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五二 水鬼替死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55:47

李郸道拿清水洗眼睛,还用净水咒给清水施展了法术。

眼睛是要养的,越养越有神,有人喜欢看风景,有人喜欢看美女。

眼睛越养越有神,相反,眼睛也会中毒,比如看多了片的人眼睛就猥琐呆滞,麻木无神。

多读书的人,眼睛就明亮。

李郸道刚刚看的东西比较脏,就需要洗眼睛。

不过一般人不需要学,容易感染。

“你这是看到啥东西了,还洗眼睛?”李福成问道。

“没啥!以后见多了就好了。”李郸道摇摇头。

把昨天的鱼胆拿出来,和朱砂一起研磨。

一边研磨,一边念咒法。

刚刚运行了手太阴肺经,真炁运使,可以靠自己修为画制一些符箓了,也算是达到了一点,我神通天地之神的境界。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得了三皇经,又得田巫解秘,因此打算画一画上面流传的一些符箓。

其中就有一杀鬼符箓,配合杀鬼咒所用,咒曰: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急急如律令。

符箓烧灰吞入肚中,便有杀鬼之能。

也就是可以手撕鬼子。

李郸道打算用这个来强化之前配置的杀鬼丸。

符灰调制杀鬼丸。

李郸道画完符箓,就感觉身体一空。

李福成却道:“奇了怪,明明十月了,怎么刚刚还吹来了一阵暖风?”

而趴在房顶,从瓦缝偷窥李郸道的一张纸片人无火自焚。

“爹,这个你随身带着!”李郸道把加强版本的杀鬼丸放进李福成的香囊里:“要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叫喊一声:好汉饶命!这个丹丸就会保护你!”

“呵呵!”李福成不屑笑道。

李郸道又看到了一道:避瘟符。

又开始画,不过是直接画在药柜上的。

一边画一边念咒:……外作邪精,五毒之气,入人身形,或寒或热,五体不宁。九丑之鬼,知汝姓名,急须速去,不得久停。急急如律令。

“这就是低级法器了吧!”李郸道看了看,没看出什么变化。

“再盖个章!”李郸道在符箓上盖了章。

瞬间画在木头上的符箓自己烧了起来,把箓文完全印入了木头纹理之中。

李宝京道:“你在符箓里加白磷了?”

“没啊!它自己烧起来的。”

“你还真灵了?”李宝京摸摸药柜,打开诸多药柜抽屉查看,果然是没有一种药材生虫长毛。

“真是灵验!”李郸道感叹:“三皇秘文,难怪说是洞神之道必学,门槛也太低了吧!”

李郸道看看三皇经上记载了,许多神鬼真名,五方四十天鬼众,这是正鬼,还有七十二邪精,这个是召之如奴仆,名讳解秘,田巫已经教给李郸道了。

李郸道一时半会也不需要召唤。

但可惜的是,李郸道虽然欲多多学习洞神之秘,但又来了一个病人。

这是个书生模样的,把它抬着来的,还是李福德和其他几个书生。

“侄儿!快出来救人!”

李郸道符也不描摹了,连忙帮着去把人抬进来。

只见此人面白如纸,牙关紧逼,面容痛苦,弯腰弓腹。

“这是怎么了?”李郸道问道。

“唉!我们读书读的头晕了,便约着去泾河边的龙泉陂游玩,赏景作诗,有些渴了,见河边有一茶摊,有个小娘子生得美貌,便起哄,去买茶,他言语轻薄了些,结果回来救肚子绞痛欲断肠。”李福德无奈。

龙泉陂是一处泾阳人名踏春的小山坡,没什么好玩的,平时也无人烟,这都十月份了,你还跑那边去干嘛?

“龙泉陂有茶摊吗?”李郸道问向李福成。

“这我哪知道?我都几年没去那过了。”

“哎呀呀!你管这个干嘛呀!快救人吧!”旁边一个书生急得跳脚。

“当然要问了,要是那人是活人,直接问解药就是,要是不是活人,我就看是鬼证,还是实证。”

李福德道:“侄儿先救人吧!卢生跟我们同窗数年,关系十分好,明年考试,说不定我还要跟他一起结伴进京。”

李郸道点头,抹了抹脉象,又快又乱。

再一看,竟然口鼻开始渗水了,好像是要淹死一般。

李郸道眼尖,看见他牙齿禁闭,但好像有一片绿色。

捏开他的下巴,取出一片柳叶形的叶子。

“原来是这东西。”

“这是何物?”一群人围上去:“这不就是茶叶吗?”

李郸道摇摇头:“给这个家伙倒立拍背,再晚一会,肺里就灌满水,好像淹死一般!”

几个人七手八脚,把这个卢生倒立起来,拍背。

果然,从口鼻中流出了许多水出来。

李郸道直接往他小腹打了一拳,又呕出了刚刚喝的茶水。

拿出昨天晚上才得到的避水珠,在他肚子这里转了一转。

果然好了许多。这卢生开始大口呼吸,一边乱扑乱抓:“救我!我掉进河里了!有人拽着我的脚往水里拉!”

“醒了!醒了!”李郸道一张大将军勅令符箓贴在他脑门上。

顿时六神归位,清醒过来。

李郸道说道:“你这是中了水法了。”

“那茶叶不是普通茶叶,乃是水莽草,是水鬼的头发变成的草。”

“妖人!害我!”卢生几乎要哭了:“我要报官!我要报官!”

李郸道说道:“你可是调戏了人家?”

“我…我…”卢生面红耳赤:“我也没说什么啊!”

李郸道说道:“我都不晓得她是人还是鬼,是鬼还好说,去庙里找田巫,帮你看看,若是人,那你就是咎由自取了。”

卢生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既然斜插一朵花,何必恼怒我勾搭她!”

李郸道都无语了,你调戏人家,还怪人家穿丝袜勾引你。难怪都是书生与女鬼,你这个三观也太不正了,你不碰女鬼,哪个碰女鬼,正经女儿家就跟你绝缘了。

李郸道摆摆手对李福德道:“既然是叔叔带来的,就不收钱了,不过叔叔也万事小心些,少去一些荒芜人烟的地方。”

李郸道又给了李福德一枚加强版的杀鬼丸。

几个书生又掺和着他走了。说是要去报官。

李郸道估计他八成是遇到鬼了,而且是水鬼,刚刚是自己把这卢生的魂,给水鬼那里抢回来的,不然这卢生就要变成替死鬼。

所以那卢生才会一只说,有人抓住他的脚往下扯。

他报官肯定是报不成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