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三六 钁天大斧,斩鬼五形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06:58

“穷来财,富破门,一只破碗压你坟,梁上挂根孤寡棍,三代绝户命不横!”

老乞丐是丐门中人,平时讨饭,若是不给,就暗中耍横。

此种人三观不正,如种梨道士,别人辛苦种梨,辛苦卖梨,凭啥给你白吃?结果把人梨全部偷走了,连拉梨的车都砸了。

这种法术就是魇镇法门了,不管你是达官贵人,还是修行者,都容易中招。

只见三阴法坛上,老乞丐放出一个罐子,罐子在三阴法坛上传出了许多狗叫。

再一下子,罐子里跑出了许多老鼠啊,蛤蟆啊,蝗虫啊什么的。

“我这聚宝锅如何?”老乞丐炫耀。

“骨灰魂瓶你用来煮东西吃,天下也就你蝎子粑粑,独一份。”

这罐子竟然是一件装骨灰用的魂瓶,难怪被吃掉的老鼠蛤蟆的魂魄,都被收进里面去了。

老乞丐供奉的是穷财神,又叫穷神,耗神,朴素的民间百姓则叫其为穷鬼。

真身是一种赤鬼。和上次的黄鬼差不多,不过黄鬼主瘟疫,赤鬼主破财,赚一千赔两万的那种。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当然也有说穷神是一只大老鼠形象,因为老鼠会慢慢偷走家里的粮食。

什么衰神,霉神,跟他都是同事。

老乞丐放出这些东西也有送穷之意,老鼠是贼,蝗虫吃粮,蛤蟆又丑又有毒,喜欢阴晦之地。

这边李郸道刚刚应对这个红衣小女孩已经手忙脚乱,看见密密麻麻的老鼠蛤蟆,头皮直接爆炸。

田巫道:“换人了,你应付得来不!”

李郸道直接摇头:“这个应付不来!”

“我来吧!”田巫手中蛇仗一跺地,四面八方出现无数的影子蛇,将这些老鼠啊,蝗虫啊,一一捕捉,绞杀。

蛇是这些东西的天敌。

李郸道不用应付这些东西,很快叫三十六鬼兵变身作了,

“敢有小鬼,欲来见状。钁天大斧,斩鬼五形!”

三十六鬼兵变作一道大斧头,将红衣女孩当场剁下。

红衣女孩竟然丝毫不躲,眼中流出血泪,看着大斧。

无论那拨浪鼓怎么摇都没有用:“这一次,姐姐保护不了你了。”

“嘣!”那边独眼老太婆的拨浪鼓鼓皮被敲破,鼓珠也断落在地。

“啊!唳!姐姐!”妹妹也黑化了。

独眼老太婆面生恐惧,只见刚刚还在她手中被虐待的娃娃,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紫,嘴生黑牙,目光幽幽。

西域胡僧解下袈裟,要将娃娃兜住。

但另一边李郸道将厉鬼分形之时,好像听道:“我的妹妹没有害过人,求求你不要伤害她,拜托了。”

分形就是魂飞魄散,只留下了一粒黑珍珠,此乃鬼泪,是十分珍贵的材料,代表爱与重生,这是她对她妹妹的牵挂。

鬼是不会流泪的,一旦流泪,就不是极阴之物,而是阴极阳生了。

李郸道一时间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一般。

田巫道:“你分心什么?又不是你欠她的,妇人之仁,既然做了敌人,你管她的苦衷做什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事情!”

李郸道回过神来:“我只是想,她好像也没有欠她妹妹什么嘛!”

李郸道此时还没有悟得所有的陪伴和快乐,都是有价值的,也是有代价的,包括之后的伤心与自责,生离和死别,分开和重聚。

这不是欠不欠的问题。

相比于被爱,正真让人愉悦的其实是去爱别人,只有爱别人的时候,才会患得患失,才会,拼命提现自我价值。

所以姐姐会在妹妹掉进井里后,会害怕,会责备,会觉得自己已经没价值了,因此才会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没想到死后落到了坏人手里,做姐姐的要重新开始保护妹妹了,她又有她自己的价值了,所以她再被坏人指使去干危险的事情,都只是为了妹妹少受一点折磨,但明显,这样的事情是无用功,是无底洞,是看不见未来的。

因此刚刚鼓皮摇破了,这个红衣女孩都没有躲避,因为她发现,自己再一次没有价值了,只能寄托于别人了。

但她也错了,自己本身就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更不能成为他人的牺牲品的,附庸物的。

接着斗法,李郸道带着怒火派出了三十六鬼兵,直接逼向法坛。

田巫道:“你下来吧,你心境乱了,再斗法容易出差错,这可不是儿戏,还是我来吧!”

李郸道被迫下台。

就见田巫一叩令牌,出现了数百兵马,再一叩令牌又来了大蟒,猖兵。

一甩令旗,飞来了许多蜜蜂啊,飞蛾呀,蜻蜓啊之类的虫子。

再一甩旗子,地下的蜈蚣啊,蝎子呀乃至独脚仙都出来了,飞蚁。

“湘水蛇灵,护我真形,遇山开山,遇水渡水,豺狼躲避,虎豹不侵,伏敕恶灵,收摄不宁,嗡唛阎庅哈!”

只见兵马齐行。

另一边,老乞丐根本斗不过田巫,当场吐血。

而胡僧佛法高深,也在和独眼老太婆两个一起对付反噬的紫婴。

红衣已经很凶了,何况是紫衣,李郸道唯一见过的紫衣女鬼,就是楚人美了。

那可是童年阴影,加青年阴影,加成年阴影。

只有玫红色少女,还在三阴法坛上,但她法力最弱,其实就是来陪胡僧的女公关,学的也是房中术,桃花法门,战斗力还是比较弱的。

根本招架不住。

“兵马来了!”只听见刀兵铁骑,已经团团将此处院子围住。

“大胆术士,妄修道法,深入邪见,夜咒巫蛊,养鬼为祸,欲图不轨,今日将尔等捉拿,还不束手就擒!”

却是看大门的金锁银关二位将军,此前被李郸道责怪,本就心情不爽,毕竟参上一本,中央纪检派小组下来调查,那没有问题也害怕出现问题,更何况现在是有问题,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胡僧一看,懒得再帮那个独眼老太婆制服凶鬼了,直接一跳翻过院子要跑。

“要追吗?”

“上面没发号施令,我们就别多管闲事。”

很快李郸道和田巫就赶到了这里。

只见场面异常血腥,那个婴童用独眼老太婆平日对付自己的刑具,挨个给她自己尝了个遍。

“真是什么牛马都敢做过江龙了!还想压下我!”田巫一看这几个人,也是生气非常。

老乞丐抹抹嘴角的血:“我们只是啰啰,我们背后的人,你可斗不过。”

田巫看了一眼,问道:“还一人呢?”

“回城隍大人,那和尚跑了。”

“跑了?跑得了和尚,跑不脱庙。”田巫道:“把他们魂魄勾出,缉拿审问!”

“是!”

李郸道看向那个发泄完已经再次由紫变红,和已经嗝屁咽气的独眼老太婆,魂魄继续被刑虐。

“这个娃娃怎么办?”

“把那鬼眼泪就可以将它收伏,怎么?你要养小鬼?”

“不,不,我想超度它。”

“估计不成,怨气太深,超度完估计就是魂飞魄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