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九四 有鬼为证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42:34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一九四有鬼为证李郸道从卢府出来,手中已经有了一件卢照邻的贴身肚兜,和八字。

对卢照邻的幼年时期也有了几本了解。

毕竟是初唐四杰之一,还成了自己老师的未来弟子,聪明得很,郸道都嫉妒了。

不过有天妒,染有风疾,自溺而亡,年仅仅四十。

不过呢,现在如果没有生还的话,可能那位美妇人,生的第二个儿子,可能还叫卢照邻。

李郸道已经听出她的意思,趁着自己是年轻媳妇,抓紧再生一个,现在就是变卖家产,到丈夫任官的地方去,带着一老小投奔丈夫去。

李郸道接着又跑了其他几家,一直跑到天黑。

最近丢的孩子,就有八个之多,不过倒也不是个个都很聪明的,其中一个四柱纯阴的男娃子,听说,自幼能见鬼神,神神叨叨的,还体弱多病,都说活不长的。

他们家竟然丢了孩子,还似乎松了口气似的,只因迷信于鬼神。

不过这个男孩倒成了李郸道最好的切入口了。

他们家还真有一鬼的痕迹,观其湿漉漉的,井水上漂出一股腥气,只怕是与泾河水脉相连。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李郸道有心跳井看看,但避水珠在老娘的钱袋子里,下去了估计就上不来了。

一叩令牌,叫六洞天魔去查探。

却见带上来了一只鞋子。

“内里确实通往地下水脉,水脉又联通泾河,再往泾河探查,我等便会被水府兵马探查到,如此算是越境管辖,后患无穷,若需入水,还请法师投贴入河,得允后,我等方可继续下水查探。”

李郸道诧异这些六洞天魔兵马还会说话,不是没有灵智吗?

不过想来自己是没有涉及到这个,触发功能,现在触发了。

“不必,你们撤下吧。”

这鞋子上面水藻挺多,还挂着鱼卵。

鞋码挺大,估计有四十二三了。

是男子的鞋子,这户人家的孩子说有鬼,估计就这个男鬼了。

李郸道回去跟李福成说一句,今晚不回来,就直接出了城。

夜里寒风萧瑟,李郸道却不是很冷。

到了泾河边上。

水里诸多大黑青鱼游来游去,这些都是水鬼变化,对着李郸道虎视眈眈。

“郎君!深夜不回,独自来到河边,可是想不开呀!”

却又是上次那个长脖子女鬼。

上次被李郸道气炸了,跑了李郸道还以为她不会再来找自己的。

李郸道也没激怒她,也没召唤六洞天魔兵马打她,反而道:“姑娘,我正有事情问你。”

“问问题,可是有价格的,一个问题,一口阳气。”

李郸道叹道:“我说我给你水火炼度,放个焰口,你都不愿意,非要给我做媳妇,如今怎么又学起这个样子来了,之前叫人郎君,现在只想着我的阳气,都说了,我阳气少,不够你啅一口的。”

“那就细细唆。”

女鬼在李郸道眼里,死状凄惨,可能这就是修炼望气之术的不好的地方,毕竟眼神不好的人,一百米外,谁都是美女,管你是人是鬼,看起来都很漂亮。

李郸道问道:“你若是不想炼度,也不要害人,我给你介绍个干女儿,叫做李二丫,李双,在东山上跟老木魅做邻居,省得你寂寞,她很听话的。”

长脖子女鬼眼神飘忽不定:“你真的一点都不怕我吗?”

“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

牛鬼蛇神它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笑中也有泪,乐中也有哀,几分庄严,几分诙谐,几分玩笑,几分那个感慨,此中滋味,谁能解得开。”

李郸道说道:“变成鬼也是被人害的,我是不怕的,有的只是同情,你的事情,我也听了,痴情不是罪过,忘情不是洒脱,何必折磨自己呢?”

“呜呜~呜呜~”女鬼哭了:“那你这么懂我,为什么上次还要气我?”

“道理谁都懂,只是不想搭理你,当时,现在不一样了,这么久不见,还怪想你的。”

李郸道道:“我给你上了一柱香罢了,你就这样缠着我,说明你是缺人关心的,只是人鬼殊途,除了爱情以外,亲情也是情,因此给你介绍个干女儿。”

女鬼一副小女人娇模样:“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怎么就是有干女儿,既然是你妹妹,那自然也是我妹妹了。”

得了,这么多话白说了。

李郸道问道:“单单知道,你是蛤蟆陵的,还不晓得你叫什么名字?以后逢年过节,没人祭拜你,我给你上柱香。”

“奴家汤秋儿。”女鬼又娇羞得用蚊子大小的声音道:“谢谢。”

“这算啥啊,我问你件事,这只鞋子的主人,你知道不?”

李郸道拿出那只鞋。

汤秋儿看了眼鞋子道:“看着眼熟,好像是个书生的。”

“什么书生?在哪呢?”

“在稍微上游一些,他在我们这鬼圈里算是出名的,做了鬼还文邹邹的。”

李郸道道:“那说明他本心还算清明,没有变成浊物,这是读到书了的表现。”

“奴家带郎君去找她。”

汤秋儿带起一阵风,卷着李郸道一身轻盈。

李郸道一跑,一步就有一丈远,跟马甲符差不多。

到了河边一处大石头处,见河中有一书生,一般身体在水上,一半身体在水下,对天吟诵诗句。

“我本邯郸士,祇役死河湄。不得家人哭,劳君行路悲。”

又低头自诵:“何人窗下读书声?南斗阑干北斗横。千里思家归不得,春风肠断石头城。”

悲音婉转。

“他怎么没有被收去?”李郸道奇怪。

“他是水鬼,不归城隍管,又不愿意害人,但空会读书,没有韬略,在龙君那里做了个清客,教教小妖们认字罢了”

“穷书生,有人找你!”汤秋儿叫道。

“姑娘来了!难道姑娘也有雅兴,于我于河心散步?”

“是我家郎君找你,你丢的那只鞋找到了。”

那书生立马从水中往案上走,浑身湿漉漉的,走到了李郸道身边,见到了李郸道手中的鞋子又开伤怀了:“松明溅火窜焦烟,寡母长宵欠旧眠。破布千层糊糙纸,银针万孔纳愁篇。拳心密线逾沟壑,厚爱新鞋敌恶川。最念离娘儿冷暖,殷勤委嘱就时穿。”

却是又想起他娘给他纳鞋的时候来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