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四一 三元解秽内法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52:35

“采蘑菇的小伙子,背着一个大竹筐,竹筐里面姐妹俩啊!等着我去把她埋。”

这是李郸道唱的。

“正月里采花无花采,二月里采花花没开,三月里桃花红胜火,四月里葡萄花架上开,五月里石榴赛玛瑙。”这是木椿子唱的。

只见它学了狗语,安慰了旺财几句,旺财就把它当成了兄弟。

木椿子变成人形,却不是老道模样,而是个侏儒模样,此时骑在旺财的狗背上:“旺财你别伤心,你家老祖我,认识好多美女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山花烂漫遍地是,我吃不着山楂,不是还有梨吗?”

旺财:“旺旺!表示为情所伤,已经心中无女人了。

这时候已经到了东山脚下了。

“东山是终南山余脉,李面水虽然不深,没什么厉害东西,但保不齐最近终南山闹腾得厉害,有喜欢清净的妖怪,跑出来,所以你昨晚上去,我是说不太好。”

“你看,现在都有山雾,还没去除干净。”

“问问路吧!”李郸道看到了一个茶摊,买了一碗茶水。

问道:“东山上有颗老松,松下有颗巨石,请问是哪啊?”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你说啥?”卖茶老汉麻麻赖赖。

木椿子道:“人家不想搭理你,还不如扶乩问鬼。”

李郸道说道:“木椿子你会的外语挺多种,要不你去问问?”

木椿子道:“我还要这样?我跺跺脚,本地的山神土地就要出来。”

“那你跺啊!”

“还是不要随便浪费人情的好,我们投石问路吧!”

老汉这才道:“你们要上山?”

李郸道点头:“对呀!对呀!”

老汉摇摇头:“不太平,不太平,我听说之前山上有老虎,带着狼,带着豺,还有狈,老狼还会开口说话,进城去了,多亏了陈县尉家的侄子,得了祖宗附体,身生红光,手撕了头狼,才把他们赶跑。”

又道:“前些日子,李家老太爷出殡,一头大老虎又出来吃人,听说叼走了好几个!”

“地龙翻身的时候,还有浑身是白毛,是黑毛的野人下山嘞!那王家闺女,给男人送饭吃嘞!就被野人捉了去!”

好家伙,这谣言已经换了对象了吗?

李郸道问道:“大爷您见过吗?”

“怎么没见过?我三大爷的侄儿的媳妇的弟弟亲口跟我说的。”

大爷道:“别人我是不跟他说的,你喝了我的茶水,我才跟你说的。”

木椿子也笑了:“这老头,这山上这么危险,你怎么还在山脚下卖茶啊?”

“对啊!我怎么还在山脚下卖茶啊!”

李郸道只感觉画面突然老化,像是1080p变成了360p。

茶摊还是那个茶摊,不过一具残骸尸骨在那里躺着,内腑已经被吃空了。

李郸道呆了:“我刚刚喝的是啥?”

“还是茶叶啊!你以为你吃的是啥?”

李郸道问道:“你早就看见这老头已经死了?”

“对啊。”

“那你不提醒我?”

“你也没问啊!旺财不也没叫嘛!”

“这是一地缚灵罢了,执念有些深,还在这里摆摊,劝说来往的人不要上山,没什么危险的。”

李郸道差看伤势,脖子处有野兽噬咬痕迹,面色痛苦,再一看老汉的手,手里紧紧拽着一搓毛法,明显也是经历过挣扎的。

脸部臀部,都有啃咬痕迹。

“这是有狼啊!还很多。”李郸道又看四周脚印:“怎么没人给老丈人收尸啊!”

“估计是孤寡老人。”木椿子道。

“我来帮老人家收尸吧!也不差那么点时间!”

李郸道从篮子里拿出一铢朱砂,用水水飞,以朱砂水,帮老人家漱口,洗目,洗手脚。

将老汉正寝,所谓寿终正寝,就是直挺挺的,双手心相交,放于小腹部。

李郸道看尸体僵硬的,掰不动,便问木椿子有什么法门。

木椿子道:“你用起尸咒试试。”

“还是算了吧!”把老汉掰正来。

然后对着老汉开始叩齿二十四下,口中念咒:“三元上道,太一护形,司命公子,五神黄宁,血尸散灭,秽炁流零,七液缠注,五脏华生,令我神仙,长亨利贞。”又闭目,叩齿十四下,吞咽口水。

此是三元解秽内法,可以解除刚刚遇到不祥的晦气。

随后以自己半吊子的望气术,好像看到了一处不错的地方。

开始挖坑埋人。

挖坑之前,又念了一遍净天地神咒。

李郸道直接指挥木椿子:“干活啊!”

“干啥活啊?”

“挖土啊!黄鼠狼不是天生会刨土吗?你不是会土系法术吗?”

木椿子不情不愿,但还是倒腾起来,变回原型,开始刨土。

李郸道也拿锄头刨土,不止李郸道,旺财也开始挖土。

很快就挖好了。

李郸道把老汉埋进去:“无名无姓就不立碑了,你茶摊的茶碗,我也给你埋进去做陪葬品吧!”

又指挥木椿子填土:“把土填扎实一点,别又被野狗刨出来了。”

“晓得!晓得!我聚土为石,给他弄了一个棺材罩住。”

“为啥不全部呢?”

“德不配位。”木椿子道。

李郸道对着篮子里的李双道:“这个就是你前辈了,不过他稀里糊涂的,连自己死了都不知道,还给人指路道明危险。”

埋完了人,李郸道再看,山雾已经消散了,正好上山。

“累死了。”李郸道感叹。

木椿子道:“坑是我挖的,土是我埋的,你累啥!”

李郸道说道:“我掰尸体累死了。”

木椿子无言以对。

日行一善,积累阴德福荫。

牵着旺财进山,入山就有山风,穿林过叶,阴嗖嗖的。立马就起了鸡皮疙瘩。

同时有种安静中的喧闹,虫鸣,鸟叫,脚踩枯枝的声音。

阳光根本打不下来,温度比外面低个四五度是正常。

用老人家的话说,就是山里阴气重。

到了山里,旺财就很兴奋,细犬又叫搜山犬,此时东闻闻,细嗅嗅。

李郸道干脆解开了狗绳,只见很快旺财就跑出去了。

马上就叼了一只蛤蟆回来,好家伙,好肥的蛤蟆,成人巴掌不止。

旺财一遍一遍舔着。

“旺财!你这是有毒瘾啊!”李郸道嫌弃的把蛤蟆从狗嘴里解救出来。

旺财又往外跑,这回叼回了一只乌龟,不过拳头大小,有些像是中华草龟,黑溜溜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