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一零五 出殡,喜神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10:52

李宝京喝了一口茶水,盯着李郸道。

李郸道吞了吞口水,老爷子气场两丈长,李郸道已经感觉自己马上要变矮了。

“你给老子说道说道,什么叫不算出家。”

“就是等同于做官,七品官才叫官,七品以下算吏,或者连吏都算不上,流外几等,但也算是道家中人,戒律更少,可以运用师门的法术符箓什么的。”

李郸道小心翼翼的道:“我不破门出家的,在家修行的,可以娶媳妇的,而且爷爷,我拜的老师不是别人,是孙思邈孙真人,当今医家圣手,算是拜师学艺。”

“人家肯收我,我就感激不尽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李戚氏思想工作已经被李郸道做好了:“咱们娃娃也是有出息的,爹你也知道的。”

“侄儿天资聪颖,又是神仙梦授,少年得良师正是机缘,莫要等到该学的年纪,浪费了年华。”李福德也劝说起来了。

李郸道更是讨好的谄笑:“爷爷,世界上没有不忠不孝的神仙,许天师飞升不也把一家老小带上天了?许天师也娶了老婆,还有女儿,庄子也是有媳妇的,正统道家根本不忌讳娶妻,只是融合了佛门戒律之后才有这些东西,且和尚一开始也是可以娶妻子的,南朝萧衍之后才忌讳吃肉,女色的。”

“歪道理倒是说了一堆,你却不知道我不叫你出家是为了什么?难道单单是传宗接代的问题?”

老爷子冷哼哼道:“侍奉鬼神,属于荒诞不羁,不务实事,我是怕你误入歧途,一不读书,二不种地,最后连自己的荒废了,玩物丧志就是如此。”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如今你拜师学医术也好,学道也罢,起码是个正经的行当,也是个有贤名的师父,不会把你带到歧途,你怎么会觉得我是个食古不化的老顽固?”

“所以,爷爷是同意了吗?”

“嗯。”老爷子傲娇的点点头:“好好准备拜师礼物,按规矩来,不能显得我们家不懂礼数。”

李郸道高兴得立马给了老爷子一个大大的拥抱:“爷爷,孙真人可是修为很高的高人,等我求来一套养生之法,教爷爷你活他个一百几十岁,等您孙子我得道了,我们拔宅飞升,个个成仙。”

老爷子呵呵:“别给老子弄啥仙丹,你能叫老头子我晚年把祖上传的老宅子修好,叫我享受享受荣华富贵就行。”

果然是很朴素的愿望。

就是要钱。

随后李郸道就去农庄把亲手喂大的大雄公鸡带走了,公鸡随着公羊的命运后脚步,注定是活不长久的。

从铜钱中挑选出富裕年份的官铸造铜钱,足足一百零八个,用红绳串起来,此为拜师礼,最好是三六九的倍数,最少是三文钱就可以了,但是许多假大师,要收你几千,几万的,就是属于骗子了,更多可能是被定义为邪教。

再就是米了。道教最早叫五斗米教,李郸道拜师要供奉粮食,五谷都行,因为授天医箓,拜地皇神农,所以身边的农作物都要收集一些,不要多少,一样一碗就行,还有需要酒,不过田巫庙里有酒。

李郸道对拜师自然是十分上心。

而孙真人也是在田巫庙里,借用祭拜农神的炎帝庙,布置道场,又说请了同道来观礼。

李郸道这个拜师是属于皈依拜师,本质是道家居士,不算正式出家,道家许多人物,给皇帝受箓,也少有真正的道士皇帝的,出名的有两个,一个是宋朝的道君皇帝,一个是明朝的真武皇帝。

但是居士拜师,拜师也是极其严肃的事情的,自己以后创立门派,也是拜同源祖师的,算是分支。

此箓受完,若想更得正法,也可以彻底出家,受箓获得度牒,不过老爷子肯定不会同意的。

本来说老太爷死了,李郸道拜师应该是简单办的,但是老太爷是喜丧,李宝京又和族里说了,老宗正很看重李郸道拜师孙思邈,觉得可以做文章。

加上李家提出的种植药材带动李氏宗族经济的方案,因此老宗正召集族老们开了个小会,送了一些红包后就十分同意了,答应等老太爷下葬后,就把祠堂让出来,给李郸道家摆一天的拜师宴席,不过拜师宴席的钱,族里面就不出多少了。

李家也是简单办,并不请多少人,县三老,族里的亲戚们,左右邻居什么的,主要也是在族里展示一下实力。

就这样定下来了事情。

七天一过,果然老太爷的儿孙得到了托梦,知道自己家祖先已经成神了,再去庙里一看,田巫已经雕刻了祭祀牌位,当下传了出去,李家百岁老太爷成神了。

在李家祠堂边上,又盖了个土地庙大的小庙,供奉这位祖宗。

李郸道跟着出殡的队伍,今儿个,孝子贤孙们直接就换成了喜乐,把出殡的曲子改成了新官上任的曲子。

吹吹打打,田巫走在最前,扛着魂幡,两个弟子,一个撒米,一个撒甘露,口中念着施舍孤魂野鬼的咒语。

李郸道跟着后面,把自己做的纸钱,和老太爷家自己准备的纸一样撒出去,不过口中念着老太爷的神讳,告述道路两边的十方孤魂,自己得的恩惠到底是哪家布施的功德。

孙真人也在一边念着救苦经文。

李郸道跟着扶柩的队伍走着,突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转头就见,田地上堆积的草房子后面出现了一个漂亮女子的脑袋,和李郸道一对视,就飞快把头缩回去了。

李郸道心中疑惑的时候,孙真人走到李郸道身边道:“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行了。”

李郸道问道:“她是什么东西?”“一种鬼神,但名字叫做喜神,喜欢幻化成人混进出殡和结亲的队伍里,又凶的,也有和善的。”

李郸道问道:”老师说去给泾河龙君的子嗣看病,不知道是哪一个?”

“陈祎。”孙真人道:“你不是还接生过他吗?”

是那个小子啊。

“我还以为刚刚那个女子是什么罗刹鬼呢。”李郸道说者无心,孙真人听者有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