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五八 忽悠!接着忽悠!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10:36:10

“这什么药帮,田巫都已经提醒我了,里面有猫腻,他们跟丐门掺和在一起了。”

李郸道对着李福成道:“爹,要是他再来,你可要坚定立场啊!”

“我是那种人吗?一点小恩小惠,一张大饼就能把我骗进去?”

加入这个什么京都医药同盟社,就是加盟,后世加盟做得都是骗加盟费的,何况他们?李郸道哪里不知道这群人打什么心思?

自然是要爱惜羽毛,不与他们同流合污,二是跟长生丹扯上关系,屁股肯定干净不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李素景找来了人,就见陆陆续续来了好些个人,也不吵也不闹,干坐着门口,拿着一条长板凳,热热闹闹的说起了话。

李福成看不下去了,上前问道:“几位是有什么事情吗?”

“啊?没事,就是走累了,坐这歇会。”

“要不进去歇歇?我给几位倒杯凉茶?”

“不了,不了,我们就纳会凉,一会儿就走。”

李福成无奈,只得坐在药柜边,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什么时候打算走。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而这边,李郸道则在内院,琢磨怎么使用这个丹炉。

把木炭放在丹炉的底座夹层,结构有点像是红泥小火炉,不过这个是金属的。

结果叫花鸡直接跳进了李郸道生火的火盆里,弄得火越来越小。

“叫花鸡!”李郸道无情铁手,把它拎起来:“别跟我装傻,你给我看顾炉火,大大的有赏,若是做不好,我知道你不怕火,但是除了烤鸡,叫花鸡外,还有白斩鸡,黄焖鸡,三杯鸡,辣子鸡……”

“叽叽叽!”叫花鸡感觉到了一股杀气,连忙答应了下来。

可惜李郸道听不懂家鸡叫,只听得懂野鸡叫。连着又背着菜谱药膳,什么乌鸡人参汤,恐吓了一遍,才把它放下来。

虽然说打算熬炼丹膏,但心里没有打底,还是打算炼一炼金石丹药,打打底气。

这个金石丹药,名叫火龙丹,用的是铁屑,硇砂,朱砂。效果是祛寒邪,也不是用来吃的,是用来盘的,放在手心里捂热来,能从手心引导火龙精气,祛除寒邪,一些手脚冰凉,骨髓干枯,比较怕冷的人就比较需要。

炼此丹除了东西要好,还要加持火部神咒,天医咒禁。

自己老娘除了见风偏头痛的毛病,也有四肢冰凉的情况,正好炼制来给她用用看效果。

此丹辰时开炼,午时三刻开炉,倒也是很简单的。

但除了这三种矿物,其实还要调和药水,要不然干巴巴的烧,只会成粉末,不会成丹丸。

药水则是苍术,草乌头,百草霜,调制,明显就是有毒的。

也不知道哪些人会把这种丹丸服用入肚。

哪里会不会知道,铁屑会不会在丹炉里面变成铁球?

李郸道计算着时间去外面拿药材,就看见门口坐着好些个人。

其中有上次拿自己家羊肉,老爷子说见一次打一次的军痞的儿子,有上次来碰瓷,被李郸道忽悠瘸了的混子,还有一些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不良人事。

“你们这是干嘛啊?怎么堵在我们药铺门口啊?”

“怎么说话的啊?你家药铺门口?这不是城里官道吗?怎么就成你家店铺门口了?”

“你家店铺地契有说这一块是你家的吗?”就见其中一个嚷嚷道:“我就坐一会儿,不行嘛?”

一嚷嚷,立马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李郸道明白了,这是在学叶良辰呢,有一百种方式叫李郸道一家在京城这圈地盘混不下去。

开玩笑,李郸道正好昨天晚上升职加薪,外加点了武道外挂点数,十几个军中大汉对付不了,这几个混混还对付不了?

