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四二 鸿雁传书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10:28:42

果然快过年了,街上好多店铺都关了。

但行人不见少,因为摆摊出来卖货的出来了。

李郸道还看到了丫丫的老师,那个刘乃盛,也支着一个摊子,帮人写信。

每逢这个时候,参军的士卒的家书就会由信客带到家属手中,没有带来消息的,自然是没了,等着官府的抚恤,但大多时候是没了就没了的。

写信就需要回信,认字的不多,会写的就更少了,一些或者做善事的,或者是过得清贫的文士,就会在这个时候,支着摊子,代写家书。

除了代写,还有代读,因为不认得字,就有代读。

刘乃盛的摊子人很多,一些人左右看着,便看到了李福成和李郸道,写方子的肯定认字,加上开门的人不多,便上前来。

开了先河的是一个老太太,拿着信就问:“李大夫,老太婆我不识字,这是我儿子寄来的,你帮我读读吧!”

李福成点头:“好!”拆开来看,就见几个字:“不孝儿绝笔。”

当下一噎,看来是一封遗书了,人应该是已经没了。

李福成看向李郸道。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李郸道也凑上来看,只见上写着:“若见此书,吾已不在人世,请将此信,寄予吾母。”

下面也有写着:“吾母不识字,读信先生若看到此言,还请恳求,勿令吾母知之,当以下面吾言告知吾母。”

下面又写着:“母亲近来安好,儿子甚是想念,吾在军中一切都好,什长是吾同乡,对吾甚是关照……”

李郸道便读着,读到最后问道:“吾弟安好否,边疆外族肆意,恐不能回家尽孝,吾弟代之,儿子亦可放心。”

“可是你弟弟他也被抓去打仗了啊!”老妇人目生愁苦:“家里没有男丁,就靠我这一个老太婆!你媳妇虽然还在,但是也没有一件完整的裙子出来……”

老妇人说到这里,李福成停顿一下干脆自己说了:“李记药铺李大夫,是个吾好友,如有困难,可跟他说,就是跟儿子说是一样的。”

李郸道诧异,想不到爹还有这种觉悟。

念完了信,老太太抹抹眼泪问道:“我儿子还给我捎来了一些钱,两件衣服,他是不是已经没了?如果没了,我就不写回信了……我两个月前梦到他来瞧我了。”

“这~”李福成看向李郸道,李郸道直接道:“没有的事情!老太太不要乱想,有什么话就说吧!”

老妇人就道,我说,你帮我写:“儿啊!你几年不回来,芸豆都长大了,你媳妇还在等着你,我倒是一切都好,就是想问问你,啥时候回来,你去问问你的长官,这仗要打到什么时候。”

老妇人顿了一下:“只是你弟弟去年也被拉去打仗了,家里的地就我跟你媳妇种,我老了,干不动活了,你媳妇那么辛苦……唉!她还在等你啊!”

李福成写完,道:“我帮您寄吧!”

“好啊!真是谢谢你啊!”老妇人又说着他儿子的名字,在哪里从军……

李福成帮她一一填上。

老太太走后,李郸道就问道:“肯定要告诉她家儿媳妇吧!”

李福成沉默一会:“那这个老太太怎么办?小芸豆怎么办?”

“那也不能叫她一直等下去。”

李福成道:“告诉了媳妇,那不就是等于告诉了婆婆?”

李郸道说道:“反正应该告诉她,瞒着老娘是孝,瞒着媳妇就是不仁不义了。”

李福成点头,叹息一声:“我找你娘去说吧,我不好去寡妇家。”

……

李郸道也心情沉重。

如果她媳妇选择改嫁,那么真的就是孤儿寡母了……

但是不告诉他媳妇,李郸道又觉得过意不去。

而且这个人信中,字字提及他娘,他弟弟,就是没有提媳妇,提儿子……不免有些小心思在里面。

一时两难。

李福成离开药铺,去找李戚氏帮忙说一说真相,李郸道就已经下定决心,要资助这一家了。

当了城隍之后,这样的人家的名册,一定要着重照看。

这时候隔壁秦一萍来了:“昨日你不是说,他是你手下吗?怎么今日不得见?”

“他自有事情要做!怎么一日不见,想念得厉害?”

“小孩!我问你,他叫什么名字?”

“小孩?原来在姐姐眼里,我就是个小孩,我以为我在姐姐心中地位非同小可呢!终究是错付了……”

“别隔应我!你这样的或许当小相公,有些汉子,或者小姑娘会喜欢,但像我这样,有了些阅历的,就只喜欢精干强壮的!你这样的,从来就不放在眼里,我说是小孩就是小孩。”

……

“他叫刘伯钦,是个猎户,我看他体格还行,进山就想着带着他,姐姐眼光不错,他能力很强!”

李郸道认真说道:“趁着他现在还很纯真,憨厚,姐姐要尽早下手,要不然像这种抢手饽饽,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呸!”秦一萍得了名字,心满意足的扭着屁股去了。

李郸道刚刚还想着要不然把刘伯钦介绍过去,看看那老妇人同不同意,把儿媳妇当女再嫁出去,这样就多一个儿,日子也能红红火火。

现在一看,秦一萍也相中了,而且昨日就有苗头,李郸道也就不乱点鸳鸯谱了。

没有什么人来看病,李郸道干脆虚掩着店铺大门,去逛逛集市。

卖腌菜的,一缸一缸,浓厚的味道,叫人嘴巴泛口水,还有卖木雕的,应该是木工学徒,雕的十二生肖,也有大人买回去给小孩玩。

李郸道也想淘些东西,就看见有人在变戏法,吸引了好些个人。

过去一看,原来是在种瓜。

“瓜都是夏天吃的,冬天怎么能种出瓜呢?”

“我这是京城传出的戏法,我说能就能!诸位看官看好来啦!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

说罢在身前一个花盆后面放了一个瓜爬架,在花盆里放了颗瓜子。

“南来的,北往的,走过南,闯过北的,外地的本地的,可看好了,不用除草不用施肥,种子那么一撒,水再那么一浇!”

“你看,发芽了!发芽啦!瓜种子发芽了!”

“真是奇啦!真发芽了!”旁边看热闹的看到花盆里果然从土里冒出一个芽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