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七一 猫鼠为祸(求月票)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5:06:33

“现在什么时候了?”李郸道醒来觉得口渴得很,肝又疼,脑袋又昏。

“天都黑了!你这药铺里怎么还有咸鱼啊,味道还不错。”乞丐吃的是鲤鱼精的肉做的鱼肉干,味道的确不错。

李郸道摸摸自己身上,痘痘还有,而且更大了,但是烧退了。

自己来喝水。

喝完水调理内气,但内气已经被邪气所侵,根本调动不了,而且体内多出了一股毒素。

李郸道又感觉肝疼,顿时感觉不妙,拉了泡尿,都他娘的拉出血了,看来肾功能也有损伤了。

一看乞丐熬的药渣子,就是之前熬的解毒汤,加了一些蒲公英,蜈蚣,还加了石灰……

“我不是告诉了你给我抓升麻葛根汤吗?”

“你声音太小,我听不清。”

“对了,你爹还来过一次。”

“你给他开门了?”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没有,但是官府的人想进来,我说你得了天花了,快死了,他们就搭梯子在上面高高的看了你一眼。”

李郸道嗯了一声,摸摸自己身上的痘,已经有积水了,而且很痛。

又喝了好些水,李郸道自己起来抓药。

“你怎么没的天花?”

“我小时候得过。”

李郸道哦了一声:“行。”

抓了药,给自己熬了汤药,却不是喝的,而是叫乞丐帮自己抹在身上,这个是止疼的,治疗带状疱疹可以用到这个方子。

又煮了麻黄汤,发散邪气,李郸道本身的内气都被邪气所染,刚刚想要运气,都浑身酸软。

“小账房!我给你送解瘟丹来了!”门外一声熟悉的声音。

是茯苓来了。

一个盒子从墙外扔进来,李郸道问道:“这是什么丹丸?”

“这是我爹连夜炼制的,杀了那条蛇王,用蛇胆炼制,加上了牛黄,犀牛角,可以解百毒。”

李郸道听到了这个,就吞丹入肚。

果然感觉一阵翻天覆地,十分想要呕吐。

当下吐出了大量胃液“呕!”

却见胃液中吐出一只土黄色的蝌蚪,蝌蚪已经长出了后脚。

“这他妈的!”李郸道一阵反胃。

原来这东西是瘟神给李郸道的惩戒,瘟神的坐骑就是一只蛤蟆,莽枯朱蛤。

而这个就是瘟疫病源吸收了李郸道的真炁精元变化的怪物。

李郸道自治了鼠疫,可鼠疫可以变成天花,治好了天花,天花可以变成肺炎,此瘟种不出,李郸道必然要死。

“若是吐出了虫子,把它抓住,用符箓包住烧了!”

李郸道抓住那土黄色的蝌蚪。

用避瘟符包住,烧了,一阵黄烟而起,被药柜吸收了。

当下药柜显现出第一道禁制,变成了一件法器。

这件法器的功能也很单一,叫做:六淫

就是单纯汇聚六淫之气,再细分入各个药柜,储存起来。

李郸道服用了解瘟丹,体内正气,卫气,得了支援,开始反击邪气。

李郸道盘地而坐。

在乞丐眼里,李郸道就是头顶冒烟,身上流汗,身上的天花痘,自己破裂结痂。

“这是高人啊!”乞丐心里来了个乖乖。

可是想到了另一件事,也是一个高人做的,心里也高兴不起来。

李郸道发散完邪气,就感觉一股尿意。

嘘嘘了一泡古树红茶之后,浑身一轻,同时也有双肾一空的虚弱感觉。

李郸道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下来,拿火烧了。

又调配了雄黄,大黄,硫磺,熬制了三黄汤,到处撒撒,消毒杀菌,搽抹器具,连着又洗个澡,这才开了门,前提是那个乞丐他不准出去,李郸道还要观察一波。

连着自己也是用三四层纱布给蒙住了脸,一是怕传染出去,二是脸上还有痘印,要搽好多天的药膏才能淡化修复。

李郸道见到的就是李福成了,他在外面赠送凉茶。

“外面老鼠多了,好些人被老鼠咬伤了!”

国不能一日无君,老鼠君死了,有灵智的被毒杀了,剩下的老鼠们自然不可能撑起来一个百万级别的老鼠社会,分裂斗争自然是很激烈的。

李郸道点头:“现在只有杀鼠,捕鼠了。”

“县君从各地借来了五百只猫。”李福成道:“而且鼓励百姓养猫,咱们家也养了一只黑猫了。”

这么巧的吗?李郸道前一天看见猫鬼,后一天就发现瘟神,还是鼠疫,难道那个老婆婆真的是猫神?是来提醒李郸道的?可是这提醒的方式有些特别了吧。

“不对,你得的不会是天花吧!”李福成感觉李郸道得的病不是鼠疫。

“鼠疫和天花同时得了。”

李郸道现在全好了才敢说:“我是碰见瘟神了,还摸了他一下。”

李福成顿时就往后退了:“你不是想传给我吧!”

果然是亲爹,孝顺的基因肯定是您流传下来的。

李郸道说道:“这几天我还是住药铺吧!被老鼠咬伤了的可以来我们药铺,咱们免费义诊吧!”

李郸道估计不止止是泾阳县,只怕京城附近,都有鼠疫要爆发。

李福成点头:“只能如此了。”

“哥哥!”丫丫直接从远处跑过来,保住李郸道:“呜呜呜!他们说你得病死了,我就把他们都揍了一顿。”

李郸道问道:“他们是谁?”

李福成有些头疼:“这姑娘不是上私塾吗?”

李郸道无语了:“丫丫,不能打人知道吗?”

丫丫偷偷道:“哥哥,我把灵芝也带来了,我师父不知道,家里来了只黑猫,他们两个在打架。”

李郸道接过丫丫拿来的灵芝,道:“干得漂亮!那木椿子就是一个盗墓的,好东西留不住,你能拿来最好。”

李郸道念着神咒,把灵芝放在凉茶里转一转。

凉茶顿时有了一些绿意。

灵芝再拿起来,翠绿色如翡翠的水头都由那种玻璃种,变得干巴了。

李郸道再拿给丫丫:“给他偷偷的放回去。”

丫丫得了命令当下点头。

李郸道看向这一大锅凉茶道:“起码是泾阳县内不能有大流行。”

李福成继续赠送凉茶。而马上就来了好几例被老鼠咬伤的孩子。

成年人对老鼠见怪不怪,但是小孩,青少年,玩心大,看见狗狗交配都要拿棍子打断来,何况看见老鼠打架,肯定是想抓来玩的。

结果可想而知。

“养猫,却又说是猫鬼,不养猫,却又有鼠疫,真是猫鼠为祸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