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八七 清净拂尘与六合棋盘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42:34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一八七清净拂尘与六合棋盘武库冰冷冷的,比黑狱还要冷上三分,但是没有风。

“难道兵器也要冷藏吗?”李郸道打了个哆嗦。

却不知道,但凡神兵,稍微有点逼格的,都是什么寒铁啊,北冥神铁啊,海底沉铁啊,如果加上阴间特产,什么阴铁之流的,都是天然的冰箱一般的东西。

武库冷一些也不奇怪了,更何况,有些凶兵,不知道杀过多少人,一些煞气,叫人起鸡皮疙瘩,自然也是觉得冷的。

李郸道一一看去,挂着墙上的弓箭,武架上的长兵,展示柜上的短兵。

但是更多的是一些残兵,没错就是残兵,断戟,磕磕碰碰全是缺的剑,开裂的大槊。

“这是古代冷兵器博物馆吧!”

李郸道也不触摸,只是先观摩。

武库内很大,密密麻麻全是架子,跟进了超市一样。

李郸道比划了一下方向,就往东走去。

“这是个什么兵器?”李郸道看到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跟个脸盆似的。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一看内里原来有个手柄,是个盾,而且边缘很锋利。

“武器越怪,死得越快!”

往后还看见了,铁扫帚,长柄锅铲,收谷子的簸萁。

“这怎么走到生活区了?”兵器怎么越来越怪。

李郸道还看到了一个铁牙套:“这是叫我去学狗咬人吗?”

“这个拂尘不错!”李郸道看到一个拂尘,想起了楼观掌门,那把剑,一拂尘把金毛犼的皮肉都剐掉一大块。

“清净拂尘”李郸道看着上面刻着几个字。

此拂尘柄是瘤子孤拐木,上面细细还有金丝纹,金丝纹又密织为符箓。

下面的拂尘丝,则是暗中藏着细细的钢链,具体丝是什么材质李郸道是认不得,不是白色的,而是灰青之色。

触之柄,则有玉感,同时加持了清净光环一般,叫人不会燥动。

李郸道顿时高逼格一甩拂尘:“无量天尊,贫道乃是终南练气士是也。”

“不错,这拂尘手感真不错。”

不过李郸道肯定不可能只拿这么一件的。

再往里面走,却直接到了底,都是一些金挠啊,铜锣之类的武器。

便再往北走,渐渐看见的兵器种类,却是换了,什么大旗,上面各种图腾,看来是军旗之流,染血的,烧了一角的,只剩下一半的。

经过这些大旗,仿佛还听到了悲歌。

但是又没感觉到里面有军魂,可能只是一些铁血念头留在上面。

这些武器,好像都是一些兵家所用之物。

李郸道还看到了战鼓,鼓槌,乃至大鼎。

“东方生机勃勃,所以是一些生活类的武器。”

“北方逐鹿,主征战,所以是兵家法器吗?”

李郸道还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沙盘,可惜搬不走,拿不动。

最后看到了一盒棋,内有棋子,将帅兵马车卒。

类似于结界,法阵,领域一般的法器,可以驱使阴兵天魔入内。

比如一个兵或者卒,只需要一个天魔阴兵转化驱动,但是如果是马就需要两个,卒和马合成的是骑,两骑四卒,合成一车,四车成阵,玩法比较多样,是模拟的是先秦车马战阵,毕竟后来车战已经淘汰,车震倒是兴起了。

李郸道觉得这个棋盘不错,直接就藏在了袖子里了,反正也不大,可以顺走。

李郸道再转转,就是什么釜具,乃至于铠甲。

李郸道感觉这个东西当个玩具还挺好玩的,毕竟古代没有手机,下下棋也是不错的,还能代替练兵。

见没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李郸道就出了武库。

一出来,魏来也不问,只见李郸道拿了个拂尘,便问道:“我还以为李参军会拿一件铁血大旗,毕竟一件大旗,可以增加所号令的兵马的实力。”

李郸道问道:“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

“古战场遗留,或者收集来的,城隍司这么多人总能有一些收获的,李参军上次不就拿六狱冥枷,换了东西吗?”

李郸道拿了东西,还想去见曹明睿,结果曹明睿隔着门就说了一句:“待会那个李郸道来找我,就说我去找侯爷去了。”

李郸道在门口听得清楚,也就不进去打扰了。

当下和魏来别过,又抓了一把香火钱给他:“就此别过,有空来泾阳当任,我坐东招待你!”

魏来接过小费,笑嘻嘻道:“那就期待有那么一天了!”

李郸道出了都城隍庙,却见仲山君还在门口,从蟠龙纹车架内探出个胖胖的脑袋:“小李神医,今天我们结伴回去吧!”

李郸道笑道:“多谢侯爷了,正好也要回泾阳嘞!”

“上次过寿作宴席,邀请了小李神医,一直想问一件事情,就是像我们这种鬼神,能否还能延续子嗣呢?”

“这个……”这个李郸道犯难了,要是科学的解释,你是一个死人了,怎么能怀上呢?但是泾阳龙君还叫陈县尉的女儿,感应受孕,死尸肚中还能有一个儿生出来呢。

而且古代神话故事,鲤鱼产子,白蛇产子,九子鬼母什么的,跨越生死,跨越物种,都能生小孩。

“这个,不单单是看侯爷,毕竟备孕是夫妻两个人的事情。”

“哦!哦!哦!”仲山君道:“我还是说,请小李神医再来一趟,给我瞧瞧看看,如今就遇到了,不如同乘我的座驾,一同回去,在车上给我看看。”

李郸道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拒绝的机会,便点头:“只是我的医术浅薄,远不如我师父,或许无果,还请侯爷不要责怪。”

李郸道上了蟠龙香车。

魏来在那边看着:“这个李参军竟然能上合阳侯君的车架,看来来历不小,出手也是大方,很会做人,看来我得巴结巴结他了。”

却是把李郸道想成什么关系户了。

其实李郸道之前听魏来介绍人的时候,说谁谁是什么什么关系,就感觉此人贯会钻营,但是宰相门前七品官,因此才会给两次他好处,不过此人态度倒是很好,是个会做事情的人。

所以李郸道离开前,才会提一句,邀请魏来到泾阳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