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四二 野拾白猿遇木魅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4 04:18:45

旺财进了山,就撒欢。李郸道说:“旺财!我可不吃野味啊!我们要杜绝吃野味!不过如果是可以做药材的,我还是同意的!”

顺便拍了拍木椿子,此时木椿子已经变回原型了,趴在篮子里:“你给他翻译翻译!”

“什么叫翻译翻译?”木椿子问道。

“就是转述一下我说的话。”

“旺旺旺!”林子里一阵狗叫,不知道惊走了多少生灵。

山路难爬,走了大概一个小时,遇到了第一个岔路口。

李郸道后悔:“当初那老狼治病,说要在仲山君手下做猖兵,我就该把它所在的番号要来,现在也好调来,问问那木魅倒底在哪里!”

木椿子道:“有人家的番号,你也调不来,跟你不是一个体系的,你是六洞天魔,他杀五猖兵马,你调不来的。”

李郸道无奈,木椿子说的是。

很快旺财又在叫了。

李郸道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只白化病的猕猴,被族群抛弃了。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在那里呜呜咽咽的,李郸道走近一看,好家伙,眼睛都生了白膜,明显感染了,耳道发脓,上面还有蛆虫爬来爬去。

身上多处抓伤,真不知道怎么活下来的。

李郸道当下为难,左右找到了一些消炎的草药,嚼碎了给小猴子敷上。

“这眼睛看样子是废了!”木椿子道。

李郸道用手,把猕猴身上的虫子,一个一个捉下来捏死,喂给它吃。

根据猴子的习性,应该是会吃的。

“你看他眼睛是圆的,不是跟我们一样,有上下眼皮的,这不是猴子,是猿。”

“猿,猴,我是分不清,但猴和猩猩,狒狒,我是分得清的。”

小白猿把虫子吃了。

李郸道问道:“有没有疗伤的法术?”

“上次不是传了你青帝法门吗?”

“那个不是自疗之法吗?”

“你把青帝之气渡给它不就是了嘛?”

李郸道从林子里汲取草木精炁,渡给白猿,果然白猿没有那么快疼得呜呜叫的。

“现在先这样,回去再给你治疗。”

木椿子诧异:“你不会要养它吧!一看就是眼睛瞎了,耳朵聋了,整个一残废了,本来就是被族群抛弃了,活不长久的!”

“这不是见到我了吗?总是命不该绝,我要是再不救,那就是真的没救了。”

“刚刚好,差不多这段时间,我家母羊要生了,有奶给它喝!名字我都取好了。”

“叫啥?”木椿子好奇。

“就叫,玄空!”李郸道想起了某只猴子,不过悟空太有佛门色彩了,玄字就比较带有道门色彩。

“我要教他吐纳修行!”李郸嘿嘿道。

木椿子道:“你这让我想起了战国时期的一位妖仙,他尸解转世,投胎入你们人族,最后得道成仙了,就叫司徒玄空,又叫白猿老祖,你听过没?”

李郸道肯定听过啊,通背拳,猿公剑法,乃至金庸越女剑中,都有这位白猿老祖的影子,乃至到了张无忌修行时候,都已经元末明初了,还有这么一白猿,不过肯定不是同一只。

道家以白猿为瑞首,象征长寿,就是因为白猿像老人,且灵性很高。

春秋时期又有白猿献礼的典故,和孙膑联系到了一起,说白猿是纯孝之兽。

古代都是以孝兽为瑞兽的。

李郸道说道:“那我这白猿,不能叫玄空吗?”

“只怕气运压不住,毕竟你看他,命不是很硬的样子。”木椿子道。

“那叫啥?”

“你看它眼瞎耳聋,明显是先天之缺,既然缺之,就要补之,眼通肝,耳通肾,肝乃木,肾乃水,木水相合为个沐字,又是一只白猿,就以猿为姓,就叫猿沐白吧,又可以叫沐公,看这皮毛皱的跟个小老头似的。”

“挺有道理的!”李郸道点头:“就叫沐白!”

或许见到白猿是吉祥的象征,又或许是李郸道的善心,感动了山川之灵。

李郸道没过多久就看到了所谓的老松树下一块大石头。

那石头是真大啊!不过树更大,有数人合抱,可惜松树不直,看起来好像是从高处掉下了这块石头,把木头砸折了,如此继续生长。

石头也很大,有三四个人那么高,被老树挡住了。

“这个就是木魅吗?”李郸道隔着远远的看着老树,一股蓬勃的生命之感向李郸道冲击。

“我想不是。”木椿子道:“这个是木灵,灵是生魂之流,并不会害人,害人的是鬼,木魅无疑就是鬼,我听闻,老树被砍倒后,伐木的人就会被鬼缠身一般,就是木魅作怪,木魅是死去的老树的鬼魂。”

木椿子指向旁边一颗横倒的巨木,木头上长了许多菌子,还有苔藓。

李郸道说道:“看上去很正常啊!”

“那是你身边带着搜山犬,身上还有法印,令牌,而且你对山林是善意的,要是你动了伐木的念头,带着一把斧头,一个锯子,你看看你还正常不。”

“木魅和木魈又有什么区别呢?”

“木魈也是鬼,不过是鬼附着在了树里面,属于妖鬼,往往有实体,全是是木头一样的好似猿猴一样的怪物。”

李郸道念咒道:“阁下虽然生长了数百年,可是终究是有劫难的,不能够长生久视,但这也不是人为折断的,看样子是山体崩塌所致,怪不得来往行人,还希望阁下行个方便,莫要迷惑来往之人。”

一阵阴风吹过,树叶梭梭。

木椿子道:“它在骂你放屁!就算他没被石头砸断,也会被人砍伐,说你们人类过一段时间就会来山里伐木,专挑这种几百年的。”

李郸道无语,好像确实是,历朝历代皇帝建皇宫园林,动不动砍伐巨木,到了清朝时候,修缮大殿,连几根合用的金丝楠木大料做柱子都没有,还是从南洋进口的。

“皇帝没有修法律吗?都有修啊,禁止乱砍乱伐,放火烧汉,自秦朝就有相应律法,咱们又不是极端环保主义。”

人类的生存本身就建立在向自然的索取上面,不可能一颗树都不砍吧!这还是古代,又不是现代。

李郸道企图纠正木魅的思想。

谁知道直接一坨鸟屎滴在了李郸道身上。

同时山林里风刮起来,唰唰唰,好像是在嘲笑李郸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