不过现在光天化日之下,自己可不能动手,不然官府管你是被动还是主动,逃不了一个聚众斗殴,扰乱公俗良序,社会治安。

李郸道说道:“各位既然来了,不如这样吧,我免费给几位看病。”

“鬼知道你是看病还是讹钱嘞!上次我明明没病,你硬说我有病,我去看过了,明明好得很!”上次被李郸道忽悠的那个人恨恨的说道。

李郸道看着他,摇摇头道:“你听过扁鹊医治蔡桓公的故事吗?”

“什么雀什么蔡的,你这次可骗不到我了。”

“庸医只有病入膏肓的时候才发现有病,可惜晚了,良医在很早的时候就发现,可惜病人不相信他。”

“你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你要是信他,就当我没有说过这话,你要是信我,诶就劝你早点治疗,还有痊愈的可能。”

“小屁孩!惯会瞎说,我这兄弟上次被你骗惨了,四处看大夫,都说是好的,花了多少冤枉钱,怎么就到你这里就病入膏肓了?我身强体壮,一顿吃五碗饭,能抗起百二十斤的石锁,你来看看我!”

只见一个精壮的矮汉子上前来,明显是有人豢养的打手,在这里镇场子,李郸道刚刚没注意到他,只看见几个相熟的地痞流氓,如今一看,此人算是个高手。

“我听说你拜师孙思邈,不过年纪轻轻,别的没学会,哄人倒是有一套。”

这人坐下,伸出手来给李郸道把脉。

李郸道点头,摸了脉象,血流如江海波涛,跳动则是壮若老牛,力沉且大,稳而不疾。

“看看阁下舌苔。”

“啊!”

舌苔无白腻,甚至异味也没有,可见确实健康。

“麻烦到里面来,我给您触诊一二。”

“只听过望闻问切,哪里还有触诊?”

“这就是体察五脏六腑之疾了,阁下没听过正常,但是确实是有的。”

“好!我看看你能检查出个什么名堂。”

李郸道给他来了个腹部触诊,胸部触诊,肝啊脾脏啊,都摸了,心肺啊都叩了。

当下多多少少发现了此人身上的一些疾病。

“阁下是不是偶尔习武之时,右上腹部,隐隐做痛,需要缓一会才会消除?”

“是不是大便干结,如羊粪球,有排便困难?”

“每逢阴雨天,脖子,乃至肩甲琵琶骨就会酸疼难忍?”

“嗯?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精壮的矮汉子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但更多的是杀心,他是习武之人,却被轻易说出来弱点所在,只怕穿出去,雇佣他的东家就要换人了。

“你的身体告诉我的,你的脉象虽然在你有意调整呼吸的情况下,显示得无比正常,舌苔也看不出问题,我问你过往,多半不会配合,可是一个人的身体是不会说谎的!”

“阁下不出两年,右上腹部隐隐作痛,就会变成频繁作通,背部肩甲变酸,也会变成脊柱大龙变僵……”

“够了!简直一派胡言!”那精壮汉子目露凶光:“两年后,我依然正值壮年,如今尚有有虎豹之力,你有何德贺能,就敢预测两年后的事情?”

李郸道笑了:“阁下不信算了,何必动怒?只怕心里也是认同我所说的,讳疾忌医,那是大可不必,早治疗,未必没有安享晚年的机会,再晚一些,百病缠身,就都迟了哦。”

李郸道又小声道:“可以单独偷偷来寻我,我都懂了,不会砸了你的招牌,毕竟你是吃这碗青春饭的,只是浪子回头,为时不晚。”

“哼!”精壮汉子出去便道:“这家药铺,胡吹大气,根本不会看病,我们走!”

“走?我们不是收到命令……”

“嗯?”那汉子看向刚刚说话的那个痞子,那个痞子瞬间明白失言了。

李福成看着这群人就这么走了,便问李郸道:“你这是怎么把他们说走的?”

“我上次不是说了吗?忽悠!接着忽悠呗!”李郸道笑笑:“他来第三次,我能叫他把自己老婆孩子都带来给我瞧瞧,到底生病没生病。”

“你这不是骗人嘛?听爹一句劝,这里面的事,咱们不掺和,行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