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二七 食鲤得珠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39:18

“成仙除了风水,还要有大机缘。”

“比如张陵,得见了太上老君,传授了后得太上老君正一盟威秘箓、三清众经、符箓丹灶秘诀印剑、法服仙衣。”

袁守诚道:“除了个人仙缘之外,还有巧取豪夺之术。”

袁守诚眉目之间露出一丝精光:“我虽然有避死延生之术,但始终不得入仙门,如今风云际会,乃是自先秦以来我道家再一次昌盛之机,拼搏,拼搏未必没有成仙之机。”

袁守诚对李郸道说道:“我们虽然笑你,但绝非耻笑,而是欣慰,大道唯争,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多谢师叔指点!”李郸道心中已经有了盘算。

之前本就有道不远于人的想法,如今更是坚定了入世的想法。

田巫则是问向袁守诚道:“你试探到了没有?”

“道行深者,多半城府也不浅,没有露出马脚,但是天机显示,多半与他有关。”

李郸道听着云里雾里的。

袁守诚道:“不要操之过急,此事细细谋划。”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却从卦幡下一抖,一条尺长鲤鱼出现,其赤须黑背,分明是鱼,却眼中带泪。

被一根秸秆穿过腮,一张一合。

“我听老田说,你小子厨艺还不错,今天就来尝尝。”

李郸道接过鲤鱼问道:“道家门徒不是不吃鲤鱼吗?”

“谁说不吃了?只是说鲤鱼能化龙,视为瑞兽,有些忌讳罢了,但是仙家人物,食用龙肝凤胆,龙凤者,禽兽也,既然是禽兽,怎么吃不得?俗话说天上飞龙,地上驴肉,狗肉一口,神仙打抖……”

袁守诚一肚子歪道理。不过他是师叔,李郸道也不好反驳。

“快杀了吃,晚了就有变故,等他家人寻来了,咱们就吃不到了。”

他家人寻来?

李郸道想起袁守诚好像给一个渔翁卜卦,叫他每天送一尾鲤鱼过来,这才导致了泾河惨案。

之前马红花吃鱼,卡鱼刺在喉咙,也是吃的鲤鱼。

再看手中的鲤鱼,垂泪落地,经久不消,反而是圆坨坨的,如同荷叶上的露珠,河蚌里的珍珠。

李郸道此时也明白,不是同情鲤鱼,放生鲤鱼的时候。

直接借了田巫庙里的厨房道:“今日来一道,红烧鲤鱼!”

李郸道直接一刀刀背拍下,鱼立马不动。

刮鳞去粘液,破开鱼肚,取出脏腑。

一扔,立马有条狗咬了去。

“诶?这一粒是什么?”李郸道扣出一粒指头大,淡黄色的,不是很圆润的珠子。

“内丹?”李郸道摇摇头。

继续处理鲤鱼。

……

“来了!红烧大鲤鱼来了!”

李郸道端上去。

袁守诚问道:“看见龙珠了吗?”

“龙珠?这玩意是龙珠?”

袁守诚道:“那个就送你了,只是未孕育转化的雏珠罢了,不是真龙龙珠,不过如果在风水宝穴之中埋下,还是有些用处,用法就是含在祖宗口里。”

李郸道问道:“活人可以戴吗?”

“不行,此物已经是件死物了,活人戴之不祥。”

“那我家是用不到了。”李郸道家里也没哪个要找风水宝地把自己埋了的,难道给自己用吗?

“哈哈,卖出去可是价值数百金!”

“啊?那我留着。”李郸道将小龙珠收起。

随后又问向田巫道:“之前您说鼠君偷了泾河龙君一件东西,那是什么东西啊?”

“好像是一截香花宝烛,是域外佛油加大龙小龙熬制的。”

佛油就是金身上熬制的尸油,大龙小龙,说是龙,其实是毒蛇,大毒蛇,小毒蛇。

“这香花宝烛本书隋朝时期,隋炀帝的贡品,跟始皇帝的鲛人泪一般,是万年不灭的长明灯,用上几支,一个宫殿内部就会室内生光如同白天,不如普通蜡烛那么昏暗。”田巫道。

“老鼠就是喜欢偷油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所以他派了毒蛇上岸来咬,被你给治了。”田巫道。

“香花宝烛?”那白老鼠就是半截观音了。

那么木椿子就是黄鼠狼,就是黄风大王了?

感觉好魔幻呐!难道本书是中译中的西游记?

那六老师可不答应了。

李郸道摇摇头,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扔掉。

田巫夹了一筷子鱼鳃盖上面的一块肉道:“此肉是鱼身上最是美味之处。”

袁天罡却夹了鱼肚子:“这才是最美味的地方。”

李郸道见两人都夹了一筷子,自己也夹,夹的却是鱼眼睛,这个鱼眼睛里散发着诡异的光,死死的盯着自己一般。

“还是你会吃。”袁天罡道:“所谓鱼目混珠,倒是有些说道。”

田巫又把自己的女儿茯苓叫来,取了一坛酒。

“这是我泡的蛇酒,取蛇鞭,蛇胆,蛇毒,陈酿了八年之久,有明目,解毒,利肝,之功效,刚刚好配这道鲤鱼。”

田巫还给李郸道倒了一杯酒:“虽说未至十六,最好不必饮酒,但此酒对你有好处,你小心抿一抿就是了,不要贪喝。”

此酒阳绿色,好似翡翠,但无腥臭,反而有冷香。

李郸道小抿一口,喉咙立马如同火烧一般。

度数好高!

袁天罡却眼睛一亮:“好酒!好酒!”

“好酒配好菜。”田巫道:“你小子手艺确实好。”

袁天罡也点头:“不过不能太过满足于口舌之欲,所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还是不能太过注重外在滋味,食用食材本身的滋味就可以了。”

却是觉得红烧鲤鱼不如清蒸的原滋原味。口味比较清淡。

要是李戚氏肯定会骂:“把你们嘴巴刁钻的,有吃的还堵不住你们的嘴。”

但李郸道是没这个胆子的。

李郸道笑道:“贫也过得,富也过得,不会因为吃了有滋味的菜,就吃不下清淡的粥,如此才是过日子的,不是一味的追求滋味,也不是一味的享受清淡。”

“我讲的是制魔,你讲的是收放,若不能制服,怎么收放自如?”

吃个饭还能讲大道理,钟离权也是一样,都是嘴巴会说,手不会做的,真该叫丫丫教育教育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