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百一 验尸定论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04:02

“他家啊,你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见那个矮个子粥铺老板上前说道。

李郸道早就怀疑他是朝廷密探之流了。

刚刚兄弟俩忍无可忍,吵了一架,大兄说:“听娘的话,不治了,回去准备后世。”

小儿子说道:“这回是听娘的话了,不是听嫂子的话了。”

反正就吵起来了,李郸道只得做和事佬,叫他们兄弟和气,并尊重患者的意见。

李郸道倒还不怎么八卦,嚼人口舌,但是李福成作为古代人没什么娱乐项目,就问道:“肖掌柜的,你难道晓得他家的事情?”

“哎呀呀,我媳妇的侄子就是他们村的,我难道还不清楚?”

“别看老太太现在哎呀呜呼的,年轻时候可是个厉害人,把自己家婆婆治得死死的。”

“现在老了,给大儿子相媳妇,她啊,控制欲强,不厉害的却都赶跑了,现在的儿媳妇却是个比她手段厉害多了!”

“把她跟小儿子赶到牛棚去住了,她那大儿子,从小被娘治,长大被媳妇治,屁都不敢放一个。”

“真是上半辈子作的孽,下半辈子还哦!”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李福成问道:“她相中的媳妇这么厉害,未必不是她自愿的!说不定就是找这样厉害的,才会持家,说不定心里还暗自得意,给儿子,乃至孙子都找了个好归处呢!”

“这个难说,找媳妇,又不是找娘。”粥铺肖老板道。

“不厉害的都被赶跑了,她不就是找厉害的?”

“那她小儿子呢?”

“那自然会努力创业,积极向上喽,我猜测她必定是平时疼小儿子多一些,对大儿子要求却没那么高。”

“对喽,就是分家产,分不均,把她娘俩赶牛棚去了。”

李福成一听,顿时感觉坐立不安。

孔子云: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李福成在想自己有没有虐待老爷子呢。

可是仔细一想,老爷子不虐待他就不错了,他能从老爷子的棍棒下,还活的这么壮实,也是得了天恩的。

“不过,也是奇怪,她儿媳妇刚刚嫁过来来还好好的,被这恶婆婆逼得受不了后,突然就变了一个性子一样,又凶又恶,也不知道是不是露了死相。”

李郸道把李福成拉进来:“咱们自己家的事情还没做完呢!”

李福成砸吧砸吧嘴:“这不是跟着孙真人讲的,要关心病人的情况,因病而治嘛!”

“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李郸道水飞着朱砂,一边念咒,打算晚上,接引星光,炼制一些辰砂,炼制辰砂除了画符之外,也是为了备用。

他已经把上次的治肚痛符箓完全吸收理解了,打算上手画一画。

虽然拜了孙真人为师,但孙真人并不把咒禁之术,当成正道,孙真人自己也说了,汤药焉,针砭焉,咒禁焉,导引焉。

说明吃药吃不好,再试试针灸,针灸治不好才撞撞咒禁,实在都搞不好,就看看养生了。

况且就这短短时间,孙真人也只挑简要的说,都是一些经文大道,没有什么小术,所以,李郸道还是要跟田巫继续学习此类符箓之术。

毕竟自己还受箓了,是个天医院的实习小医生,大方脉科医针师。

多少可以制服种种六邪之气所化的种种病气。

更重要的是,孙真人说,自己家的药柜,已经有百十年历史了,已经具有一定灵性,很适合炼制一件药柜法器,收纳诸多药气,一是保证收纳进去的药品不会被虫咬,二是药行不会流失,三是不会发霉变潮湿。

更重要的是此药柜一阴一阳,正面吸收药气,反面可吸收病疫之气。

而医家秘术,除了巫蛊之毒外,还在历代的治疗瘟疫过程之中,学会了收伏瘟兵疫鬼之术。

如此病人踏入李记药铺,就会被药柜感应出来身上的疾病,同时对应可以克制这种疾病的药气也会格外活跃,相当于一台大型的疾病诊断辅助机器。

孙真人特意指点了李郸道炼制这个药柜的方法。

“盖人体之病,无非内在阴阳五行之紊乱,外在风、寒、暑、湿、燥、火之侵扰。”

所以中医看病,讲究辩证,捋顺了其中阴阳五行,虚实症状,再进行拨乱反正,自然可以医治好疾病。

所以李郸道要在各个药柜中药材所对应的属性,进行画符。

其中自由排列组合,有极多变化,对应人之疾病。

李郸道其实觉得有些这个法器有些鸡肋,但想想,有一个这么一个吸收致病之气的buff,加上储存药材不会有损耗,确实很实用,对李福成的身体也好啊。

况且瘟疫病气吸收到了一定程度,也可以炼制一些瘟疫类的法器,比如瘟璜伞,蛊毒之气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可以炼制辟毒丹什么的。

而且温养药材的功效,对李郸道炼制丹丸,存放丹丸也很有用啊!

就是画符用的朱砂调和起来,要用到各种药材。

比如上面土属性的符箓,就要用到黄精调和朱砂,而且要年份够,因为黄精是戊己之精,正对土行。

比如水属性符箓,就要用到水晶,因为水晶是水精,要白水晶,纯度高的。

李福成被劝住了,看李郸道研磨朱砂,问道:“你说,你爹我,有没有成仙的资质?”

李郸道摇摇头:“没有。”

李福成摸摸胡子:“还是做个凡人好。”

李郸道忍不住笑了。

结果到了下午,李郸道接诊了几个病人,开了几副药,卖了一些丹丸。

上午的人又来了。

却是一个凶恶的女人,带着那个大哥,几个汉子,抬着一个门板,上面还是那个老太太,只不过看去,老太太已经凉了。

“无良大夫!害死我娘!”

“呜呜!我今早带着我娘来看病,这个大夫,给我娘扎了几针,起初我娘还是好好的,回去就咽气了!就是他扎针扎死了我娘!”

李郸道心中咯噔一下。

只见街坊邻居,已经围了百十来个,其中许多陌生面孔,应该是他家一起带过来的。

李福成一看,顿时生气:“明明,是你说不治的!你怎么这样!”

“我滴娘啊!可怜你早上还是好好的,被这无良大夫,一针,两针就没了命了。”

李郸道看这个样子道:“在场的邻居,麻烦哪个帮我报个官,等官府的人前来,现在我们暂时不回答任何问题,等仵作来验尸定论!倒底是我家治死了人,还是某些人故意讹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