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二一四血祭淫祀金锁银关将军,没有求到情,反而被李郸道直接派着天魔押送去了黑狱。

这两个嘴巴硬,李郸道那个态度,他二人就什么也不说,是死鸭子嘴硬。

其他鬼神一看,也不敢贸然开口了。

只有一个中年老妇人道:“我是乡下奶奶庙的神明,职责是保护孕妇,孩童的,我不是来求情的,我是来举报的。”

李郸道问道:“你要举报哪个?我却是实话实说,我不知道你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但我官卑职小,事情到了如今,我也管不上的,你到我这里举报,我也只能帮你整理,是没有处置判决之权的。”

“你要举报,应该去城隍之处,那里有驻扎的天官,现在正在接受各种揭发举报。”

“我不去那里,衙门朝外,八字张口,我香火供奉少,去不了那里,我只听着他们说,你这里能掌握他们生死,想来是个有能耐的。”

“我只跟你说,证据也交到你手上,是我相信你!”

李郸道道:“那就多谢您信任我了!还请说吧!”

“我要举报的是血食祭祀案!”

一下子诸多鬼神就已经吓了一跳,甚至还有几个,偷偷的溜走了。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自修大运河以来,损耗民工无数,冤魂百万,侵染江河,煞气磅礴,怨气升腾,不可消除。”

“恶念叫神堕,其中就有水中神祇,和岸边神祇,相互勾结,狼狈为奸,索要血食祭祀贿赂,其中不乏人牲祭祀。”

“他们不敢闹到县城之中,只叫乡野痴傻之人偷偷传递,享受祭祀,老身亲见,他们把怀孕的妇人,绑到木筏之上,以玉刀破腹,取出婴儿,连着脐带,子母水沉于河中,被其享用血食。”

这个奶奶神,说完一句,就有鬼神已经眼皮抽抽了。

“收受人牲血食者都有何人?若事情属实,必定破庙伐神,打落神坛,收入酆都无间地狱!”

“泾河龙君之子,猪婆龙龙子,广通渠渠神……”

而边上的鬼神听到名字则已经跑得差不多了。

李郸道一一写上记录:“好,我会如实上报的!可有什么如实证据否?”

却见一鸟儿飞来,浑身灰黑,口中鸣叫:“姑获!姑获!”

鸟儿落下变作一大肚女鬼,手里还抱着一个未满足日的血胎。

“大人,我要申冤啊!”

“好!”

这些平时被打押积累的案子,在上面巡视的时候,几乎跑出来了一大半。

不止是李郸道这里,都城隍那里,乃至其他城隍之处,大片大片的“上访”事件发生。

李郸道也不知道这个调查什么时候结束,这种事情,不知道上面要调查到什么时候。

李郸道将案子记录下来的东西,编定,又问了细节,除了这些主犯,旁边那些献祭血食的百姓都在哪里,有哪些,他们一共享受过几次血食。

问得差不多了,李郸道直接又去告状了。

……

此时都城隍府,纪信正在接待几位天神。

“这个李郸道,又来搞事情了,我看看,他弄了什么案子上来!”

结果一看,却是幸灾乐祸,直接道:“泾河龙君!告你叼状的来了!上神请看。”

女青执掌天律,这次下来的只是一道分身,看了眼卷宗,便道:“按规矩办事,泾河,你自己看着吧!”

泾河龙君一看,想到之前已经有了征兆,水府的“龍”字都断头了,此时生怕自己断头道:“此事,小神绝无参与,是我那个孽子,疏于管教,小神勤勤恳恳,四时晴雨,未敢疏忽,还请天君明鉴。”

“既然是你那个孽子犯的事情,毕竟血脓于水,你不给他辩解辩解?”

“天条大于一切,触之者死,小神不敢逆返!”

“那你就将他们缉拿归案!血祭淫祀,打入邪神,永为奴役!”

泾河龙君得了旨意,连忙回去,就要提刀杀子,见过坑爹的,没见过这么坑爹的。

其实另一个原因是,此时黄河之神也在这里,四海四渎,其实四渎在古代比四海地位还高些。

四渎乃,江,河,淮,济。养育华夏文明,滋养百姓,除了水神,还是天气神,农神。

此时大河之神,河伯冯夷在这里,算是泾河龙君的顶头上司,时时管着他的。

“大河的问题,不是我能左右的,大河自昆仑源头而下,算是天上之水,改不改道,我是把握不住,大河水患更不是我能所掌握的,你们要问我这些罪,那就是差了。”

“哈哈,怎么会,大河滋养两岸,自三皇五帝,有文明之时,就有祭祀,又是中华龙脉,无有大神,敢说掌控住它,只是其下分支江河,水量吞吐,分下属官,应还管管。”

“我自己的事情,自然知道怎么做,都做了几千年了,不用人教。”

说罢就拂袖而去。

“他手下几条泥鳅,手中就没有干净的,难怪许逊说他们都是孽龙!仗着自己是山河龙脉之精,就为所欲为,以为不敢屠龙,妈的,哪天龙脉给他断了,泄了他的炁,断脊之龙,就他妈的只能叫蛇!”

“他毕竟是天帝亲自任命的,自舜帝时候,就已经是大河之神了,你也要体谅他,他毕竟不是龙,大河水脉,他确实掌握不了,手下那些泥鳅,又只听四海泥鳅的,不听他的,一辈子上不去,下不来,自然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还是先处理这些人的烂事八!南极老人什么的,先给他办了帝命的削减考虑得如何了?”

“人间君王,影响天下苍生,李渊的帝命是轻易不能现在就削的,而且我们也削不了,要紫薇帝君,昊天上帝,酆都大帝,三人签字,才可以削减。”

“毕竟是老君的凡余血脉,削了是削了,但还得找人续上。”

“续给谁?帝命是王朝寿数,削了就是削了,隋朝本该有二百八十年寿,不一样削得干干净净了?还能续给谁?”

“反正不能驳了老君面子,叫李氏王朝也二世而亡吧!”

“我是决定不了,这如意算盘给他们踢回去,我们只管查案,不管判决,管杀不管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