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二一 冬至温馨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3:52:25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二二一冬至温馨“我神通天地之神!我意循万物之理。”

李郸道拿着竹竹狼毫,下笔扬墨,朱砂随着真炁的注入,发出淡淡毫光,好似红宝石一般。

“这道是什么符?”木椿子看着莫名宁静祥和。

“这是是出自春秋战国时期阴阳家的《彖传》中的文昌符。可以叫人心清气静,文思泉涌。”

李郸道说道:“这符箓没有开坛做法,请文曲星君赐福,功效还是差了点。”

随后又画了一道,安家镇宅符,这道符箓倒是很灵验,李郸道直接招了神明真名写在其上,一时间就有淡淡的祥和之光在符箓上显化。

一拿,起码有四两,可见此符箓已经得了真意了。

没有主人家的邀请,邪祟是进不来屋子里的,当然很强大的妖魔除外。

木椿子又是一阵羡慕:“你如今这个水平,已经可以算是普通道人水平了,对付五六十年道行的精怪,也是错错有余了。”

李郸道大周天开始,就真炁生生不息,相当于每五秒回蓝一点的状态回复效果。

“我打算去炼个法坛,在家里布置个微型道场。”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法坛?你有什么原料可以炼制?”

李郸道说道:“上次那个老木魅不错,恰好我马上要当代理城隍了,到时候就带着城隍兵马,给他剿了。”

“你这算不算是公器私用?”木椿子道。

“不算,我这是为民除害,这是他们之前放任的,除了木魅,我还要进山剿匪!”李郸道已经计划好了。

“估计也不要你剿匪了,我听说太子李建成已经打算剿匪了。”

“太子要剿匪?”李郸道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上次跟你打探消息的时候听说的。”木椿子道:“不过,你没问,我也就没说。”

“那感情好,有人剿匪还不好!剿的是哪里的匪?”李郸道问道。

“司竹盗吧,好像自称护乡公吧!”

“那跟我们这个没有关系,我们这个,是鸡冠山,他们那个是造反的,不受控制的,我们这个是有人养寇自重,用来干脏活的。”李郸道说道:“该我们剿匪的,还是不能偷懒。”

“接下来的功行,就打通奇经八脉了,这个马虎不得,也没有那么容易了。”李郸道叹道:“不过好在已经有威力比较大的法术可以学了。”

李郸道指的就是三阴戮妖刀,这门采煞炼刀气的功夫,百日就能小成,真炁如刀,武功就有了加成。

不过罡气品种稀少,只有三十六种,煞气却有杂乱,就目前已经知道便万数种之多。

阴煞,阳煞,光煞,血煞,五行煞……

李郸道修炼此刀气,便要选择一种煞气,若是金煞,则锋利无比,伤人伤己,若是水煞,则是伤人无形,一拍背,就叫人半月之后肾衰而死。乃至木煞,土煞,火煞,都各有用处。

此法小成,就是采到一种煞气,拥有其威力,大成就是五行随意转化,甚至煞气内敛,化煞为罡,修成罡刀。

李郸道打算修的乃是金刀,金水相生,且之前李郸道也采过太白星庚金之气,存于肺中,对这个也是很熟练的。

不过采金煞,要到矿场去,要么就要许多刀兵利器,比如朝廷的武库之中。

这两个都没有怎么办?

那就看风水局了,比如剪刀煞也是金煞,或者白虎煞,乃至金光煞,都是金煞变种。

李郸道倒也不急来着,实在金行不成,还可转水行。

李郸道出门看去,白茫茫一大片,好一片雪。

“这雪可真好看。”木椿子道:“年年都见,年年看着都有感触。”

“来年是个丰收年头。”李郸道看着:“这雪有三指厚,能冻死不少虫卵。”

顿了一顿,李郸道补充道“也能冻死不少人。”

运目观去,愁云惨淡之下,也有不少魂魄飘散,云层之中,一位女神,手拿着一只瓶子,还在往人间飘雪。

这个女神,叫做青女,《淮南子·天文训》:“至秋三月……青女乃出,以降霜雪。”

那个瓶子则叫雪魄瓶。

青女感应到有人看着自己,便和李郸道对视,两人相视,便是一笑。

这一笑不要紧,李郸道却是冻得一哆嗦,原来这冷冰冰的温度,顺目光传给了李郸道,叫李郸道刚刚修成大周天,生生不息的真炁,可以抵御严寒,瞬间破功。

此时一家人也出来了,丫丫开心的玩着雪。

李郸道立马问道:“白雪纷纷何所似?”

丫丫翻了个白眼:“未若柳絮因风起。”我已经是有文化的姑娘了,这个老师都教过了。

李郸道摇摇头:“丫丫你自己说一个。”

丫丫想想,眼咕噜转啊转的,还把手指甲放在嘴里啃,看的李郸道一抽一抽的。

李福德走出来道:“纤云渺渺落吾家。”

丫丫立马点点头:“没错,没错!就是我想说的!叔叔怎么晓得我要说这一句。”

这回连着出来的老爷子,李福成,李戚氏,全家人都笑了。

“这个不算,你再说一个。”李郸道要求很高,你可是西华转世,本主角的妹妹,怎么能比别人差!

“像是爹爹的头屑,飘飘洒洒落芝麻!”丫丫一看李福成冬天好久没洗的油头,上面洒落的头屑,突然灵光一闪。

李福成一下子脸就黑了,李戚氏笑道:“叫你不洗头!”

“真是亲闺女!这么埋汰你爹!”李福成捏捏丫丫的腮帮子,气狠狠的说道。

李郸道则是笑得快要肚子疼。

“我今天就洗头,刚刚好冬至,烧两壶热水,整理整理干净,上街给街坊邻居拜喜。”

古代冬至确实有穿新衣,到街头给人道喜的习俗,这个新衣就是经常在古代诗词里说的,媳妇给丈夫准备的那个“寒衣。”

李郸道今天欢喜,便道:“今天放假,就不去药铺了,吃顿丰盛的,忙乎了一年,还不得享受,享受?”

“晚上再开个年终总结会议,以及对来年的期盼,先订几个小目标不是?”李郸道眨眨眼睛,俏皮的说道:“今天的饭!我包了!你们想吃什么?一人点一个菜。”

“哈哈哈!”全家陷入了其乐融融的欢笑之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