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二四 吾亦有内府雷霆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52:18

四目老翁骑着马匹,看起来没有什么气势,但邪意斐然,黑舌绿牙,直接和那拔舌地狱的典狱恶鬼作斗起来。

而李郸道也不闲着。

“敕令辛巳大将军***倒此!值年护命!”

却见没有响应,果然这个什么六狱冥枷已经屏蔽了李郸道的信号了。

那就只有看自己修行的法力了。

李郸道出了欲出房门,却发现门已经打不开,想必所谓的六狱冥枷就是一把大锁,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

确实如此,此物原先是佛门地狱羁押恶鬼的法器,是域外佛门的外道法器。

看向窗户外,四母老翁在和典狱恶鬼打斗,四目老翁打法凶戾,但牛头冥狱有四只手臂,还有四件法器。

“夺下他手中的枷锁,那个就是六狱冥枷!”李郸道挥动令牌,下令说道。

四目老翁随即不顾攻击,只夺枷锁。

李郸道,双手结印,运使真炁,口中再次念咒:“唵吽吽,三檀那韩难延干夷摄勑,起九天都火雷部无边大力神王,九天火雷火电火飞火欻火流火七星火霹雳火炎雷烈火……”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此印是雷尊庙中,雷神神像之中所得法印,可以御使雷霆之精。

“你敢用雷法!你这小小修为!你敢用雷法!”

“有何不敢!未曾采煞,不得炼罡,吾亦有内府雷霆!”

李郸道心火真炁,从心包经运行,肾水真炁,从命门而出。

汇聚膻中,运行于肺,平日吐纳的太白之气为之催发。

就像是手枪一般,火药点燃产生巨大的压力,将金属子弹射出。

李郸道这点修为,就算有此法印加持,此时也肾精亏损,心火不足。

那道太白元炁更是在蓄力之时,伤及李郸道的肺腑。

“咤!”一道雷音而过,一道三色黑白赤的神光,从李郸道的鼻子中冒出。

随之冒出的还有鼻血。

神光飞转!

那冥狱鬼神想要躲开,但那道雷光风驰电掣,是耗费了李郸道这些天的修行,还有损伤内腑为代价发出。

眼见就要劈到了脑袋上。

牛头冥神只得用手臂去挡。

此时四目老翁抓到破绽,夺下了六狱冥枷。

失去了控制,天色不再全黑,听得到虫叫,风声,看得见月光。

而牛头冥神去挡雷光的手臂直接被炸断。

其哀嚎一声。

于此同时,一道神光落在此处,化作蛇首人身,左手拿镰刀,右手拿锄头的形象。正是辛巳大将军,原来他得了号令,不敢不来,只是不见法师,正以为是戏弄于他,还打算参李郸道一本呢!

结界破开,看到了已经受伤的李郸道。

四目老翁天性凶残,把那炸断的手臂直接吞吃嚼用了。

竟然变大了一些,和辛巳大将军一起围攻牛头冥神。

那牛头冥神见,此时天空神光攒动,同时有数道光芒闪烁,是叫他赶快跑路的信号。

也不顾断了一条手了,化作一道阴风逃走。

很快就来了许多金银甲的神将,李郸道还遇到过,第一次被请去给那个陈县尉的女儿接生的时候,遇到的。

只见金甲将,银甲将对李郸道一拱手:“我等失职失责,叫外道邪魔,混入城中,还请法师莫要责怪。”

“莫要责怪?”李郸道冷冷道:“吾会如意上禀北帝陛下的,金锁将军,银关将军,你们守护一城百姓安宁,明查进出邪祟,这么大一个恶鬼,你们一个请勿责怪就打算了了?”

两个神将面露难色:“还请法师千万不要告状,或许是有人行贿。”

“行贿?监狱的神像都失灵了,鬼怪随意进出,此事我心中早就不爽,此时还有人害到我头上,呵呵,杀了我,你们什么事也没有,没杀成,你们来请罪来了!休要再废话了!”

李郸道要挥令牌,四目老翁再次变成六洞天魔二十四鬼兵:“此是都城隍赐予我的护法兵丁,你们不去追凶,反而牵扯住我,在这里扯皮,真是不把阴律当王法了!”

却见这些金甲银甲兵丁围住李郸道:“还请法师改一改主意!”

“你们这是想干嘛?”李郸道冷笑:“就算不是你们的错,一个监察不力也是有的,那日罪恶司魏都司劝我考个法官,有先斩后奏的权力,我还拒绝了,如今看来想必是都城隍已经知道什么了,想借我的手敲打敲打你们!”

金锁将军当下下跪,他不知道李郸道还能联系到京都城隍。

“还请李书令给我们一个机会,必然会给您一个交代!”

李郸道点头:“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裱文我会在这段时间写好,你们也别想找说课来劝我,找了,那好,我当着他的面,状告你们!”

“唉!你为难他们做什么!”却听见一声劝说,只见一道阴神出来,穿着城隍官服。

“田巫?”

“参见代城隍!”金锁将军,银关将军仿佛找到了靠山。

田巫道:“这件事情算在我身上,我是没有想到他们这么猖狂。”

田巫道:“你强行运用了秘术,伤得不轻,先不要动气,免得晕了过去。”

李郸道自然是给田巫的面子,没有追他们的责,但依然一脸疑惑。

“他们只怕不是从岸上进城的。”田巫再说一句。

李郸道刚刚也是气疯了,这时听到这一句也是想明白了。

不是岸上,那就是水里呗,那是还能是内涵谁?

田巫点到为止:“这番是算我的,不过你竟然可以得到都城隍的认可,我还是有些意外的。”

李郸道摇摇头:“此事再说,勿要惊扰了我的家人。”

田巫点头:“你的内腑受了法伤反噬,我这里有一些治疗内伤的蛇药,你先服用吧,起码不会那么痛。”

李郸道接过蛇药,闻一闻,辨别无毒后,吃了下去,只觉得刚刚肺部还火辣辣的,现在就是比较清凉了。

田巫转身对金锁银关道:“虽然我保下来了你们俩,但你们俩还是把真名神讳告诉他吧。”

金锁银关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从自己体内逼出了一道符箓,符箓内有他们的神讳。

李郸道接过他们的神讳,点头:“田巫,这个六狱冥枷怎么说!”

“这种外道法器,内含外道神意,不可使用,用了就会污染灵光,时时心中生出一个金人,在你心头念经,我也是要上交销毁的,但是还是有补偿你的。”

李郸道听了有补偿,当下就点头同意。

只见田巫一挥手,就把六狱冥枷收起来。

“快要天明了,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该怎么调理,你比我清楚,莫要留下后患。”

田巫说完带着金锁银关还有其他兵丁走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