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九十四 你爹不敢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11:00:28

思来想去,还是得开辟一块药田,但不是原有的土地,而是根据官府鼓励开荒的政策,看看有没有荒地,也不是自己开垦,而是从药商那里收集来种子,发给佃户们。

根据官文,荒地谁开垦的就是谁的,头五年不用交税,后三年交半税,这个优惠力度很大的,只不过开始交税的,不管你种什么,你要么交粮食,要么交布匹,只有宋朝经济发达,才完全用钱来代替,现在虽然也收钱,但不是主要的。

根据这个政策,就可以劝说那些有意开辟一些荒地的农民种药材,一是不影响自己的粮食作物,二十开荒他们也不一定种得起粮食,有那么多种子,且这种生地,种粮食产出也不多,收的可能还没有播种的种子多。

如此种子由李家提供,他们提供劳动力,等李家再去收购,这种东西,也不需要经常打理。

但这个决定不是父子两就可以做的,除了要老爷子同意,最好能再去族里说说,这种扶贫的好事,肯定是看看族里有没有人带头,做个示范。

老李家算是家境好的,可也有住着一间茅房,两亩薄田度日的穷人,能带动族里贫农脱贫,说不定老爷子还能竞选下一任这支李氏宗族的族长。

等李福德考了官,那这一支,还不是最少有个当地望族了。如果按照九品中正,一等富且贵,有权有势,二等权力稍微弱,但仍然世袭贵族爵位,富贵无边,三等贵且贫,属于清贵,四等富而不贵,就属于中品之列了。

李氏五家七望中占了两望,分支别絮说不定也能搏个闻达于乡里,成为一方地头蛇,就跟本地泾阳县陈氏,就属于县中大世家了。

比如斗破乌坦城三大世家什么之类的。

想象还是很激动的。

其实科举制度也会慢慢变味,干掉老牌世家,变成新贵族,只是希望老李家也能借助这股东风一飞冲天。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回去后,直接就跟李福德,李宝京说了此事。

李宝京一听,确实有这个道理,要给李福德造势,养望,至少你考官的时候,那些人考察你的能力的时候,发现你还是有做事能力的,不是死读书,能学以致用。

便道:“这件事情,我带着福德去办,但你们也要说把种子弄来,又或者哪里有荒地,可以在县衙备案,拿来开垦,这些事情要万全,还有如何种植,怎么保证成活,怎么采收,都要弄明白来,不然虎头蛇尾,说一出是一出,坏了我们家的名声,而且这件事情,肯定也是需要花钱的。

老爷子又语重心长:”我们这种,不能乱来,不然一句我们收买民心,意在不轨就说不清了。”

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还是老爷子会拿主义:“不过,你这次算是有一些名气了,接下来,你如果有意走武将方面的路,我倒是可以帮你设计设计。”

李郸道直接摇头:“您老人家别指望我当武官,您那套设计,不说我也知道,无非史书个人传记,比如,李郸道者,字XX,少时随祖父习武,武德某年,有狼夜入,道徒手杀之,时有XX者霸凌乡里,百姓不堪其苦,道自言:大丈夫者需志在家国,忠于君,爱于民......XX愧,遂折服于道,造福乡里,道之善名,妇孺皆知,某某闻此于某年亲见道,见之,言:乃俊才也,遂举于某某......”

李宝京还没反应过来,李福德就已经鼓掌了:“妙啊!侄儿,你难道还会写传记?”

这种正史传记不是高考必考吗?第一题断句,第二题翻译,第三题判断正确,第四题概括他干了什么事情之类的。

还有学中医的必须要文言文过关吧。

李郸道想起当年被,然,而,且,之,等支配的恐惧,起什么作用?表什么意思?

李宝京还不懂李郸道说的是啥,但仍然道:“要是史书里面,有你这么一小段,我管你如何,还不是随着你去?”

李郸道嘿嘿:“可以把这个任务给小叔叔不是?”李郸道抱起丫丫:“我们就是享福的命不是?”

李戚氏啐了一口:“什么时候能叫我们享福就好!”

李郸道说道:“我说可以买个丫鬟,娘你说不要,如今都有金子,拿出来一颗都可以买丫鬟了。”

“等!”老爷子发话:“等福德考官,咱们把乡下宅子建起来,再说这些丫鬟的事情。”

老爷子既然发话了,李郸道自然听着。老爷子的考虑少有不对的。

李福德见全家如此看重自己,自然道:“不会辜负父亲,兄长,嫂嫂的栽培的!”

也是暗暗跟自己较劲。

吃完饭,再给老爷子诊脉,并无大碍。又给李戚氏诊脉,李郸道说道:“娘,你现在还忙着材米油盐其实有些浪费了,我觉得娘您可以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李郸道说道:“比如做生意。”

“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做生意?”

李郸道说道:“我们对面都有一个女大夫,她都能开医馆,娘你为什么不能做生意?”

李郸道说道:“娘,你看你操劳用度,量入为出,精打细算,家里这些事情井井有条,可见是十分有能力的。”

李郸道又道:“娘的心算能力还强,又细心,又有远见,跟那些普通农妇不一样。”李郸道又道:“娘十岁被爷爷捡到的,十岁前呢?娘肯定是大家闺秀落难出来的小姐,这么多年干这些活计,也是无可奈何不是?”“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咱们家渐渐起来了,洗衣做饭的事情,不能叫娘你在这个家创造更大比重的价值,爹什么性格娘不是不知道,他要是娶个小的,娘你不强势些,能管得住他?”

“你爹不敢。”李戚氏斩钉截铁的道。

李郸道点头:“再退一万步,娘难道不想要闯出一片新天地吗?谁说女子不如男,秦朝唯一的被秦始皇夸奖的女人知道是谁吗?商朝带兵征战的黄后是谁?”

李郸道跟李戚氏讲起了秦朝巨贾寡妇巴清的故事,还有第一位有记载的女将军妇好的故事。

又道:“说不得过个几十年,女人当皇帝也行的,娘你怕啥?”

李戚氏听着慢慢起了心思:“你说我做什么呢?”

“先从今天说的药材生意开始练手,往后娘你想做什么生意再做什么生意。”

李郸道这张嘴确实厉害。

之前差点把秦一萍说动了,今天又忽悠了一大批人,此时劝起李戚氏来,也跟开了光一样。

“我愿意是愿意,只怕你爷爷,你爹不同意。”

“放心,我来做他们的工作,不过娘可以先可以跟爹说一说。”

说服了李戚氏,李郸道就回了房间,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