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一九 大道也不远于人也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39:47

“好一个天资聪颖的小丫头,有点谢咏絮的风范。”

小丫头皱眉:“谢咏絮是什么人?名字好奇怪啊!”

李郸道把丫丫抱起:“这个人要吃你的叫花鸡,我说答应给你了,但他非要吃,来跟你理论理论,能不能吃鸡。”

丫丫眼咕噜一转:这鸡是我孝敬师父的,这个人想吃,我师父就吃不到了,吃不到是小,以后不能用叫花鸡从师父口袋里掏出点什么宝贝是大。

“你想要吃鸡,你能拿什么换?”

只见大汉哈哈道:“我有黄金可以买下。”

却见大汉把手伸进腋下,一搓,拿出一小坨金子。

“金子?”丫丫摇摇头:“不换不换,金满箱,银满箱,不如经书一大箱。”

“那我有经书一大箱,可换吗?”大汉笑道:“我有三部真经,玄真法教,你换不换?”

李郸道心里已经疙瘩了一下,真的是钟离权,你是来渡我妹妹成仙的吗?能不能带上我。

另一边在狗洞里躲藏的木椿子,若有所思,他隐藏着气息极为有一套。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我哥说了,经书万卷,不如真传一句,所以也不换。”

“哈哈!”钟离权看向李郸道:“你哥哥也就刚刚学习的水准,他说啥你就信啥?”

“我不信我哥,难道相信你?你娘没教过你,不要相信陌生人的话吗?跟陌生人说话。”

丫丫讲起了李郸道恐吓她的童年阴影黑暗童话。

大汉哈哈笑道:“什么妖魔鬼怪,还敢在我面前放肆?”

丫丫环绕他看了一圈,问道:“你会呼风唤雨吗?”

“招之即来。”

“你会飞天遁地吗?”

“小术耳。”

“你有老君的金丹,女娲的补天石,王母的不死药吗?”

“呃~这个~却实我也没有,就算有,谁会跟你换一只鸡呢?”

“是啊,我一只鸡根本不值这么多吗!你开价开这么高,难道天上还有掉馅饼的事情?”丫丫反问道。

“难道只是因为它是一只超级无敌好吃的五香八宝富贵叫花鸡,它就会超出一只鸡的范围,变成一只可以吃了成仙的鸡?”

“白马也是马吗!”丫丫这是根据李郸道的睡前教育小故事教育起了人。

“哈哈哈!你还真是悟出了一点洞真道理,不愧是西华转世之身。”

只听过东华,没听过西华啊!李郸道转咕噜脑袋。

忍不住还是站出来:“阁下是何方高人?”

“嘻嘻,我乃金重焱是也。”

金重为钟,焱为南方离火,这不是就是告诉你,我就是钟离权吗?

“原来是金大先生!久仰久仰!”

“你听说过我?”

“略有耳闻。”李郸道笑道。

“原来也是个有缘法的。”却是笑笑:“虚劳营殡玉山前,殡后那知已脱蝉。”

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之前的身份你就不要说出来了,我现在这个身份是我的新马甲,你就算知道也不要拆穿。

李郸道也笑笑道:“恍惚隔世见真仙。”

钟离权这回有些不稳了:“难道这个小子也是脱壳重修,认得我?”

钟离权据说是钟离昧的子孙,钟离两字是姓氏,最后一个是名,后汉的钟离意,东吴的钟离牧,也是他的子孙。

不过钟离一姓在三国时期就改为钟了,比如钟三国曹魏的钟繇、钟会。

所以钟离权是姓钟离,而不是姓钟的话,那就是汉时的人物了,但魏晋时期也出现一个钟离权。

加上钟离权这句:“殡后那知已脱蝉。”

大胆猜测一下,钟离权是尸解脱身,然后再次寻找成就天仙的机缘,最后才有了所谓的上洞八仙。

李郸道不知道钟离权把自己脑补成了那种转世修行的人物。

“我哪里算什么真仙?”钟离权哈哈大笑:“所以小姑娘,你这只鸡,愿不愿意分给我吃呢?”

“那你要是全吃了,我肯定不愿意,你要是只吃一个腿,一个翅膀,最多加半边身子,我也是愿意的。”

“有谁能拒绝分享一只超级无敌美味的五香八宝富贵叫花鸡呢?”

“哈哈!古灵精怪!古怪灵精!”

钟离权道:“你这么说,我却不想吃了。”

“那为啥不想吃了呢?”丫丫问道。

“只因我一念闻香,想要吃,但我也可一念放下,不想吃,吃不吃在我,而不在你,也不在鸡,无论它是不是一只像你说的那么好吃的鸡!”

“况且,我听了你说如此多的赞美之词,我感觉我已经吃到了鸡,如果我吃了,结果相差甚远,那么它就不是一只好吃的鸡,而我想吃的是一只好吃的鸡。”

好家伙,这就是和薛定谔的猫,相提并论的钟离权的鸡吗?

丫丫也有点被绕晕了,但其实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但这样的哲学在道家经典,道德经中也出现过。

甚至庄子的大宗师一文中也有出现。

“如果你会因为这只鸡可能没有真的那么好吃,而不吃它,你会后悔吗?”

“后悔什么?”

只见丫丫敲开泥壳,打开里面的芭蕉荷叶,鸡皮已经带有焦黄,一股果香和肉香扑面而来。

丫丫弄下一个大鸡腿,结果因为太滑嫩而把一大块鸡皮带下来,肚子里的汤汁也渗漏出来。

丫丫直接道:“饿了就要吃饭,不饿才会想这么多,有鸡吃还挑挑剔剔的。”

一大口咬下:“呜呜!烫!”

钟离权道:“唉!确实该吃吃,该喝喝,是我矫情了。”

说罢去抓另一条腿,却被丫丫转过身去:“你不是不吃,且不后悔吗?”

“哈哈哈!”钟离权大笑:“这么香,神仙都要腿软!”

李郸道对丫丫道:“给这位先生吃一点吧。”

丫丫这才分了钟离权一只腿,一个翅膀。

钟离权吃鸡不吐骨头,反而吐出一枚鸡蛋来:“小姑娘,今我吃你的鸡,就还你一只金凤凰!”

说罢笑哈哈,摇着扇子去了。

“道不远于人而人自远于道耳。所以远于道者,养命不知法。所以不知法者,下功不识时。所以不识时者,不达天地之机也。”

“大道也不远于人也!哈哈哈!”

钟离权吃了鸡疯疯癫癫而去,李郸道却只听到了这么一句:道不远于人。

一时感慨良多。

可是恍惚想要追上前去问道,钟离权就已经消失在了街边。

丫丫问道:“哥哥,他是谁啊?”

“神仙人物,得闻道者。”李郸道看向丫丫手里的鸡蛋:“丫丫,你看看能不能孵化出来,不能孵化出来,你就煮白水蛋吃了。”

“好嘞!”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