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八八 仲山隐语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5:00:10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一八八仲山隐语“我这次去阴山狩猎,就是听说,有一大风兽,其内丹,可以叫人有子,可惜没有寻到。”

仲山君吃着葡萄,旁边还有姬妾在给他肉乎乎的身子按摩。

“我这身体是越来越不行了。”

“鬼神之驱,也会不行吗?”

“人有阳寿,鬼有阴寿,神明也有天寿,人有人病,鬼也有鬼病,人病尚有医,鬼病却少有医者。”

“你看本侯像是得道长生的模样吗?”仲山君问道。

李郸道心道:原来如此,还以为得了鬼神,也能长存不灭,原来也会生老病死。

不过想想,阴天子这样的大神都要历劫,更何况这种鬼神,更迭换代,也是很正常的。

李郸道说道:“我也对这些不是很了解。”

“我快要不行了。”仲山君道:“我本来就只是一个农民,靠着我兄弟的光,稀里糊涂,当上了王爷,可是打仗,也是赶鸭子上架,丢了汉室的脸。

之前汉室在的时候,靠着香火祭祀,混了这么一个仲阳山神,如今汉室亡了不知道多少年,我哪里还有什么阔绰的?”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因此想留一个子嗣,来这里求了纪将军。”

李郸道听着这话,顿时感觉不对劲。

“侯爷没有想过长生?”李郸道问道。

“活太久也没有意思,他们想,我是懒得的。”仲山君问道:“小李大夫,你看看我像是为了长生,不折手段的人嘛?”

李郸道感觉他在暗示着什么,李郸道不可能说,你不是,毕竟夺寿食婴的事情都发生过了。

仲山君笑笑:“这些日子,附近闹得风风雨雨,只怕是日子更难过了,我这一亩三分地,也是不得安宁的。”

李郸道回道:“盛世不远了。”

“是啊!仿佛看到了当年大汉的影子。”刘喜眯着眼睛:“大汉强大的时候,那日子才过得舒坦。”

李郸道一时间整的尴尬,不知道该说这么,这个农民一样的仲阳山君,大智若愚,句句话都似乎有双关。

就是刚刚那句话,意思就是,再强大的王朝,也有衰败的时候,被瓜分的时候。

“到了!”仲山君掀开帘子,一看,已经到了泾阳县城了,门口正是金锁银关将军,这两个神将的神名还有一份在李郸道这里呢。

“多谢侯爷了。”李郸道作揖,下了蟠龙纹香车。

“无事,没事多来仲山玩耍。”仲山君道:“若是有什么生子秘方,记得告诉我,我这些年积累的家财,也好有人继承,免得落得了个被瓜分绝户的下场。”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影射鼠君。

李郸道本来就神经敏感,脑补能力强大,如今又从仲山君这里,感受到了兔死狐悲之感。

又想起上次宴会,鼠君也在宴会上,而鼠君又是在墓穴做巢,两家可能是近邻,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既然是邻居,关系还很好,那么合理怀疑,仲山君知道内情,并且还参与进去了。

这是不是在向自己求助呢?他自己不能多说,多说多错,要想保命,只能这样隐晦的表达。

李郸道当下道:“中原大宝自三皇五帝起,就定下了,传承有序的,纵然五胡乱我中华,可是外来的蛮夷毕竟是蛮夷,要在中华得势,还是要学习我们文化,自史书有修,未有这样瓜分绝户的时候。”

“自秦长城后,吾等之精神,亦是长城。”

仲山君听了,半晌默然,良久回神。

“果然是人杰地灵,龙脉所在,发声都若龙吟。”

仲山君抬头看看:“天色将明,我就回去了。”

李郸道注目着仲山君回去。

金锁银关将军立马上前来谄媚:“李参军和合阳君侯搭上了关系,莫要忘了提携提携我们兄弟。”

“你们做好本职,不要放些不干不净的东西进来,少些这种踩低捧高的勾当。”

“是,是!李参军教训的对。”

李郸道一走,那金锁银关立马议论起来:“自己都是那种人,怎么搭上关系的,谁知道呢!拿着鸡毛当令箭!”

“小声点!莫要被听到了,这样小人得志的人,一时得势,风光无限,最是不能得罪。”

李郸道离着远些,听见了只言片语,没有理会他们。

回到了家中,就见到了塞赤兔。

“你去哪了?”从狗洞里钻出来一只木椿子。

“去了一趟都城隍庙,述职。”李郸道问道:“我爷爷回来了?”

“对的,下午回的,还带了好些糕点回来,看起来不是普通能买到的,还有你叔叔,回来就改名了。”

“改名了?”李郸道问道:“为什么改名?改成啥名了?”李郸道觉得李福德,福德两个字土是土了些,但意义很好啊。

“改名叫李步虚了。”木椿子道:“好像是去了一趟京城,学唱了一首步虚歌,被贵人看重了。”

步虚是道士在醮坛仪式上一边唱诵词章一边在仪式法坛内围绕或面对神座旋绕游走的动态,是通过“步虚旋绕”来表达对道教神灵的礼敬赞美和感恩。

而步虚过程中所演奏吟唱的曲调行腔,传说来自“三清天尊”或“玉皇天尊”等大神说法讲道时,众神为表达感动和赞叹,围绕天尊步虚旋绕演奏吟诵的仙乐。而聆听起来又确实宛如众仙飘渺旋行虚空,故得名“步虚声”或“步虚曲”。

李郸道说道:“你是糊涂了,这是称赞,不是改名了,就跟谢咏絮一样,我叔叔这是出名了,开始养望了,一鸣惊人了。”

李郸道想不同的是:“如今京城考核,要考步虚歌吗?”

木椿子说道:“谁知道呢?现在说不定,就有楼观的人在京城,招收达官贵人的子嗣,去当道士,搞起一些崇道之风也是正常,谁不想做神仙呢?”

李郸道想到,不死药的事情也是京城达官贵人参与了进去,这些人寻仙草,练仙丹,死的人可不少。

李郸道想想也是,唐朝毕竟都认老子为祖宗了,这些人拜拜楼观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毕竟按道理,自己也算是楼观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