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八零 木椿子的悲惨世界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11:34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一八零木椿子的悲惨世界五只蝙蝠得了名号,高高兴兴绕着李郸道的头顶飞了三圈。

随后从窗户中飞出去了。

一道尖锐,嫉妒的声音响起:“你这家伙!李狗蛋!你封勅福神,你也不怕把你十八辈子的福禄寿全部削干净了!”

一边气得上窜下跳:“我讨口封的时候,怎么没有遇到你这样的二傻子,给我一个大口封?”

李郸道并没有感觉什么不适,道:“我给他们取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他们个个前途似锦,得了你的口封,个个都是福瑞吉祥之物,到哪里,都会被人供起来。”

李郸道哈哈道:“我又不是太上老君下凡,怎么一句口勅,就有这么大威力。”

“你是五福俱全男子,八字又好,还步入了修行,三观正,道德足,还是个大夫,一生积累外功,你这一句话,最重要是未满十六,还是童子,更是名录天曹,身有官职,且是第一次口封,最是灵验,你说珍不珍贵?”

“第二次就不灵验了吗?”李郸道问道。

“说一不二,金口玉言你说呢?”木椿子满脸嫉妒:“这五只蝙蝠命好啊!”

李郸道好奇道:“木椿子,你当年讨口封,是个怎么回事?”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木椿子道:“我运气差,第一次,修行一百年,我爹娘带着我去讨口封,到了一户人家,找的一个孕妇,内里是个男娃。”

李郸道骂道:“你这么缺德,封了你,那还不流产,一尸两命?”

“那时候我哪里知道,而且那次又没有成功。”

“为啥?”

“她说我像是穷酸样,讨饭来的,连个名字都要讨,不会自己取吗?”

李郸道噗嗤一笑:“所以我见你的时候,你一身破破烂烂,跟个乞丐似的,是受了那口封影响?”

“对啊。”木椿子道:“我那时候一百年道行一下子没了八十年,好在第二次修行,时间减半,只花了四十年就又修到了百年道行。”

“这一次我做了很多功课,我知道了,你们凡人取名字,要么去找算命先生测一个名字,要么就是找有学问的先生取名字,要带上钱。”

“于是我就带上了钱,夜里拜访了一个老儒生。”

“不对!你哪里的钱?”李郸道问道。

“不会是偷的吧?”

“那个儒生也是这么说的,他义正言辞的说我不敲门而入,是谓无礼,所带之财来路不明,说以小见大,小时偷针,长大偷金……”

“所以,你就变得小偷小摸?”李郸道哈哈道:“你拜访的是哪位大儒?原则性这么强?”

“好像是叫王肃吧,当时我打听了好久,你们人类王朝最有学问的是哪一个,都说是他。”

王肃很多人不知道,但是他老爹应该是很多人知道,就是跟诸葛亮对骂的王朗。里是被诸葛亮骂死了的那个。

“诸葛村夫!”

“住口!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哈哈哈,跑偏了。

不过王肃的王学,是官学,历史上魏晋风骨跟他搭不上边,历代大儒,也少有从魏晋南北朝里面挑选的,由此可见王肃还是比较占了他女婿是晋文帝的光的。

人家是世家大儒,你这个精怪,跑到人家家里去讨封,人家臭骂你都是轻的,没放狗咬你都是觉得你不值得,没有必要。

李郸道说道:“事不过三,第三次肯定成了的。”

“对啊,第三次我颠沛流离,可怜兮兮,吃肉塞牙,喝水会呛到,爹娘给我谈的母黄鼠狼都毁了婚,跟了别人,迷迷昏昏,直接遇到了修行的障碍,说是无欲无求,其实是怨天尤人,心想跳江死了算了。”

“然后就被人救下来了,就是王玄甫了。”

“他给你讨口封了?”

“没有,他教了我一个法子,他叫我找个大山,对着大山喊道:得道成仙!”

“大山回音自然也是得道成仙了。”

李郸道上下打量木椿子道:“也没看见你多意气风发啊?”

“怎么就三百年道行了?”

木椿子叹息道:“往事不堪回首,你就别再揭开我伤疤了。”

李郸道也知趣:“好,好,我就不提了。”

“你在哪座名山大川,问的口封啊?”李郸道问道。

“华山。”木椿子道。

“当时我跟着王玄甫在华山修行过一段时间。”

“我明白了,你对着大山道,得道成仙,大山呼应你,等于你和华山结缘。”李郸道哈哈道:“我才对着一五只蝙蝠口勅,你就跳脚,你对着大山呼喊,得背多少债。”

木椿子一言不发,叹了口气。

落寞的离开了。

等着鸡叫一声,五只蝙蝠从窗外飞回,叽叽喳喳:“外面光景真好看,我还跟看见母蝙蝠了,我第一次看见母蝙蝠,不过他们可真丑啊!好像跟我们不一样。”

这五只蝙蝠,都是木工巧雕,身形有祥云文,五官吉庆,幻形出来自然跟着普通蝙蝠不一样啦。

李郸道也不理会他们叽叽喳喳干嘛去了。

出了房门,对着启明星开始吐纳。

存神一全身白金之色,鸡头人身,一身铠甲的,太白之神。

吐纳太白之气。

太白之气入肺,化为金气,斩杀一切邪气,一口浓痰吐出,飞出丈远。

“pia!”粘在了地上。

李郸道睁开眼睛:“这一道暗器,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此时叫花鸡也开始叫了:“喔!喔!喔!”

啼日神通。

李郸道借着便利吞入一团朝阳紫气。

舌盯上颚,叩齿七十二关,**入肚。

紫气混着津液,化为宝药,阵阵暖暖精气,融入已经打通的经脉,修复运炁造成的小伤。

然后一股气绷不住了:“噗!”

收功!神清气爽。

老爹老娘还没起来,估计昨天晚上有些劳累,作为乖儿子,要给他们弄弄早餐,体谅父母。

拿了块鱼干给在窗台上趴着的咪咪,顺便摸了一下。

洗米熬粥。

熬粥的功夫,李郸道开始练习武艺,武艺也是很重要的,双手陌刀耍了一阵,又拿上了长棍,刷了会枪法。

身体微微发汗才停了下来。

刚刚好粥也熬好了,加入鲜肉沫,青菜,搅拌搅拌,再熬个十分钟,一锅青菜咸肉粥就香气四溢了。

“喵呜!”咪咪趁着李郸道的裤脚,好像在问:铲屎的,我也要吃。

木椿子也过来了:“为啥你煮东西总是那么香,那么吸引人?”

青耕鸟也在房檐叽叽喳喳:“好香啊!”

“可能我是神厨小福贵吧!”李郸道拒绝了咪咪的谄媚。

去叫丫丫起床,今天李郸道打算做一个好哥哥,送丫丫去上学,顺便看看丫丫的夫子是哪个。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