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六九 行瘟布疫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26:41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一六九行瘟布疫老爷子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止,李戚氏给老爷子准备好东西,老爷子有马,不说快奔,慢跑的话,早上出发,应该中午就能到京城,毕竟不是走的,泾阳离着京城却实很近。

但也要准备,就是一些干粮啊,水壶啊,乃至换洗一套衣物,最重要的就是钱财。

毕竟老爷子和李福德一起99进京城,李郸道还特意把那个篮子给了李福德:“叔,见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带回来一点。”

只能说是县里人进京城。

李郸道就是给了老爷子还精膏,君子丸,这些东西,毕竟老爷子要去拜访,送一些礼物肯定是没有错的。

等到夜里,李郸道继续修行,上次打通了手太阴肺经,手少阴心经了。现在则是通手阳明大肠经,手太阳小肠经了。

上次修行巴蛇吞象之法,从蛇体仿生构造,打通诸多穴位,自口舌起,到咽喉十二重楼,至脾胃,肝,小肠,大肠,都有涉猎,此乃服食之法所传。

但却是内穴窍,有些还是凭空观想出来的,属于奇穴一种,一些却是真正属于此经脉的穴位。

因此李郸道运行了两个小周天,找到了感觉后,便从此出发,贯通这两条经脉。

十二正经本来就是通的,也说不上贯通,只能说是把地图记清楚,以后运行大周天不容易出错。

大肠小肠对应的是戊己之土,按理应该吃黄精可以加速修行,但其实五谷轮回,对肠胃的调理不在吃什么补什么,而是一日三餐,五谷杂粮,贵在调理温养。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若是得了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之类的疾病,多半就是先养胃,不然吃不了东西,怎么样都白搭,日渐渐消瘦。

当然这和后面的辟谷境界也不冲突。

李郸道年纪轻轻,又是家里面长孙,又吃过前世不吃早饭,结果得了结石的苦头,加上会药膳调理,肠胃功能很强,不需要多少精气去修补。

反而很快就通了经脉。

结果就“噗噗噗”的放屁,放到李郸道怀疑人生。

但这是正常反应,毕竟人体慢慢到达先天境界,肯定不毛孔分泌粑粑就能成功的。

如果一个人经常打嗝,那说明他消化能力不行,如果胀气,那就更加严重了,毕竟下气不通,才会通下气。

“你什么时候修炼了我们黄鼠狼一族的神通?”

李郸道由于不断放气,害怕由于相信这些屁会导致焦黄一片,喷射起步,失去了平常之心,从入定中出来。

就发现木椿子在边上为自己护法。

“熏死我了!”一群小精怪都在那里道:“好腌臜的气!再熏我的灵性就要被污染了!”

李郸道也感觉味道难闻,俗话说,臭屁不响,响屁不臭,连环屁,又响又臭。

直接打开了门窗,进行通风。

但见此时夜里,街上本该无有一人,一个黄衣男子却在街上转悠。

李郸道心生疑虑便开口道:“阁下何人?宵禁之后,怎么还不回去?”

却见那黄衣男子回头道:“地龙翻身,地煞泄露,当有瘟簧,吾查名册,制定伤亡。”

李郸道一惊,这他妈的原来是瘟神。

便问道:“如今可点了哪些名册?”

“还在清点。”

李郸道却是急忙下场,拉住了那瘟神:“如今快冬天了,怎么能行瘟呢?”

“此疫种冬日有其迹象,藏匿于室内,春日滋长,发扬于外。”

“若是行疫,当有收有放,何时收回呢?”

黄衣男子笑而不语。

李郸道又问:“是何疫种?”

黄衣男子依然不语。

李郸道气了,骂道:“前些日子有个佛门来的女瘟神到了这里,怎么没见到你来阻止,那城外有一只黄鬼,也没看到你来管管。”

“青面瘟神夜叉海鬼,和黄鬼都不是我的手下,自然无法管他们。”

“我也是按令行事,天地自然,各有其气,气乱则有时疫,你既然能看到我,就说明你也有此灾厄,你若不能自医,何来去救他人?”

李郸道一看自己的手,刚刚摸了瘟神,也不知道传染了多少种疾病。

李郸道气急了,直接招来四十八阴兵天魔。

但见那黄衣男子摇摇头,化做一阵黄风飞去了。

李郸道不甘心跟着黄风而跑,用上了阴兵马车。

半路上却在一三岔口跟丢了。

随便找了个方向找去,发现了一座没什么人的小村子里有那么一座破庙,庙里面正是是一具瘟神像。

李郸道进入庙中,却又见一乞丐昏睡其中。

但是仔细一看,其头顶正在冒汗,又似乎有梦魇一般,不时抽搐。

李郸道探其体温,却是在发热。

“这个就是疫源了吧!”李郸道想到。

在乞丐旁边,看到了老鼠皮毛想,看皮毛估计是只足斤以上的硕鼠。。

想到了最近老鼠被疯狂猎杀,这乞丐能逮到这老鼠也不出奇了。

那么很大的可能就是鼠疫了。欧洲那边鼠疫很猖獗的。

但古代中国鼠疫属于常见瘟疫,已经有成熟的防治体系,但要是朝廷有作为的情况下,乱世依然会该死多少人就死多少人。

李郸道想想,地龙翻身,终南山地宫又是被老鼠挖通的,老鼠又被和尚们杀绝种了,那么原先寄生在老鼠身上的跳蚤,估计为了活下去,会找其他宿主吧,而接触的刚刚好是个乞丐,那就更加容易传播了。

李郸道决定叫醒这个乞丐:“醒醒!醒醒!”

“嗯嗯!哼哼!”乞丐烧得不轻。

李郸道直接给他刺穴放血,强行唤醒。

“你跟我来!”李郸道想要拉住乞丐,把它放进车里,阴兵拉动,李郸道直接去了药铺。

烧水,给这个乞丐洗澡,同时自己也感觉到了叮咬,浑身痒痒的。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瘟神说自己也会得病,那几乎是肯定的事情。

顺便把乞丐的胡子,头发全部剃了,连着衣服一起送入了火盆之中。

“避瘟符!”李郸道连着画了一道避瘟符,结果刚刚画好,就自燃了起来。

李郸道又画一道,这回没有自燃了,李郸道直接成卷,顺着温水服下。

又画了一道,烧成灰,给那乞丐服下。

那乞丐已经昏昏迷迷,根本不晓得事情。

本就口渴,自然将符水喝下,结果没过一会儿呕出一堆没消化完的东西,恶臭无比。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