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三六 刘伯钦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25:28

“你这个鸡口水解虫子毒是怎么回事?”李福成道:“这么立竿见影?”

“普通公鸡可不行,咱们这叫花鸡能够啼日,昴日星官知道吗?”李郸道说道:“说不定就是应的它。”

“胡吹大气!”李福成道:“这小鸡崽子,在我们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不晓得?”

李郸道现在抽出空来叫训叫花鸡:“谁给你的胆子,敢吐我脸上?”

叫花鸡脑袋缩进翅膀下面,像是个鹌鹑。

李郸道呵呵道:“装死是吧!”

李郸道显化出三阴戮妖刀炁:“我看你是不见黄河不死心。”

“叽叽叽!”叫花鸡垂头丧气,不敢直面李郸道,更感受到了三阴戮妖刀炁的威力。

若不想变成白斩鸡,他要尽快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只见它金鸡独立,仰天长啸:“喔~喔~喔!”

一时间全城公鸡都叫了起来。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同时李郸道感觉身子一暖,一股神意在脑海中显现,这是李郸道第二次看到了。

一只鸡首人身的神人身后一尊大日,大日上则有日耀宫,日耀宫中好似有一个神人影影约约可见身影。

而这个金甲鸡首金将仿佛只是一个看门的。

“你能沟通太阳神意?”李郸道惊喜道。

也顾不得它吐口水给自己的那仇怨了,它现在就不能叫叫花鸡了,得叫“天鸡”

“所谓空中闻天鸡是也。”李郸道想着:“还真是一只神鸟!”

难怪钟离权说,吃了你一只,还你一只凤凰,这个虽然看起来和凤凰不搭边,但是还是很香的。

可是叫花鸡很快就萎靡不振,焉儿吧唧的。

原来是这些天它啼日所收集的太阳真意,在刚刚一瞬间全部传给李郸道了。

李郸道摸摸鸡头:“真乖,我给你炼火丹吃!”

“唧唧唧!”叫花鸡勉强打起精神来。

也不知道李郸道这个空头支票能不能实现。

李福成刚刚被这一嗓子,也懵了:“这玩意儿,叫这么大声?”

而得了刚刚那一啼之力,那中了蝎子毒的人顿时从神色迷颓痛苦,变得精神亢奋,跟吃了什么小蓝丸似的,还能一柱擎天。

李郸道给他拔除银针,解开穴道,反而血气消散下来。

原来刚刚血气通道被堵,气血不运,加上蝎子之毒,也有那么一份作用,才会如此尴尬。

李郸道再给他一摸脉象,顿时道:“恭喜恭喜啊!”

“恭喜什么?”

“恭喜你往后性福生活,从此异于常人!”

“?”李福成都惊讶了:“这是什么?”

“听过嫪毐吗?”李郸道道:“他能甩梧桐木轮。”

“你呢!如果你想的话,往后也能!”

“这叫因祸得福!”李郸道嘿嘿道:“多少男人想要而得不到的好事!被你得了。”

“啊?这!”那人一脸难以置信。

李郸道问道:“怎么了?不满意吗?我也可以帮你废了它,无痛技术呢!这边!”

“不!不!不!”很满意:“诊金多少钱?”

“两幅汤药便宜,贵的是刚刚那一抹口水,是金银换不来的宝贝,不过呢!你帮我们药铺宣传宣传你这方面的事情呢,我们就不要你钱。”

“不行,我还是给钱吧,这东西,哪里好意思说得出口?”

“哦,一百金。”李郸道面无表情:“孙思邈真传弟子亲自施展医术,神兽天鸡的凤涎,加上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还送了一项天赋异禀的男人象征,一百金不过份吧!”

“我配合你们宣传!”那人立马就改变态度。

“很好!你叫什么名字?我看我们很投缘嘛!”李郸道立马道:“要不要到我手下做事?我给你介绍老婆。”

“我叫刘伯钦。”

“很好!很有精神,是个学武的料子!”李郸道笑道:“跟着我做事。”

“做啥?我也不会抓药看病!”

李郸道神秘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刘伯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本能想抗拒,但看李郸道长得模样不错,竟然一时间陷入了挣扎。

“你之前是做什么?”李郸道问道。

“我家祖传三代都是打猎的。”

“那正好。”李郸道问道:“会养赶山犬,搜山犬吗?”

“会啊!不过可废钱了,还要相中好狗,十条不能出一条。”

“那没事,我这不是活着的狗,你帮我训练就是。”

“不是活着的?”刘伯钦感觉一阵阴风吹过,背后凉嗖嗖的。

李郸道看重的就是这个刘伯钦这次因祸得福,往后估计就是阳气一路上升,会鬼神辟易,可以干许多事情。

李郸道打算将其收为城隍部下。

李福成道:“嘿嘿!这个是咱们赚了,好一张活招牌啊!”

又嘿嘿的问李郸道:“是这蝎子毒的原因,还是这鸡崽子的口水的原因?”

“二者都有。”李郸道说道:“爹,你可省省心吧!这个严格来说算是奇遇。”

“说啥呢!小兔崽子,你爹我都什么岁数的人了,还会想这些吗?”

“那您老脑袋里想着的是啥?”

“这个人的情况能不能复刻?他做了咱们家的招牌,万一不能给其他人做到,那不是自己砸招牌吗?”

“这个爹您就不用担心了,您就等着咱们靠着这个名动京城吧!”

“这得赚多少钱啊!”李福成瞬间想到了以后的荣华富贵。

李郸道对着刘伯钦道:“如此就说定了。”

如此李郸道威逼利诱,又一个班底筹齐了。

如此文秘有汤秋儿,武职有刘伯钦。

“你且回去吧!晚上我召你来。”

“晚上不是宵禁吗?”刘伯钦问道。

“自然有人来接你。”李郸道如今也是有车马司机的小领导。

刘伯钦云里雾里的,不过奈不住人老实,于是乖乖点头。

刘伯钦回去之后,李郸道就看见对面秦一萍神不守舍。

一看就是春心萌动,李郸道嘿嘿道:“我可以做一做月老了。”

“你要乱点什么鸳鸯谱?”李福成看着道:“人家大小伙的人,秦大夫都三十好几了,跟我差不了几岁。”

李郸道呵呵道:“封建!女大三抱金砖,女大十三送金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