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二零五 火龙真人郑隐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10:28:11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二零五火龙真人郑隐从田巫那里出来,李郸道便去了自己家的药铺。

李福成还在看经络图。

李郸道问道:“爹,早上没有病人来吗?”

“上次那个痛风的老翁来那了两副药,还有啊,陈县尉家里人请你去府上看病,听说你不在,就去找了对面秦一萍去了。”

“陈县尉?”李郸道摇摇头:“别搭理他。”

李郸道对这回陈县尉一点好感也没有,按道理一县的治安,要你这个公安局长负责才是,结果一点事情都不作为,而且失踪了这么多小孩,没点紧张的样子,剿匪也是只拿钱不出力。

不过李郸道也不怨天尤人,毕竟当一个人觉得国家不行的时候,就要主动去建设他,当官员不行的时候,就要提升自己,去考官,去取代他们,当发现是社会制度的问题,就要勇敢去改革。

“我去买只鸡。”李郸道说道能。

“买鸡干嘛?”

“做八宝富贵叫花鸡!”

可怜李郸道做了两次叫花鸡,都没有吃到。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希望吃叫花鸡必定引发仙缘的定律是真的!

轻车熟路糊好一只叫花鸡。

李郸道就折了一个纸牌位,写上“汉大将钟离权。”

将叫花鸡供奉,把降真香点上,口中念念有词:“香气沉沉应乾坤,燃起清香透天门,金鸟奔走如云箭,玉兔光辉似车轮,南辰北斗满天照,五色彩云闹纷纷,紫微宫中开圣殿,桃源玉女请神仙,千里路途香伸请,飞云走马降来临。”

念了三遍,降真香就全部烧没了。

而在江西庐山,钟离权正和火龙道人下棋。

“此前我与我师李玄,及李和前辈论道,问及天仙得道,李玄兄长道,当年他受老君点化,就已经得了机缘,如今我也得了机缘,可惜却少了同参大道之友。”

李玄就是铁拐李了,是老君西行,在川蜀点化的弟子,李和则是文始真人的弟子,好称麻衣祖师的人物。

这两位算是师叔,师侄了,都是已经成了仙道的人物。

突然鼻子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眉毛一挑道:“人情债来了,道友跟我同去?”

此火龙真人乃是在世隐仙,是葛洪的师父,葛玄的弟子。葛玄,葛洪两个都是了不得的大佬。

火龙真人名叫郑隐,字思远,一直就在这庐山洞灵真天内修行,隔壁还有个虎溪山,是四十七福地。

三山五岳,庐山占据三山之列,自古就是仙人修行之所,后世庐山也是道家圣地。

不过江西道家圣地可多了,龙虎山,阁皂山,庐山,三清山,西山,麻姑山,还有什么葛仙山之类的,反正洞天福地不少。

自古江西也是人杰地灵,不过建国后就没有什么存在感了。

“是个什么买卖?”火龙真人问道。

“神仙种子!”钟离权道:“好像也是脱劫转世的,但未见过,又说大梦千年,有个妹子,倒是来历清楚的,是西华帝君的女儿转劫。”

“哦哦!善三娘。”郑隐这个倒是晓得。

“既然如此,那我就闭合洞府,跟你走一趟吧!”

火龙真人提起飞剑,又想起来:“若是见后辈,没有拿点伴手礼,却是不好。”

“我庐山上有几棵野橘子树,我摘上几颗酸橘子。”

火龙真人带着钟离权飞到峭壁悬崖,钟离权道:“分明那两株茶树才是宝贝,那几棵野橘子树哪里得了什么日月精华。”

橘子树上稀疏长着几个橘子,有的青了,有的红的,熟透的就两三枚。

被郑隐采下:“这平时也有许多果子,许是不注意,被猴儿给吃了。”

说罢郑隐和钟离权就飞剑破空,身随剑后,飞遁而去,宛若一道虹光,此乃剑遁之术。

剑遁之术,并非踩着飞剑飞行。

这边李郸道上完供,也不知道钟离权注意没注意到。

但是想着,万一来了,不能单单这么一道菜招呼着,毕竟是有求于人。

于是又弄了一些花样,搞了四菜一汤,标准接待菜。

“你这是做什么?”李福成问道:“就咱们爷俩吃,不用吃这么好吧!”

李郸道回道:“我宴请了神仙,还说这点不够呢!”

正说着,门外就传来了笑声

“哈哈哈!”

却是一高瘦道人背着剑,一胖大肚的道人摇着扇,有说有笑,联袂而至。

“神仙可学无,百岁名大约。

天地何苍茫,人间半哀乐。浮生亮多惑,善事翻为恶。争先等驰驱,中路苦瘦弱。长老思养寿,后生笑寂寞。五谷非长年,四气乃灵药。列子何必待,吾心满寥廓。”

一首长诗引入,踏门而进,笑口而言:“听说有饭吃,我就来了,果然好香的饭菜!”

却自己坐下,拿出一壶酒来,扒开叫花鸡来,一撕就是一个鸡腿。

钟离权道:“只是有酒食,还无玩乐!”

李郸道立马把自己上次得的那六合棋拿出:“暂且打发时间。”

“不错,不错!后生!你陪我玩两局。”郑隐见了六合棋道:“倒是少见这种棋了。”

李郸道双手一摊:“我没玩过!”

钟离权笑道:“新人手最红,他就是臭棋篓子,你跟他下就是了。”

李福成凑上来:“两位是神仙?”

“你看我像神仙吗?”

“不像。”李福成看半天,觉得不是神仙,没有白衣飘飘,仙姿卓越的样子,特别是钟离权,袖子,汗巾上全是油渍。

“那就不是哦!”火龙真人道:“神仙在天宫,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我们哪里是,就是凡夫俗子。”

李郸道哭笑不得。

李福成看着他们喝酒兴起,问道:“我也喝一杯?”

“坐!坐!你是东家,还要我们招待不成?”

李福成就坐下,和两人一起喝酒:“这是什么酒?怎么光有酒香,没有酒味?假酒!假酒!”李福成喝了两口没有味道。

“此乃酒泉之酒。”钟离权道:“就是有酒香,没有酒味,喝不醉的,过过嘴瘾。”

李郸道也坐下,摊开棋盘,和火龙真人下起棋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