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一一 对簿公堂(1)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33:49

“你说报官!真是贼喊捉贼!”

只见那女子插腰坐地,撒泼打滚,哭天嚎地的。

李郸道听得头疼,眼尖看见人群中,有两个人。

怎么是他们俩?

原来一个是之前要拿自己家羊肉,被李宝京嘱咐,见一次打一次的地痞,疑似他爹跟李宝京是同时参军的军中痞霸,一个是上门找茬,被李郸道忽悠瘸了的混混。

李郸道看着老人尸骨叹息一声,李福成却问道:“是不是你娘临死前,叫你们讹诈的我们?”

李福成此话一说,那大儿子就慌了,他媳妇也是一愣了一下,随即道:“好你个大夫,竟然连死人都污蔑。”

李郸道却问道:“上午,你和你弟弟一起抬着人来的,现在为什么只有你来,你弟弟不来?”

“关你什么事情?”那女子彪悍道:“毛没退干净的娃娃,就赶出来治病,人不是你杀的,是谁杀的?”

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嘴!

李郸道前世实习,也见过医闹,李郸道的老师教他,先把白大褂脱下来,防止被砍,再选择报警。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李郸道现在在古代,无大褂可以脱,但不妨碍,李郸道报官。

好在粥铺的肖掌柜热心,很快就帮李家报了案。

立马就有衙役过来:“散开!散开!聚众闹事是不是!打你二十板子!”

但到场一看,竟然是人命官司。

当下也觉得不是什么小事,李武作为衙门捕快,当下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无良大夫,害死我娘!”只见那大儿子指着木板上蜷缩的人。

李郸道说道:“你最好改一改说辞,我也不是不能叫死人开口!”

“此事,自有县令大人定夺,你家要告他治死了人,自然是去县衙报案,我们再开堂审理,这样聚众闹事,扰乱治安,像什么话?”

李福成道:“你要是真心孝顺,也不该把你娘放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人看笑话!”

这话说得那人脸青一阵,白一阵的。

官府的人把他娘的尸体抬走,李福成,李郸道把店门一关,就一起去了衙门。

肯定要好好解决此事。

泾阳县令戴守林正在头疼,原来是秦二回京之时,在他这里多逗留了一天,又向他要了军费,他不可能不给吧,那真的要杀头,秦二走后,太子又派人明里暗里敲打他,莫要误入歧途。

毕竟京城外诸多县城,都是进京的哨岗,泾阳县令,如果支持秦二,带兵进京时,他不通报,隐瞒下来,那就是赤裸裸支持秦王了。

此时正烦着呢,到底是要站队的,可是稍微错了,就是要万劫不复的。

这时候听到外面的鼓声,才收起心思来,问起了县丞:“外面是这么了?”

“是一桩人命官司,就是前些日子太常寺博士许宏跟您说的,孙思邈的徒弟他家的。”

说到这个,戴守林就越加头疼:“他没招揽到人,还怪我没有礼遇贤人,没给朝廷招揽人才,我是哪里有这么多功夫?”

“你先出去看看,我马上出去。”

外面已经对簿公堂了,李郸道把上午写下的病历,还有合作伙伴秦一萍一起都带过来作证了。

只见一中年官员出来:“县令马上出来,可有讼文?”

那人支支吾吾:“草民不识字,没有讼文,但草民有冤要讼告李记药铺,没有行医资质,将我娘害死。”

只见那中年官员道:“哦?死者是你何人?”

“死者是草民的亲娘。”

那中年官员道:“原来如此,你一一说来,我帮你代写讼词。”

等戴守林从后面出来,县丞把刚刚写好的讼词给他看。

戴守林坐在公堂上,眯着眼睛,看颂词道:“你是要告李记药铺,无行医资质,且扎针害死了你娘是吧。”

“禀大人,正是!”

戴守林挥一挥惊堂木:“被告可有辩解?”

李福成道:“我李记药铺一向有一人一医案,记录病历的习惯,就是以防万一。”

“今早他们兄弟二人抬着病患来就医,我等下了诊断,神仙难医,要医治也只会人财两空,并且以抢救的目的,唤醒了病患。”

“遵循病患自己的意见,并未开药,或者进一步的治疗,其中医案,患者姓名,家庭住址,看病时间,用何方法予以唤醒,都有记录在案,还请县令大人过目。”

李郸道在一边把病历给了县令看。

县令虽然看不懂如何治疗,但上面确实记录了,因河边摔跤晕倒,家属亲自送入本药铺进行诊断治疗。

诊断结果也一一写在了上面。

“叫仵作来。”

仵作就是法医了,也是懂医术的。

仵作很快就过来了,当场检查尸体,对比病历。

“此人是因摔伤,而损伤颅骨,内出瘀血而亡,和病案记录所言并无出入。”

李郸道却道:“还请仵作再次仔细检查,我们施展了针法,按道理,就算瘫痪在床,也不会死掉,我等针法,绝无问题。”

李郸道再次说道:“还请仵作看看,我们扎针刺穴的地方,有没有二次进针的痕迹。”

毕竟李郸道给老太太针灸的地方,有几处扎针过深,是会致人死亡的。

仵作再次仔细检查,请求道:“还请剃掉死者的头发,细验颅脑损伤。”

却见那人儿子慌了:“不许你亵渎我娘!你把我娘头发剃了,她老人家还怎么下葬!”

李郸道冷笑看着他,对着戴守林道:“当时,晚辈和父亲,拿捏不准,因此还请了对面专善妇女疾病的秦大夫一同会诊,她对此病案亦有一定的了解,还请大人明鉴。”

戴守林道:“带证人。”

秦一萍确实给力,说明了情况。

李福成再次发言:“大人,上午,带着他娘来看病的,还有他的弟弟,可是下午来时,他弟弟并不再,还请大人传唤此人的弟弟来此,对簿公堂,还我等一个清白。”

戴守林点头:“原告,你们可有什么证据呈递,证明是李记药铺治死了你母亲?”

却见他看向自己媳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