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二八 惠子与庄子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10:12:26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二二八惠子与庄子“这个脓包起码有两三斤!”李福成看着此人背上那么大一个包,最上面红红肿肿,只见一个米粒大的口子,可见如同酒糟一般的白色物质。

“这不仅仅是脓包了,里面我都怀疑是结核。”李郸道摸着脓包问道:“疼吗?”

“恁没有感觉了,僵的。”

李郸道给他摸脉象,奇怪的是,脉象竟然除了有些细弱,并没有很奇怪。

“什么时候开始得的?”

“恁不记得了,恁小时候就驮着背。”

李郸道说道:“这个暂时给你治着,你就住在我店里吧。”

“恁要做啥嘞!恁不白住!”

“不用你做啥!你这样的病历,我从来没见过,很是宝贵,我给你免费治。”

李郸道说道。

“恁还不知道,这天下还有白吃的事嘞!”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看他一双脚冻得格外大,便道:“爹,你且去给他弄双鞋来。”

“恁不穿鞋,恁就没穿过鞋。”

“你不冻吗?”

“恁没感觉。”

李郸道只好道:“你先火盆边烤烤火,我给你叫一碗粥喝。”

这人佝偻着背,双手直接能摸到地的那种,抬头见人,都要后退好些步。

“这怎么治疗?无从下手啊!”李福成转了一圈,摇着头道:“我看是难。”

李郸道便去叫秦一萍:“我捡到个怪人,你来看看,无从下手,需要讨论讨论。”

秦一萍一来便道:“这脓要放,但是我也不敢放!”

“你看这人脓包上一部分血肉还是好的,还有血管在上面,脓糟深入里面,压迫脊柱大龙,见过那种桥没有,全靠上面压着,才能稳住,上面空了,不出多久就要塌了。”

“我是说,能不能用蛊虫,进去把那些脓糟慢慢吃了?”

“恁不要虫子,恁娘跟着恁一起,但是恁娘死了,恁娘帮恁用嘴巴吸出来!可舒服了恁!”驼子说着说着哭了起来:“若不是恁娘没了,恁也不会这个样子!”

李郸道脸色难看,用嘴巴吸出来?

秦一萍道:“确实,人口贵有元炁,能渡入,也能拔除恶气。”

李郸道问道:“能拔罐吗?”

“估计不成,拔罐,吸破了这个脓包,估计他就立马活不了了。”

李郸道实在下不去嘴巴,实话说道:“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那驼子略显失望,还是道:“恁听你的。”

李郸道便开始围着这驼子讨论方案。

秦一萍道:“疮者。皆由肾脏虚寒。风邪毒瓦斯。外攻三里之旁。灌于阴交之侧。”

“此病生于骨为重。以其骨上肉少皮薄。故难愈。至有多年无已。疮口开阔。皮烂肉现。臭秽可畏。”

李郸道点头:“能不能叫他自己慢慢流出来。”

“里面不是脓血,而是脓糟,要流出来很难。”

李郸道想想道:“以人乳调和轻粉,涂在这个疮上,你觉得如何,再导出热毒湿气。”

“恁不帮我吸出来就算了,恁走!”那驼子去不知道犯了什么神经,直接跑走了。

只是跑着跑着变成了一赤着双脚的大肚汉,身上一只袖子有,一只袖子无,脚上,一只裤腿高,一只裤腿低。

“以天为房,以云为床,困了就躺下睡,拿弯月做枕头,醒了就跳起来,抓一把星星来玩,入海做游鱼,自由自在摆,我到山巅上坐着,就这么干坐着发呆!”

唱着歌就跑开了。

李郸道恍然若失。

李福成问道:“这个人怎么突然变了模样,还这样疯疯癫癫。”

“这是碰到仙人考验我来了,刚刚我要是吸了他的脓糟,估计他就来点化我了,现在跑了,是觉得我还不行。”

“什么不行?”李福成问道。

“有了慈悲心,但还没有平等心,不能拉下自己的脸来给他吸脓疮。”

李郸道想想:“真是恶趣味,叫我想起了舔痔得宠,秦王有病召医,破痈溃痤者得车一乘,舐痔者得车五乘。所治愈下,得车愈多。”

李郸道摇摇头:“现在他就算告诉我他就是仙人,我也不会给他舔。”

在天上的那人还没走远,就一个趔趄,差点摔下云头,这剧本不对啊,他不应该痛哭流涕,失去了机缘吗?

“哈哈哈!惠子!你真是笑死我啦!”

“你还故意学着我的模样,在人间游戏,哈哈哈!”

一个瘦瘦的道人出现在他身边,也是破破烂烂一身衣服,打着赤脚,一只袖子高,一只袖子低,一个有裤腿,一个没有裤腿。

原来是这一对冤家,庄子和惠子。

舔痔得驷还是庄子的故事,想不到被惠子化用,在人间游戏。

南华仙人得道之后,也会游戏人间,不过都很有趣味。

惠子道:“我不跟你吵,我吵不过你,不过我倒是想看看他倒底是不是个两面派,老朋友你再下去一趟,试他一试,我要打他脸!”

“哈哈哈!你还是这么小气!惠子啊惠子,几百年你还是没有长进。”

不过庄子却也同意了这个,说道:“我去试试他,不过我俩打个赌,我赌他不会吸我身上的脓疮。”

“我赌他会。”惠子道:“刚刚我已经显化神通,没有道理他不改变态度。”

“如果他不吸呢?”

“那我就来吸你的脓疮!”惠子道。

“哈哈哈!你可别赖账啊!”

……

李福成和李郸道正说着呢,外面又来了一个驼子,跟刚刚一模一样。

“唉呀呀!哎呀呀!疼呐~~疼呐~~”

“这位仙长,你莫不是把我当傻子?您刚刚已经来过啦!”

“恁神仙?你说啥嘞!恁会是神仙?”

“恁一路从曹县走过来,饥荒啊!战乱啊!恁要不是个驼背,恁都走不了这么远!”

“疼啊!疼啊!”那驼子又哭哭啼啼。

李郸道看着李福成,也感觉怀疑人生:“刚刚有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来了。”

“一模一样?跟恁一模一样?你见鬼了吧!就恁这模样,天底下还能找出第二个?”

“或许是神仙变化,变作有他的模样。”李郸道运目一观,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道:“那您进来吧!我给您治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