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六三 贤明自安,得天地之心意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53:35

李郸道,李宝京,乃至李戚氏,李福德,连着丫丫,老李家一家都来官府来了。

毕竟都害怕有个三长两短。

李郸道差点以为是自己家密谋造反被抄家了嘞!

好在录了口供,就放还回去了,等待消息。

李郸道自嘲道:“之前还不信,修行累劫数,连累家里人,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却是不得不信了。”

李戚氏呸呸呸道:“瞎说什么胡话!”

老爷子道:“这件事情跟你无关,是咱们家露了富,惹人眼红了,之前已经有预料到了,之前入室翻找没有找到,拿了几套衣服去,还被你找回来了,他们肯定是不甘心的,也难怪这次会铤而走险,劫持你们两个。”

李郸道回道:“也是,不过何人眼红,我还真要一定知道不可,趁现在天没亮,我要回去沐浴更衣,作法将那人的魂魄招来,询问是何人暗中谋害我们家!”

李宝京道:“行!这次爷爷我支持你!杀千刀,挨万剐的,我也给你抵着!”

李福德问道:“此事鬼神可以问得准吗?”

李郸道说道:“那就看他知道多少了,我若问,他不敢说假话。”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回去之后,血衣被李戚氏嫌弃晦气,给烧了。

给李郸道准备了一身新衣裳穿,还是之前备下的。

“你怎么一身煞气?你杀人了?那你要沐浴斋戒,洗涤周身杀气,不然沾染入了你的阴神,就会有垢,以后阴神阳化,就要多走一道天火焚身之劫。”

修道之人亲近天地自然,信念在仙道贵生,确实很忌讳杀性大,容易入魔。

李郸道一身煞气,在木椿子看来,就是浑身污浊,不复之前清灵之气满盈的样子。

李郸道点头:“我知道此种事情与修行有挂碍,以后入定,若是不能清除杀人之念,时时回忆起来,心境被破,再清净不能,就算是我问心无愧,只怕修行之路也要断了。”

“所以要修身养性,忘却其中。”

木椿子点头:“你明白就好,这些天,你就不适合修炼了静功,运行真炁了,免得这些煞气侵入你的真炁之中,找那个供奉蛇灵给你用法术,招来甘霖,帮你洗去煞气,就差不多了。”

李郸道点头:“我先把人魂魄招来!”

李郸道刚刚杀了人,用的就是沾了其血液被烧掉衣服的灰烬,开始作法。

说是作法其实也是其次,只是叩动令牌,把阴兵召唤而来,将其魂魄拘拿过来。

一阵阴风过后,果然拘拿而来,其魂魄还在迷迷蒙蒙,不知自己已经死了。

“你唤何名?”

“我叫王纪。”

“哪里人士?”

“泾阳县王家庄人士。”

老爷子道:“原来是王家庄的,怪不得看起来面熟。”

“你为何起意伙同他人,欲要绑架我们?”

“我是听我隔壁王二狗说的,他说有来财的路子,叫我带上家伙,我就跟来了。”

“原来是个糊涂鬼!”李郸道喝道:“你知道你不仅仅触犯了王法,还触犯了阴律吗?”

“不知道!”

“带你们为首的那个胖子是谁?”

“那个是鸡冠山的人,是他们找来压场面的人,事成之后他拿七成,我们分三层。”

“那你也就只能拿到几千钱,为了几千钱,把命给弄没了,你晓得嘛?”

“什么?我死了?”这个王纪当下挣扎,不敢相信自己死了,当场就要黑化。

但他活着就被李郸道砍杀了,何况是死了。

“把它送到城隍罪魂司去!”李郸道一挥手阴兵就押着魂魄去了,没过一会儿就回来,给阴兵们供奉了法食就把他们收回了令牌。

李郸道问向李宝京:“爷爷,鸡冠山上的贼寇凶吗?”

“鸡冠山应该在百十里开外,那一片是土匪窝,大王沟,迷魂阵,光头山,都他娘的是土匪,当年行军路过那里,都是绕路走,地势又迷,又不通官道。”

“这里到处都是他娘的山沟沟,乡下地方都叫什么沟,什么沟,那里离着京城地界倒是远,和终南山倒是近些,怎么跑到泾阳县这里来了?”

李郸道一听:“那么地方估计在数县交叉处,是三不管的地带。”

老爷子道:“只怕剿匪灭寇的希望难了去了!”

李郸道点点头,现在朝廷还在打仗,根本不能顾忌这些贼寇,只要你不称王,建立政权,管你干嘛,但是当李世民当权后,对瓦岗寨之流有深刻认识的他,对剿匪灭寇下的命令却是极其严苛的。

不过真正盗匪的数量减少,还在于贞观之治时期,百姓都不穷不饿了,生活质量提高了,谁还愿意提心调胆的活在山沟沟里。

王符在《潜夫论》第二篇《务本》中,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夫为国者,以富民为本。”

《管子·治国篇》有云:“凡治国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则易治也,民贫则难治也。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李郸道心里一边觉得为了几千钱铤而走险却被自己反杀的人感觉不值得,一边又对未来历史课本上说的盛世的来临感到期待。

道也不远于人,或许就该行道于民。

李郸道目光渐渐坚定,谁他娘的说,道家学说是隐学?是出世之学?我偏偏要把它变成入世的学问!

除了造反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入世选择吗?

李郸道思考着思考着就翻开了张烈所赠送的那本太平经图卷。

仔细看起上面的话来:“贤明自安,得天地之心意矣,邪者不来矣,清明见矣,四方悦矣,幽人隐士出矣,得天心矣,得治术矣,邪不发矣,自然达矣,真人来辅矣,天下善应矣,各以其事来矣,去愦乱矣。此应出腹中,发于胸心。”

李郸道长长吐出一口气:“我何时才能到达这种境界!”

却是已经消弥了杀念,复得了自然。

木椿子却眼尖,看到了上面的符图,当下道:“太平经秘要,你这是哪里来的!这是妥妥的天师道的东西,这是禁书禁法,你怎么有?你不会要继承黄巾遗愿造反吧!那我还是早点溜吧!”

木椿子吓得哆嗦,已经决定跑路了。

李郸道呵呵道:“放心吧!不会的!但是你既然看到了,就要给我保密,不然的话,嘿嘿!”

木椿子感觉自己嘴贱,看到了就看到了,说出来干嘛:“我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清楚!别问我!和我没关系。”

李郸道收起符图,回屋睡觉,好在并没有做噩梦,很快就睡着了,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等明天再去找田巫,帮自己洗涤掉煞气,就又可以开始修炼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