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百二十一 正人君子论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37:54

“爹,你没注意到那个和尚吗?”

“什么和尚?”李福成恍然起来,嘴角还有口水:“我怎么睡着了?”

李郸道从李福成道鼻子里拉出一个小飞虫:“这是啥?”

“瞌睡虫?”李郸道随手捏死,这个大乘和尚来的莫名其妙,说的话也莫名其妙。

好像是那个山贼来踩点似的。

对了,会不会是夜叉一伙的?

李福成正想着事情,李福成却对那虫子感兴趣:“这虫子跑到我鼻子里,我却不痒诶,还打瞌睡,真是治疗失眠的好宝贝,你要知道,人一到中年,想睡觉都睡不着哦。”

又责怪李郸道:“你捏死它干嘛?养着多好?”

“说是瞌睡虫,不如说是食魂虫,魂气不足,自然瞌睡,爹你要这玩意干啥?我帮你弄个安眠香囊,叫娘帮你缝进枕头里,晚上睡觉,保证睡得嘛嘛香。”

“得了吧,我是闻不惯香味,越闻越清醒,只觉得冲鼻子。”李福成摇摇头,继续扒拉那死掉的虫子尸体。

李郸道还在回味,钟离权的话,道不远于人也。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这是中庸里的一句话。

但道家也多有引经据典。

有人把佛,道放在一起抨击,说是出世的学问,厌世逃禅。

道家却从来不是一个出世的学问,道家经典,道德经中有言: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

不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着想,皇帝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要听取百姓的意见。

这不就是后来我党的纲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

难道是在点播自己,不必破门出家,红尘之中也可为仙?

李郸道想起了几个道士,鬼谷子,传说中的仙人,道家所言王禅老祖,玄微子,门人纵横天下,在战国时期何其活跃?

想起了汉留侯张良,传说中黄石公的弟子,汉朝建立后,据说跟着赤松子修行去了,也是成仙了。

再近一些,李淳风不也是?还有之前的寇谦之。

好像都在红尘之中混迹。

所以争论道家都会有说啥:道家分天人两宗,殊不知,天人合一,自然没有分开的道理。

道不远于人,难道就是要李郸道在红尘问道?修行上法?

不过想想,出世修行也不适合自己,跑到山上风吹日晒的,喝露水,找仙草,炼仙丹?

算了吧!

李郸道之前还在犹豫不决,此时完全想通了。

一时间心情舒畅,气通意达,还不由得哼起了小曲。

“人也不是那人,鬼也不是那鬼,神神鬼鬼,倒比那个正人君子更可爱~”

“你这歌,怎么阴惨惨的,怎么就神神鬼鬼就比正人君子可爱了?”

“哈哈,爹,你是代入到正人君子了呀!”

“那你说什么是正人君子。”

“君子者,伪者也,伪者,人为也,非复天性,用种种行为约束自己的天性的人,也就是克已的人是君子。”

李福成笑了:“君子怎么就得了一个伪字了?”

“荀子说人性本恶,孔子说人性本善,爹,你觉得哪一个对?”

李福成道:“我倒是觉得是一片白纸,不善也不恶。”

李郸道摇摇头:“人性是本恶的,比如婴儿在娘胎的肚子里,就害得他娘不得安宁,夺走母亲的元气,成就自身。”

“甚至一出生叫母亲难产而死。”

“饿了,就吃奶,长出牙后,将母亲啃咬得十分难受,吃的是带血的奶水。”

“两三岁,开始残害生灵,追鸡撵狗。”

“至小只会索取,若无父母的教导,且看他如何变化,偷,抢,懒散,易怒而无用。”

李郸道说着:“有父母的教导,及时纠正,虽然无大才,但也与人无害。”

李郸道问道:“是不是这样的?”

李福成点头:“有那么几分歪理。”

李郸道说道:“正如菜地里栽种菜苗,要拿小棍给它扶住,才长正,长直,这些是不是人为的干预?”

“这就是人为的力量了,上古茹毛饮血,到了后面有了礼的概念,和无礼的概念。”

“所以礼崩乐坏的时候,是中原地区最乱的时候,不是吗?因为礼在约束人的道德,就像是一个小姑娘,在街上大喊一声:非礼啊!就会有很多正义之士跳出来帮助这个姑娘。

“如果是在上古,一棒子敲晕了,拖进山洞,就成了夫妻。”

“礼仪道德,就是人和畜牲的最大区别。”

李福成听了之后,顿时觉得自己儿子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鼓掌声:“好一番见解,你这小孩,在哪里读书?哪位先生教导?”

却见是一个一身黑衣的中年文士。

“那你若认为人性本恶,是用礼治世,还是法治世?”

“勿谈国是!勿谈国是!”

李郸道立马闭口。

李福成却赔礼道歉:“小儿大放厥词,污了阁下的耳朵,真是对不住了。”

李郸道也嘻嘻道:“我们这是药铺,治人的地方,前方左拐两条街,四门馆,那里有许多学子,研究的是治国之术。”

那文士笑道:“恰好,我也有疾,久延不治,刚刚听到论君子一说,还想听听论鬼神,不晓得你可否跟我闲聊闲聊?”

李郸道笑了:“贵客不去四门馆,找饱学之士,问问天下大事,时局策论,反而向我问起鬼神,这不正是不问苍生问鬼神吗?”

李郸道又道:“观阁下的气色,应是无病,除了早生华发是多操多劳所致,好好休息就可,阁下非要看,那我就只能开一些进补的丸药了。”

“哈哈,好一个不问苍生,问鬼神。”

只见这文士哈哈大笑,有几分魏晋的狂放恣意。

李郸道给他抓了一些丹丸,告诉他用法。

此人接过药,便扔下一个钱袋:“不用找了。”

结果李郸道打开一看,全是铜子,根本不够。

但再仔细一看,这钱是新铸的,还没退火嘞!

不过百来个,都是新钱。

这人是谁?

怎么就能用新钱?官府的人?

新钱还没有经人手使用,而且刚刚铸造,上面的字是“武德通宝。”

武字带勾刀,有一股杀气,似乎是武将所书。

“难道这是祭祀钱?赏赐钱?”

古代确实在没有大一统前,不会大规模铸造铜钱,比如武德四年,才有开元通宝,或者开通元宝,异于五铢钱。

武德通宝确实在市面上几乎没有看到。

不过这钱虽然不够药钱,但若是收藏价值,放几年还是值钱不少的。

这个属于开国帝钱,可以做成法器的。

不过这也证明了刚刚那个黑衣文士,不是普通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