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九三 亲临卢府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55:09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一九三亲临卢府八戒和尚听了李郸道的话,去给人干活了。

李郸道给他出了个主意,在此扫大街,倒夜香,干上三个月,就算他还干净了账。

创建泾阳卫生城市,人人有责。

八戒和尚点头:“小施主根性深厚,可谓是达者,达者为师,小施主算是贫僧的老师了。”

“好啊!好啊!叫声师父来听听!”李郸道笑嘻嘻道。

“师父!”和尚恭恭敬敬的说道。

“好了!好啦!这几个就算你的实习期了,你如果表现好的话,我教你东西,不枉你叫我一声师父。”

“师父有何教我?”

“我教你道家真源,祖师妙法,刚刚那一手,破你法术,你难道不想知道是什么法术吗?”

和尚双手合住:“可是我早已经皈依佛宝。”

李郸道笑道:“自古佛转道的多,道转佛的少,我是没有门户之见的,毕竟佛本是道。”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这话多多少少有些双标了,不过李郸道此时性起,还真是想教这个八戒法师一点东西,什么东西呢?

天蓬大法,北帝戒律。

不知道是不是恶趣味,难道真的叫这个和尚去西天取经吗?

和尚久久深思,为何此人不是藏着掖着,怎么自己叫了一声师父,他就教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和尚自己已经拜师,此时再拜二师,明显目的不纯。

结果李郸道这个操作,叫他蒙了。

好像是火云邪神听到了那句:“你想学啊,我教你啊!”

“去好好扫街去吧!你脑袋上的三千烦恼丝没了,可心里的却不少,于芸芸众生,你看他们哪个不是佛?”

李郸道留完这一句话,就装逼的转身离开。

李福成打破气氛:“可惜了那颗珍珠了,价值万钱,拿去给你娘镶个簪子,多好啊!”

李郸道摇摇头:“和尚的东西拿不得的。”

那珠子灵光氤氲,上面隐隐有诸多经咒加持,明显是个佛宝,价值万钱?那是和尚怕被抢,李郸道看,价值万金还差不多嘞。

莫贪,莫念。

回到药铺,又见昨日那人:“李大夫!牛果然好多了,牵着走回去,拴着口嚼,牵着走了半天,一直有吐气,吐出来,肚子又小了许多,差不多是要好了。”

“这次来是给诊金,药费的!”

李郸道接过了钱:“牛儿还是牵着出去吃新鲜草才好,不要图省事,给吃陈年马料,牛儿有灵,吃草自能强壮。”

李郸道有养牛经验。

“这不是冬天了嘛!哪里有草了。”

李郸道哈哈道:“回去给牛喝的麸皮水里放两个鸡蛋,给牛儿也补补元气,春耕之前,牛肯定会健康无事的。”

“谢谢大夫,我就是怕这牛影响春耕,万一吃东西吃得少,越养越瘦,那就难办了。”

“不会的。”

得了肯定,那人又欢天喜地的回去了。

李郸道又在店铺坐了一上午,来了两个昨晚劳累过度,双肾一抽一抽疼的,开了点滋补肾精的药。

这个是李福成开的,李郸道看得出来,老爹在看男科方面,还是有些经验的。

李郸道于是就放心叫老爹一个人住铺子里,独自一个人,前往调查泾阳县最近失踪儿童了。

……

“老夫人,外面来了个少年郎,长得丰神俊朗,带着些礼物,说是来拜访老夫人。”

“少年郎?”在堂坐着的老夫人道:“他可说了他的名号?”

“老夫人,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孙思邈真人的弟子,李郸道,小李大夫。”

“这么说,原来是前日认的义亲,今日就有后辈上门来了。”

“那个李戚氏,看面相是个富贵模样,就是身上朴素了些。”下面一个约莫三十的女眷道:“不过确实能干,谁家若是得了这么个媳妇,定然是越加兴旺。”

“我倒也是跟着你们老爷过过苦日子的。”老太太道:“你们倒自认起富贵来了。”

“既然来拜访了,就叫下人们摆下桌子,放些糕点,后面小厨房吩咐做几道菜,准备留客,我们不要唐突了礼数,怠慢了他,纵然他只是个后辈。”

“那就由媳妇来接待吧,认义亲的是媳妇我,我正好来接待接待,前些日子正好聊到育儿经,我倒是感触颇深……”

“唉!”老夫人叹息道:“内里看守也算森严,怎么就进了贼人了……”

……

李郸道坐在外厅,有人倒茶,不过唐茶加酥油,加盐巴,李郸道是喝不惯的。

卢府倒还是挺大,只是人丁略少,仆从数个,冷冷清清。

没过多久,从里面出来个妇人,面色略带憔悴,眼睛也肿,只是现在稍微打起精神来,道:“原来是侄儿来了,我跟你娘一见如故,认了义亲,本该也去你家拜访拜访,只是缺了男丁,不想侄儿先来了,也不提前通报一声,弄得有些手忙脚乱的。”

李郸道作揖:“见过婶母。”又道:“婶母,不用劳心招待,我这次来倒不是其他,只是听闻府上走失了人口,我又知道一些线索,因此来接待问问婶母什么情况,万一能找回来,也是善事一件!”

“什么?”那卢家主母一下站起来:“你知道线索?”

“你可有我儿消息?他过得怎样?若是要赎金的尽管说,多少钱都应的……”

“婶母,我不是要赎金来的,我也不知道弟弟过得怎么样,只是最近泾阳县,出了好多起拐卖之事,恰巧,之前我和那丐门中人交过手,因此想顺藤摸瓜,把孩子们都救出来。”

“唉!”一瞬间,那卢家主母就失落万分,但至少现在有根救命稻草给她抓住,问道:“侄儿,你想问些什么?就问吧。”

“就是弟弟的具体情况,比如生辰八字,贴身之物,长相模样。”

“唉,扶乩问鬼,我们也试过了,去了庙里,田巫也问了,都说难测。”

李郸道说道:“不一定是扶乩问鬼,也可问路人。”李郸道说道:“侄儿也通一些道法,说不m定能成呢?”

“好,我就跟你说说吧,我儿自小聪慧,八月能爬,十一月能走,一岁半能言,三岁就读诗了,那抓周时,一位学易的大儒说道:命通文曲,七窍玲珑,以后文采非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