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七五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3:50:04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一七五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李郸道中指和食措并按大指中节,变神为北帝,指挥三界鬼神。

此乃北帝诀,一般是用来伐神所用。

这个青面瘟神夜叉海鬼,介于神和鬼之间,属于恶煞一流。

若是一般的杀鬼诀咒,只怕威力不够。

北帝诀一起,那青面瘟神夜叉鬼就面生恐惧。

“擒拿它!”

四十八天魔鬼按律行事,那瘟神鬼要化作一滩海水来逃跑。

结果被李郸道一张避瘟符打在身上。

身上就跟着了火似的。

四十八天魔将其围住,变化出脚拷枷锁,天罗地网,将其困住。

这瘟神鬼,是暗中放毒的行家,并不如那拔舌地狱典狱一般战斗力很高。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一个变诀,北帝诀变为中指掐住掌心纹,大指压中指,其余指甲直立。

此乃四海诀,过海擒捉鬼怪时使用。

那青面瘟神夜叉鬼欲变海水遁走,别说变成海水,就算变成人尿,此时也只能乖乖显形。

李郸道拿出一张黄纸道:“是你自己把真名交出来,还是我来?”

那瘟神夜叉海鬼骂道:“此乃天欲亡我,非战之罪!”

狠狠的看着那青耕鸟。

“还他娘的嘴硬!”李郸道一脚踩在他头上,直接踩爆。

但这是瘟神鬼,不是人,头踩爆了,也只是变成一只只的黑色的蝌蚪,想要逃走。

李郸道一道九泉号令令牌给他一拍,那瘟神鬼就变成了一只大青蟾蜍,只是身上抱卵,卵都是密密麻麻的跟瘤子一样。

恶心得很。

“我是在给你机会,来了兴趣,要收伏你做个奴仆,不是在纵容你,你最好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毕竟就是你在这场瘟疫中作怪,老子就能把你炼去五形,叫你魂飞魄散!”

“呵呵呵!我行瘟疫,一按天律,二有名册,是喝了感威将军的汤汤水水。乃是正时,正地,正人,而不是非时,非地,非人,你拿什么治我的罪!”

感威将军乃是隋文帝所封的中瘟大总管,是五瘟使者之一,总管春夏秋冬四大瘟神。

“那你夺舍良家,擅入人家,害人妻子,这也是犯了天条了!”

“我是奉了旨意的。”

“你是奉了谁的旨意?”李郸道冷笑:“你且说出来,你看我死磕死磕不起?说不定,我怕了他,就把你放了。”

夜叉鬼闭口不语。

李郸道呵呵道:“原来又是个不怕死的。”

当下就要斩杀这鬼。

“慢着!既然落在你手上,我就认栽了,我愿意交出真名!”

青面瘟神夜叉鬼交出了一串名字,显现在黄纸上,顿时十分虚弱。

李郸道看了看道:“原来你是前朝得了瘟疫结果被沉海的和尚,怎么得了一个蛤蟆身?”

“五瘟对应五毒,我是水疫鬼,自然是蛤蟆身。”

“谁指使你的?”

“没人指使我,我只是想借着这场瘟疫恢复伤势,被张烈打伤了根基,已经有了道伤,不然也不会蛰伏在这里,被你一个小辈捉拿住。”

李郸道呵呵一声,把老鼠橱柜关闭,这件东西明显就不是这个青面瘟神夜叉鬼的。

“这件法器是哪里来的?”

“这是泾阳县地下鼠穴,收刮来的“疫橱”,毕竟百万老鼠,万一得了传染病,只怕要死绝,因此这件法器是用来收集老鼠身上的疫病用的,被我得了,想用来做本命法器。”

李郸道听到这个倒是真的,这鬼没有说谎。

“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拿着这个疫柜,把城中疫气全部给我收起来,不然你真名落在了我手里,我可叫你立死无生。”

夜叉瘟神海鬼只得背起橱柜,绕城一圈,将疫病之气收起。

结果李郸道反手就将其真名投入了烈火之中。

“你答应不杀我的!”夜叉海鬼一脸绝望。

留下一道残缺的瘟神神职符箓,落入了那疫柜之中,柜门上顿时出现了一头蓝皮夜叉鬼的模样。

李郸道写了两道封条,盖上印章。

“谁说了!我只是说给你个机会,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做鬼还要什么职业操守,不把你老东家供出来!一鬼不侍奉二主,你他妈的想做双面间谍,老子能留你?”

李郸道看着那一团鬼灰,把它收了起来:“再说,不杀你,我良心过意不去啊!”

李郸道拿起人皮,叹了口气:“可怜!可怜。”

再往里看,只见一具僵尸在内,正是陈东石,怪不得这些日子没有看见他,之前还说要配自己对练武艺,没想到已经被害了,平日只怕那瘟神夜叉鬼在超控他的尸身。

一家三口,竟然全部死于此鬼之手。

死不足惜。

李郸道叹了口气,口诵了几遍经咒。

将他们家的被子拆下来,将内容的芦苇絮,木棉花,充斥进那张人皮,将其充盈起来,显得不那么可怖。

“给你夫妻二人找个风水宝地,安置好来。”

李郸道出了门,却见了那青耕鸟跑到自己家去了,顿时一紧张:“难道我家也有瘟疫?”

当下就往家里而去。

一进门,就看见一黑猫,倒也不是全黑,鼻头和面部是白色的四只脚也是白色的,其余都是黑色的,苗条纤细。

而木椿子站在窗台上对着黑猫破口大骂:“你这遭瘟该死的狸奴!”

而一只乌黑乌黑的小鸡,站在柴火堆上在和青耕鸟叽叽喳喳的聊天。

“你是从外面来的?”

“外面是怎么样的?我还没出过这个院子哩!这里有恐怖老年中年青年直立猿,还好幼年直立猿还是很友善的,给我吃的喝的。”

阿青感觉碰到了假的凤凰,凤凰不是身披五彩吗?怎么跟鸡似的,凤凰不是高傲的吗?怎么嘴巴这么碎,跟个老鸡婆似的。

但是身上那股气息是错不了。

天鹅还小时候是丑小鸭呢!更何况是凤凰,幼年期又没有什么自我保护能力,像乌鸡有错吗?

李郸道没看到什么异常的,顿时松了口气。

对着猫猫道:“你就是咪咪吗?”

黑猫给了李郸道一个白眼,优雅的走开了。

“咪咪!咪咪别走啊!”李郸道有点想rua猫。

木椿子道:“你咪咪啥!咪咪,他是九坎猫,天生通灵,日捕十二鼠。”

李郸道问道:“我听丫丫说,你们打了一架,是怎么回事?”

“它就是个贼!他偷我东西!”木椿跳脚。

新贼偷到老贼身上,难怪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