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四零 祖龙代凤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57:39

成为了道医之后初唐武德一三九祖龙代凤李郸道细细询问屠龙之术,才晓得屠龙先要铸造屠龙之兵。

再要会寻到龙穴所在,毕竟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所谓的龙宫,可能在一口井里,一条小溪里,通常在龙脉之中。

最后才是屠龙术,讲的是龙体解刨,屠龙法术,屠龙技巧,包括,但不限于对龙语,龙族历史,龙族习性,制作毒药等诸多学问。

难怪要学三年,原来是读了个技校专科。

“这是从哪学的?”李郸道问道。

黄鼠狼木椿子立马支支吾吾:“你管我哪里学来的,反正我是学会了。”

“那你用过吗?”李郸道又问了一个触及灵魂的问题。

毕竟古书上说,这是无用之技。

“杀过啊!我还杀过好多条嘞!”

李郸道问道:“是什么样的?”

黄鼠狼把娃娃鱼的模样给李郸道描述了出来。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这东西藏在深山老涧,七年不食,一食可又活七年,断肢可自愈,百年通灵,学人语,五百岁行洪化龙。”

“此物天生蛟龙之种,又名山龙,洞龙,秦时始皇帝派徐福炼长生不死之药,就派人去捉了一千五百岁的山龙割肉炼丹。”

李郸道质疑道:“龙不是山河龙脉之精吗?这种龙不是真龙吧,只是亚龙之类的吧。”

“那也是屠龙!”木椿子道。

“那是多少年的老龙呢?”李郸道问道。

“我偷的是龙蛋!”

李郸道想起来黄鼠狼好像有偷蛋的习惯。

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行行行!”

木椿子见李郸道不信他,有些急眼了:“你别不信!”当场两只小爪子腾腾两下:“这就是模仿龙爪的龙爪手,这个是青龙探爪!”

李郸道道:“好好好,你且教着吧,最好问问我妹妹学不学。”李郸道敷衍回答,也是一个黄鼠狼能有什么本事,还不是偷鸡摸蛋的本事。

要说屠龙,我杀条鲤鱼都比你偷蛋要强。

李郸道闭目双盘腿,运行了小周天两圈,恢复精神,等鸡叫一声,又开始吐纳修行,吞吐太白之气。

吸了木灵芝的乙木精气和龙鲤的血肉,李郸道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喔~喔~喔~!”院子里也传来了鸡叫。

还有丫丫的声音:“你别叫!你再叫,我把你炖蘑菇去!”

却是叫花鸡在迎接第一缕阳光,无比准时。

在此一刻,李郸道刚刚好接引来了东来紫气,比往常还要多。

“小东西还有啼日神通?”黄鼠狼木椿子感叹道:“不过这也只能算是天鸡,不能算是凤凰。”

《述异记》中说:东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树,名曰‘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天鸡,日初出,照此木,天鸡则鸣,天下鸡皆随之鸣。

桃都山,也不知道是不是神荼郁垒守护的那个冥界门户。

而后世三星堆发掘,除了青铜神树,黄金面具之外,其实也有一只青铜大公鸡的。

李郸道反驳道:“说不定,凤凰就是鸡的一种嘞?山海经上说,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就是五彩大公鸡嘛!”

“至于《雨雅.释鸟》所记载,凤凰的形体为鸡头,蛇颈,燕颔,龟背、鱼尾、五彩色,高六尺许,那估计和真龙一样,是属于山河地理之精炁,天地万物之神意,属于聚合成形,是图腾之灵,不是现实中所有的具体生灵。”

李郸道说道:“凤鸣岐山是五彩大公鸡叫,还是岐山有凤脉?”李郸道问道。

“这个……这个已经很难考察了,只不过我听说,秦朝以前,崇尚的是鸟类图腾,夏朝时候的皇帝,称后,秦始皇是祖龙,此后皇帝都是龙了,不是凤了,可能天地之神炁,在那时候已经易转了吧。”

等吃了早饭,李郸道扛着锄头就出门,木椿子钻进李郸道的小篮子里。

小篮子是件法器,比较结实,但是两个翁仲很重,木椿子不知道用了这么法术,把他们缩小了,不仅仅是缩小了,质量也变轻了。

“别说,这小篮子还真好用,木椿子,有没有乾坤术,可以把这法器炼制?”

“这个不大清楚,但有如意禁,可以使法器变大变小,比如我就见过一种飞剑,是用青鱼的剑骨为胚炼制的,平时可以存在舌窍之中,以精血温养,用时,张嘴,破开舌头,迎风而长。”

“那岂不是很痛?”李郸道想起了金刚狼,每次指甲伸进伸出,破开皮来,难道不痛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挺夭寿的,舌窍通心,心脉为剑气所伤,好像没几个活得久的。”

“你挎着个小篮子去哪?还有,这个篮子好像不是咱们家的吧!”李戚氏把李郸道叫住。

“我去采点药材!不会走很远的!”

李戚氏还要说啥,李福成阻止了她:“孩子现在挺有主意的,还是不要干涉他了。”

李郸道还是去隔壁借了细犬。

“你要小心哦,旺财喜欢逮兔子,撒手就没!”马红花他爹说道:“不过安全最重要,你要借着上山,它也是一把好手的,但你年纪小,要不要跟着个猎人一起?”

“就在东山,不远!马叔,您放心嘞!”

李郸道摸摸旺财的狗头,旺财却一直围绕着李郸道闻东闻西,最喜欢闻人裤兜,再就是闻篮子里的木椿子。

结果木椿子学了狗叫:“旺旺!”

瞬间给旺财整不会了。

“旺唔?”旺财迷惑。

“旺旺!”木椿子还学会了一门外语。

果然下山偷鸡,第一件事就是对付狗,木椿子直接学会一门外语,很好,可以当个人狗翻译机了。

马红花他爹也疑惑:“你这篮子里也有条狗?”

“嗯嗯!”李郸道点头。

牵着旺财就往东城门而去。

“你咋还会学狗语呢?”李郸道问道:“你跟他说了啥?”

“我说他媳妇肚子里的娃娃不是他的,是别的狗的。”

“他相信了?”

“狗能有多聪明?”木椿子洋洋得意:“敢凶我,我叫它天都塌了。”

李郸道一看,果然旺财垂头丧气,毫无斗志。

李郸道感叹:“狗还是你比较在行。”同时摸摸旺财:“要想生活过得去,必须生活带点绿,你怎么就不想想,也许是你绿了别人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