事的,和这位小郎君,调解调解,不能调解,我们再划下生死也不迟。”

李郸道呵呵道:“请谁来都没有用,我要叫你死,你还能多活两日不成?”

那屠狗的笑道:“好生狂的语气,我乃上古屠龙氏的后人,屠狗辈,觉得你很是可以!小伙子,有没有想过跟我混?我认你做干儿子!”

李郸道眼神看过去,身上浮现纯白之炁,乃是三阴戮妖刀炁游走。

那杀狗的顿时不敢说话。

那草台班子班主眼神一厉:“既然小郎君不按江湖规矩,如此就别怪我们狠辣了!”

“打将!风将!雷将!”那草台班主身后出来三个人,一个人拿着铜锣和锣锤,这是开场聚集人气所用的东西。

一个拿着鞭子,是训练学徒,乃至哪些表演动物的,听说峨眉山那边有打猴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还有一个则是拿着短匕,目露杀气,应该也是杀过不少人的,体格身形,都是长年习武的。

“一起上!”草台班主手中变戏法似的变出四支令旗,分散四方,设立结界:“诸位做过见证,我们是迫不得已才动手的,现在见了血光,待会也会毕恭毕敬将地给洗了,免得不吉利。”

竟然还会法术,也是个不学无术的术士。

好似一场打戏,那敲锣的当下一锤锣音“锵!”

干扰李郸道的感知,叫李郸道耳朵不能判断四面风声,如此群殴李郸道一个,就能占据优势。

拿鞭子的远程绕道李郸道身后,一声甩鞭也是厉害,声声如雷,指哪打哪。

要往李郸道的后脑勺打来,而正面,那拿着短匕的打将,近身抢攻。

那个草台班主,则是在那里持诀念咒,将一个迷你法坛拿出,上面供奉着一个笑着脸的童子布偶。

“喜神?”李郸道眼尖,但是和上次所见喜神不同,那个是喜鬼,和丧鬼相对,因鬼字忌讳讲出,改为喜神。

而这个喜神,则多由草台班子祭炼供奉,保佑吸金来财,跟养小鬼的功能差不多。

但是李郸道一叩令牌,便有六洞天魔兵马,直接将那什么喜神包围住,叫那草台班子施法不灵,记得跺脚,反而遭受了施法反噬,口角吐血。

算是出世未捷身先死了。

而李郸道自从跟着诸多器鬼,乃至那个带着金瓜双锤的小将打过之后,已经算是战斗经验丰富。

直接右手一拂尘和脑后袭击来的鞭子对击。

左手运使三阴戮妖刀炁和短匕相接,刀炁虽然没有小成,但是李郸道有道家真炁,那个打将学的却是外炼功夫。

同时十字插花蝴蝶步走位,这个本是戏曲上的功夫,但是此时用来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这少年郎好俊的功夫!”旁边看戏的人拍手叫好:“尽丢我们下九流的脸面!几个打一个,算什么好汉!”

“锵!”拿着铜锣的也要使着棒槌打来,声音刺耳之极,叫人心烦意乱,不能集中心思。

李郸道当下绝心打死这个出头的。

熟话说兵器越怪,死得越快,俗话又把“打锣的”说是游手好闲的小流氓,就可看出这个打锣的其实武功真不高。

但是那件铜锣还是不错,算是一件法器胚子。

李郸道抢攻过去,以手击锣,好大一声“锵!”将铜锣打翻,从下面一拳到脸。

李郸道吃了仙粮馒头,虽然没有九牛二虎之力,但是也有两个大汉之力了。

由于个子不高,一拳只打到胸口,没有打到下巴。

但也把肋巴骨给打断了,骨头插进肺里,当场就口吐血红泡沫,倒地不起。

“这是战场搏杀的功夫!不是市井街头的打架把式!”那屠狗大汉在一边看着,从李郸道出手的招式中,看出了当年在军中所学。

“但是功夫又不上乘,不是世家所学,拿着拂尘,又没有道家功夫的行云流水,仙气俊逸,可见也不少门派中人。”

但是接下来,李郸道以拂尘为剑,化太极拳为太极剑,连着剑架刀势,反而叫人看不懂了。

拂尘一刷,将那人手中鞭子互相缠住,一找太极云手,划了一圈又一圈,将鞭子拧巴下来,那人力气没有里李郸道的大,刚刚又不肯放手,手都被拧脱臼了。

拿短匕的打将要从下三路偷袭,李郸道拂尘一甩,刚刚缠住的鞭子当下落在了自己左手。

当下左右开弓,李郸道没有用过软鞭,但是跟拂尘也大相不差,加上有真炁运行,更是如臂运使。

当下一鞭抽刀他脸上,“啪!”一道红紫鞭痕出现,同时还有“噗叽”之声,原来刚刚鞭力及眼,真炁顺着进去,把他眼泡给炸了。

那人顿时疼得松开了匕首,疼得翻倒在地,想捂住眼睛,却又疼痛之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