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进了罪恶司,就见了许多凶神恶煞,有将军士兵,有狮子,有獬豸。

李郸道问向老太爷:“侯爷管这事?”

“侯爷只是朱批,事情还是我们二十四司处理的,如同秋后问斩,死刑之犯,也是要上达中央,才能批准行刑的。”

李郸道点头,却见一个判官模样的人物在堂。

“可是李书令到了?”

李郸道点头:“阁下是?”

“本官乃都城隍座下罪恶司拷罪都司小判魏丹,说起来和北极驱魔院正是一脉相承,李书令说不得还是本官同事嘞。”

一阵子的亲切问候,搞得李郸道都感觉十分受宠若惊了。

“原来魏判!久仰久仰!”李郸道客气道。

“哈哈,不必太过客气,我们来谈谈案子。”

“李书令应该知道,但凡邪祟,乃至邪神,敢入人身躯,夺人魂魄,都是分形的下场,故中原治下,诸多鬼怪害人,不敢留下魂魄来告状,都是炼作法器,或者一口吞吃。”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李郸道点头:“次则流外,再则斩,乃至分形。”

“所以,这次作案的鬼怪多半是域外来的鬼怪,未曾在中原地区闻说过天律。”魏丹道。

说罢一下划拉:“带生魂刘王氏上来!”

就见两只猫头人身的士兵,在前面走着,后面是一个憔悴的妇人。

一见到魏丹就立马哭喊道:“大人!民妇就算不能回归本体,可也不能叫她顶着民妇的身体作恶多端呐!”

“好啦!好啦,你的事情,我们都很着急,慢慢来,你不用担心,你肯定还会回到你身体里面,那个邪祟也肯定会被绳之以法,以正律法的。”

魏丹安慰着生魂:“这位是北极驱魔院的李书令,你好好讲讲,你是怎么被这邪祟夺取了肉身的。”

刘王氏顿时陷入了回忆:“那天,我婆婆叫我去河边浣洗衣物,她嫌弃我太矮了,觉得配不是她儿子,于是对我百般刁难,洗衣服,要洗到一点脏也看不到,不然就会被罚跪在铺满黄豆的竹匾上。”

“加上我嫁给刘生已经半年多了,肚子却不见大,婆婆明里暗里,说我是趴窝的母鸡,就是不下蛋。”

“我正在河边一边浣洗衣物,一边哭泣,就见身边不晓得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老人家,包着头巾,挎着一个篮子,篮子上也用布挡起来了。”

“她见我伤心,就问我为什么如此伤心。”

“我说了之后,她也十分气愤,说生不出孩子基本都是男的不行,怎么能怪我?又跟我说,她有一种红皮鸡蛋,吃了保证能怀上,但不能煮熟了吃,要吃生的。”

“便从篮子里给了我一枚鸡蛋。”

李郸道皱眉:“你可在篮子里还看到了什么?”

“好像还有小孩穿的虎头鞋,有一杆称,还有也是鸡蛋,好像是专门去卖鸡蛋的。”刘王氏回忆说道。

“然后你就吃了鸡蛋?”

“嗯,我却是不知道的,欢欢喜喜吃了下去,哪里知道,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怎么能看见还有一个自己在床上,再想回到身体里,却回不去了。”

“然后就看见一个拿着小叉子的蓝皮鬼,对着我龇牙咧嘴,钻进去了我的身体,我一吓,就要尖叫!她却一口气把我吹开了。”

“那个蓝皮鬼?拿着小叉子?多半就是佛门的药叉了。”李郸道说道。

至于那个妇人的形象,李郸道想起了西游记某一集,从篮子里拿出了一个金箍儿的某位菩萨。

“鸡蛋多半就是生魂了。”李郸道想起了隔壁邻居,陈东西的媳妇陈秦氏,她却是在门口看见一个夜叉瘟神鬼,迎送进了屋子里,被摸了一下,结果她家娃娃就没了。

而佛门中的药叉就是夜叉。

李郸道把这件事情跟魏丹说起。

魏丹道:“果然!侯爷说京城附近的鬼神腐败了一批,收受了外神的贿赂,蒙蔽了我们的视听,不想还是露出了蛛丝马迹。”

李郸道问道:“那人一家子被押入了县衙牢房,那鬼物可有逃脱的可能?”

“就要看你泾阳县的狱神有没有被收买了。”

魏丹道:“此鬼还只是小小的前锋诱饵,是外道的在钓我们打的窝,李书令,此件官司既然和李书令有牵扯,就还请李书令多多关注此事了!”

李郸道点头:“必定尽我的一点微薄之力。”

魏丹点头:“此事涉及阴阳两世法律,侯爷十分重视,但阴世鬼神多有不便,阳世法师目标又太过明显,李书令正好行此事。”

魏丹小声道:“掌法司还却一位精通阴律的法官,李书令要不要去考核考核?。”

“李书令得北极驱魔院之职位,正好考一考法官吗!以后泾阳县一切邪神,邪祟,李书令都可以有先斩后奏之权了,也好方便行事。”

“可是我对律令还不熟悉,若是触犯了律法,只怕很难呐!”

所谓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劝人学法,千刀万剐。李郸道已经是学医的了,再学法,结合一下,学法医?

“等有机会吧!”李郸道说道。

魏丹有些意外,毕竟这么一个官,很多人都是抢着去当的,所谓掌法司,就是掌管法律文薄之职,等同于律师,法官。

“听闻李书令是孙天医的弟子?”

“嘻嘻,老师厚爱罢了。”

“孙天医人脉极广,曾经帮侯爷治疗过烧伤,难怪侯爷对李书令如此厚爱,命我提点于你。”

李郸道笑道:“修行道法,当为人端正,贫道也没有想要过借师父的名头,如何如何,魏判莫要再提了。”

魏丹点头:“果然有孙天医之风!”

只见魏丹拿出一枚令牌:“侯爷今日请你来,本来是叫你担任掌法司宣判法师一职位,但李书令对律法不熟,此令牌上记载有律法,可以随时查看,学习,自然渐渐熟悉了,下次自然可以考过。”

李郸道接过令牌,只见上面形制,都是上等,只怕也是一件法器。

当下有些犹豫:“这……”

魏丹道:“算是侯爷送给李书令的,勉励勤学的。”

李郸道这才收过令牌,此令纯黑,是由阴沉木雕刻的,上面文字腿大的字有许多,你不必去看,只用手去摸,就知道是什么字。

九泉符节号令:招制六宫大魔,神兵亿万。

这个是可以召唤北帝座下兵马的令牌,又叫九泉号令,算是阴间的兵符。

“这?”李郸道却尴尬得不知道是接受还是不接受。

自己一个小小的书令,怎么调动兵马?

却见魏丹道:“正是接送李书令的那队将士,一共二十四位,暂时听李书令调遣,处理这次的外道邪魔事情,乃至审判邪祟,也需有武力相持,方可代表正义。”

有那么几分道理,法律是强制执行的,需要暴力机构作为保障。

“那田巫呢?此事不归他管吗?”

“田县,目标太大,在外道防备之中,李书令刚刚入道,正正好。”魏丹说道。

“行!那我就当仁不让了!”

恰好此时鸡叫一声。

李郸道拱拱手:“那我就回去了,若有进展,必然报告有司!”

出了城隍庙,李郸道一挥令牌,一队军卒就从黑暗中出现。

李郸道骑上黑马,在幽暗之中,渐渐消失了背影。

“魏丹,依你看,此人可堪大用否?”一个声音想起。

“侯爷,暂且用着吧,显示咱们有上心就可,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已经非汉时了。”

一时沉默。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