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一一 见佛应身(求月票)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59:39

“你且放心,无论是谁上位,道祖地位是不会变的。”

郑隐道:“如此我二人算是染上了红尘劫难,日后估计还要再拼一拼,博一博了。”

钟离权正欲说话,就耳朵一动,当下对着郑隐道:“吾师门有传,叫我到太赤天领旨。”

郑隐道:“同去,同去!”

说罢对着李郸道说道:“大道至深至远。大而无其外,小而无其内,包罗万象,无所不能,望你遵道而行,不入迷途!”说罢便化一剑光而去。

钟离权也道:“小子!我也去了!希望日后再见,你亦是我辈中人。”

李郸道作揖:“谨遵教诲!”

“大而无其外,小而无其内。”李郸道回味此句。

这句话出自庄子,原文是:“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天与地卑,山与泽平。”

本意是指事物达到极端反而没有了界限。

但这里这是在跟李郸道说,修道之人也要心怀天下,依道而行,于是就没有不可战胜,不可看清的迷局。所谓无所为,无所不为也。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这是叫李郸道放开手去做吗?

李郸道感慨良多,也有所悟,若是红尘中也可逍遥,说明天下已然大同,自然无为而无不为。

若是只有脱离社会,那说明社会还略显灰暗,叫人避世逃禅,那就叫人大有可为了,什么叫敢叫日月换新天?

一时间竟然站在那里,直到天色光亮。

此翻点拨,叫李郸道心境提神,原本心湖,本来性光,不过可照自身数尺光明,现在则是在一点一点扩张,吞噬黑暗。

而莲花也终于在今日,开出了第一品。

什么叫惟吾德馨?这就叫惟吾德馨。

要是一个妖怪,闻闻人味,就该知道,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了。

此时八戒和尚来继续劳作,见到了安安静静的李郸道,不敢打扰。

但见其形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项背圆光,若有佛荫。顿时十分虔诚,对李郸道合十作礼。

唱念佛号:“南摩阿弥陀佛!”

“经书上说佛陀为了救度一切众生,随应三界六道不同状况和需要而变现之身,即随缘教化,贫僧竟然也能目睹真佛。”

心中越发觉得,李郸道是佛在人间的化身,是来点化自己的。

李郸道从悟中醒来,发现身上已经有清冷的露水了,可却感受不到寒冷,一时间高兴,却是自己的洞神之道,将近小成了,可以修行洞玄之道了。

洞玄者,生天立地,功用不滞,故得名玄。

乃是增长法力,修炼神通,从凡儿过渡到“仙家”的过程。或者又叫“修真者。”

八戒见李郸道从静到洞,佛光已经失去,就知道佛陀已经离开了这具身体。

“师父!”八戒和尚给李郸道行礼道:“恭喜师父悟得妙谛。”

李郸道点头:“你今天就别去扫街了,跟我走走吧。”

“是!”八戒一时激动,觉得李郸道要传法于他。

但是李郸道只是带着他去敲门。

敲的是自然是卢府的门,昨日钟离权招来了天丁力士,灵官神将,将这些孩子一一送回去了,李郸道要去看看。

然而卢府还不知道自己家的人儿已经回来了。

李郸道去敲门,那门僮子,还暗骂呢!

好在咪咪睁开眼,认出了李郸道上次来过的客人,顿时闭嘴赔笑:“客人见谅,卯时三刻我们才开府门,见丑了!”

“无事,昨夜贵府小公子应该已经回来了,我是来确认一下的。”

“什么?公子回来了?”那门僮子左右看去:“人在哪呢!人在哪呢?”

“应该在贵府上!”李郸道笑道:“仔细找找。”

“贵客稍等!我去通报通报。”

里面老夫人正在被伺候着洗漱,就有丫鬟来通报:“小少爷找到了!”

当下那老夫人就站起来,脚上鞋子还没穿呢,就要跑出去:“我孙儿在哪?”

“在中门走廊里找到的,少爷正在那里,但是好像是迷住了,怎么都叫不醒。”

这时候外面又来了通报:“老夫人,上次来的那个姓李的小大夫又来了,说小公子已经到了府上,要来看看。”

“快去请他进来!”

这时候后面已经有老奶妈抱着人进了屋子,一进屋子,就又有几个女子从外面进来:“人找着了?在哪呢?我苦命的儿在哪呢?”

一时见了,只见那卢照邻,安安静静躺着奶妈怀里,好像睡着了一般。

“有没有伤着哪里?”

将其放在床上,一群女子将其衣裳解开,却见胸口好长一根红线,乃是破腹取心的伤疤,当下就惊叫得要昏死过去。

眼泪水一下子涌出,或趴桌子或伏倒在床,一声声叫唤:“我苦命的儿啊!”

这时候李郸道和八戒和尚被领着进来,就见了一堆女子哭泣。

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好在那老夫人眯着泪,道:“小李大夫,这人是寻来了,怎么瞧着是个半死不活的模样?胸口这道疤痕,又是个什么回事?”

李郸道上前,给那小子把了脉香,稍微有些阻滞,可见心脏离体,再接回去,还是有后遗症的。

李郸道回道:“这附近来了一伙妖人,专门抓住小孩,拿去破腹挖心,取心炼丹,当时我见着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经取出来了。”

“我的儿!”只见那卢照邻的生母直接翻了白眼,晕了过去。

那老太太也是一惊:“这样的歹人!”

李郸道说道:“老太太知道这种事情就行,莫要外传,说出去,只怕您孙儿还不能活。”

“跟着我随行的,有位法力高强的道人,将它的心,安了回去,但毕竟开腹了,又不晓得被抽取了了多少精血。”

“如今不醒,想来是心内藏神,心乃,五脏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被取出来一次,魂魄缩在里面,已经吓到了,需要细细安抚,才会出来。”

李郸道又道:“叫他亲娘醒后抱抱他,哄一哄!”

老太太又问道:“可有什么后遗症?要吃些什么?”

“吃些人乳,弥补先天,六岁之前不能断,同时小心运动,我这里还有套吐纳之法,也要从小学起,不可怠慢,锻炼恢复心脏功能,最后长养精血,才可有子嗣依托。”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