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三三 拘魂拿魄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5:35:15

李武走后,李郸道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去了庙里,顺便还带着这个篮子一起去。

路上总感觉有人鬼鬼祟祟的跟着自己,转头回去却没有人。

心中知道这是邪法追踪定位。

可是却一只没见到在哪。

到了庙里,田巫正在做法祈福,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了。

像他这种白巫师,都要配合朝廷安抚百姓,像是地震了,要安抚亡魂,为王朝祈福,旱灾了,要做法祈雨,闹蝗虫了,要驱赶蝗虫神。

估计今天已经在这里做了一天的法了。

来磕头拜神的也不少,毕竟古代人信神得多,觉得自己大难不死,就是神明保佑。

李郸道在一旁看着,上古巫教历史久远,还是有些东西的,李郸道就能看去,这祛除邪气,安抚人心,确实有一套。

等法事做完,田巫才过来:“你倒是会来事,叫人来我这里拿符箓。”

李郸道问道:“田巫,昨晚那场地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田巫道:“还是钟南山那边,李渊修建宫观,挖出了一头石头青牛,说是当年亲眼见过圣人,得见点化的修行者所留。”

“结果他们一直往下挖,挖出了一个封住的大水缸,里面是一位尸解得道的人物,正在借助终南山洞天福地,修行地仙法门,由阴转阳,由死化生,被他们打扰了,提前出了世。”

“结果这石头青牛活了过来,开山裂石,拱死了不知道多少人,而大水缸也从里打破了,里面出来个中年道人,骑着石牛走了。”

“那这是成功了吗?”

“自然是成功了,从外打破是羽化失败,从内打破是破茧成蝶。”

“那他是谁?”

“好像自称是白骨道人徐甲的弟子,叫洞冥子,如今自号如意真仙,已经跟着原来老君西行的路线往西去了。”

李郸道感叹道:“传说徐甲自幼为老子佣工,追随老子多年,可惜老子一直不给他工钱,于是徐甲在老子出关时终于开口了,向老子讨要工钱,计欠佣资七百二十万钱。”

田巫道:“但老子给其画了一副画,画中徐甲不过是一具白骨,其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老子当年随手点化的一具白骨,本来就是死的,与重获新生比起来,钱又算什么呢?”

田巫感叹道:“徐甲的传人就是如此,何况是老子呢?那又该是怎么样的风采呢?”

李郸道却在嘀咕,这法术好啊!雇佣一大批白骨,钱都不用花了。

能欠七百二十万钱,给老子牵牛放牛两百多年了吧。

“传闻是老子以《太玄清生符》投之徐甲,徐甲才活了过来。”田巫感叹道:“不知道终南山那帮人找没找到老子亲自书写的符书。”

老子出关后,徐甲留在关内,潜心修行,自称白骨道人,研究由死化生之术,尸解成仙法就是他流传出来的,只是此法现在已经少有人修行了,劫难重重,更多的原因是,他有老君点化,别人没有,所以成功率就低。

“那这次地震是因为如意子出土,还是那头石头青牛?”

“是那头石头青牛,好像叫青兕来着。”田巫道:“此事只能说是自认倒霉了。”

李郸道又把篮子递过去:“您看看,有法子,找到那个妖人吗?”

“篮子法器?这个倒是少见?”田巫接过看看:“看这盘的包浆,都玉质化了,得有人不停用过百十来年了吧。”

李郸道说道:“估计这户人家穷,没有钱,一个篮子也舍不得换,盘成这样,起码得盘走几代人吧!”

田巫道:“可以寻到,不过,很容易被干扰。”

李郸道又道:“刚刚一直感觉有人在监视我,进了庙里就好多了,田巫帮看看,是不是中术了?”

田巫一看李郸道,转着一看,从李郸道的脖子后面,找到了一张纸片。

纸片裁剪成独脚小人的形状,只有指头大小,有些像是千与千寻里面追杀白龙的纸片。

田巫把纸片一烧,将灰吞下道:“这个人现在就在庙外,往东不到二十丈的地方,那里有个茶摊,坐着那里头上戴绿巾的就是。”

李郸道无语:“您说出来,我也打不过他啊!”

“你怎么打不过?你是正经学法之人,他是不学无术之人,你昨夜连阴神恶鬼都打跑了,还这么没志气?”

“那是调度了六洞天魔,如今白天,六洞天魔如何出行?”

“谁说白天就不能召唤六洞天魔了?”

“白天也能召唤吗?”李郸道这就有些迷茫了。

“自然是行得通的。”田巫道:“你在此做法,把他魂魄摄来”

李郸道随即就借助田巫此处道场,拨动令旗,叩响令牌。

“胎光延生,爽靈益祿,幽精絕死,六洞天魔缉拿恶犯,敕令北帝黑律急急如律令,拘魂拿魄。”

李郸道一叩令牌,当下一阵阴风吹起,却是召来了法兵,领了法旨,就去拘拿魂魄去了。

阴风再一阵,只见法坛上一张蓝符纸上已经出现了一张人脸。

“这人不就拘拿来了吗?”田巫道:“不过,你虽然懂得利用阴律来拘拿魂魄,但不可滥用此法,非捉拿逃犯者,召集灵官,拘留魂魄者死,这是酆都大帝颁布的制魔律令,你要谨记在心。”

此前茱萸也召鬼,治疗了陈东石媳妇的鬼证,用的就是此法,召来了大鬼三只,小鬼六只,布下了阴司幻境。

田巫这种相当于阴阳两界的中间人,且是泾阳县的代理城隍,对鬼神律令是最清楚不过了。

李郸道点头:“如何审问呢?”

“不着急,此人必定有同伙,会主动来找咱们交涉的,我们以逸待劳就是了。”

“他们敢来庙里?”李郸道问道。

“他们敢来作乱,必定就是有恃无恐,他们只是不想多生事端,又不是怕我。”

田巫道:“以为我是一个世袭的白巫师,早就失去了斗争之心,却不知道我外号叫什么。”

李郸道问道:“您原先江湖外号是?”

“百毒真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