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还以为是来吃饭的。”李郸道身边一群小狐狸,人立而起拿着粉扑,画笔,给李郸道化妆。

丫丫在旁边也有小狐狸伺候着给她换上名贵的衣服,纯白色,带有银丝刺绣的狐狸,金丝刺绣的大日还有淡黄的祥云。

丫丫看得两眼放光,摸摸这只青袖,摸摸那片云巾。

一只软绵绵,毛呼呼的胖小狐狸有条不紊的指挥着。

李郸道一边问道:“你们是涂山世家的?”

“那当然了!”胖小狐狸有些骄傲:“我们在海外东瀛,还有神系呢!”

“我听说你们天狐祖宗一开始在印度,被湿婆赶跑了,到了中原来,变成了涂山九尾,出来妲己那种事情,又跑到了东瀛。”

“你这个家伙,又乱说了,上次还只是败坏我们的名誉,现在还造次我们祖宗起来了。”胖狐狸跟柴犬一样呲牙。

李郸道摸摸它的头,给他顺毛,果然就温顺下来了:“这不是你们太过神秘吗!”

李郸道说道:“这样,我打算写一本《大唐寻妖记》,你就把故事告诉我,我写成了,到时候送你一本。”

“还用你写?黄帝不是有一本白泽图吗?没流传下来?”胖狐狸道:“呃呃嗯嗯!不错,就是那里!”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竟然翻了个身,露出了肚皮给李郸道摸。

“那还请问我这个祭祀,我扮演的是谁啊?”

“你知道女娇吗?”

“知道啊,望夫石,大禹的结发妻子。”

“我们狐族的。”

“那你知道女青吗?”

“知道,天帝使者,传播天律,鬼律,天师道制作的早期律法,太平黄巾起义前所作,为的就是宣扬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啊?反正女青也是我狐族的。”

“按这么说女青,女贞,女娇,女娲,女娃,女魃,带个女就是你们狐族的了?”李郸道笑了。

“那不是,反正女姓是我们最古老的姓氏,源自于母系氏族。”胖狐狸道:“但这些祖宗肯定我们是没认错的,你们不也有上古八大姓姬、姜、姒、嬴、妘、妫、姚、妊,不都是带女字的吗?”

这小胖狐狸长得跟柴犬似的的,还这么有文化。

“好了!画好了。”小胖狐狸一看差不多了,叫退了诸多小狐狸。

又有几个小狐狸推着一木头圆框架过来。

小胖狐狸小短手一指,就出现了一面镜子在框架内,像是一层泡泡膜。

李郸道一看,自己已经穿得十分繁复了,几乎动不了,浑身白色的,各种繁复的结绳挂饰。

额头还有一张面具。

自己的妆容也是眼线勾上,一股狐狸魅意。

再看丫丫,由于丫丫没被下咒,此时是直接带了一个小号的狐狸面具。

只见八个狐狸抬起一个露天的小教子,不过他们都是化做了人形,只是屁股后面有尾巴,而且都带上了白色没有表情的面具。

“待会我们祭祀的就是望夫石,大禹治水回去后,见女娇已经石化,就又娶了一个,生下了启,家天下开始,但是却不知道,望夫石里也有一个生灵,算上时日,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出生了。”

“现在我们请的是孙真人接生,你们则是扮演青梅竹马时期的禹帝和女娇,刺激石头里面的性灵。”

“啊?所以这个是什么?悟空出世?”李郸道疑惑。

“什么悟空?”小胖狐狸道。

“没什么。”李郸道回答:“我就只要坐在轿子上就可以了是吧。”

“禹帝说不定会附身降临你的身体。”

“那是我的荣幸!”李郸道立马拍拍胸脯,还以为附身的是狐狸,原来是禹帝。

“我妹妹呢?”李郸道问道。

“她,自然就是小时候的女娇娘娘了,不过女娇娘娘已经变成石头了,所以其存在意义,主要就是配合你祭祀禹帝,禹帝附身后,唤醒女娇娘娘的灵识,产下孩子,就是我们涂山的圣子了。”

“非要我们俩?其他人不行?”

“要是请得来秦王,我看们就去请了。”小胖狐狸道:“祭祀马上就要开始了,不准说话,不准乱动,出来岔子,那就完了。”

李郸道立马点头:“明白明白。”

丫丫也道:“丫丫要做娘娘喽!”

坐稳轿子。

立马被八只狐狸一起抬起来,居高临下,却有点心慌意乱。

好在很快找到了冥冥中定的感觉。

参与一次大型祭祀,还是对心灵有洗礼的。

只见狐狸们开路。

拿着蓝幡,白幡,后面的拍着单皮小鼓。还有摇着铃铛的。打着大锣,擦着金拔,撒着花瓣。不过这些狐狸都踩着高跷,带着白色面具。

走一步,一摇。

音乐有一些肃穆,哀婉。

后面还有一群小狐狸,每过几步,就开始唱一句。

不是呜呜嗷嗷的狐狸叫,但几乎也听不出是人话,但一开口就叫人浑身鸡皮疙瘩。

这么一大群,一分钟差不多能走那么一步。

两边道路上都是各种狐狸,大狐狸带着小狐狸。

不止有狐狸,还有狸猫。夹道祭祀,举着青团,夹生饭团,在那里磕头。

李郸道一路看去,起码也有几百上千了。

突然之间,李郸道感觉背后一阵鸡皮疙瘩,随后就感觉到了自己身边好像多了另一个人,温温暖暖的,像是一个小太阳,怪舒服的。

扛着轿子的狐狸们突然感觉轿子一重。

但也没有感觉惊讶。

李郸道第一次感应到附体,原来自己也是有灵识的,可以感知外界的。

“你觉得我怎么样?”禹帝开口:“三过家门而不入。”

“那肯定是名垂千古啊!”

“那可不一定,你说是某些人崇拜的人文未始,而礼仪之风饯行,人民朴而善,推贤举善,还是竹书纪年所言,舜杀尧,禹杀舜。”

“前古之事,哪里能说清楚,我只知道,周时尚有人祭,而秦用俑。”

李郸道巧妙的避开了这个问题,却也有自己的思考。

“女娇与我相好,奈何舜虽欲传位于我,但却诟病我与妖合。”禹帝道:“所以我三过家门而不入。”

李郸道不语。

李郸道听到的故事版本是启是从女娇肚子里生出来的,所以叫做启,可是现在涂山的狐狸说,石头今天才出生。

而且传闻大禹结婚四天就出门治水了,三过家门而不入。

第一次经过家门时,听到他的妻子因分娩而在呻吟,还有婴儿的哇哇的哭声。他怕耽误治水,没有进去。

第二次经过家门时,他的儿子正在他妻子的怀中向他招着手,这正是工程紧张的时候,他只是挥手打了下招呼,就走过去了。

第三次经过家门时,儿子已长到10多岁了。

但这个故事又和女娇化石头,生出启的传闻相矛盾,而正史禹帝只有一个妻子,就是女娇。

那么启是女娇生的吗?还是野史所言,禹帝有了婚外情,是舜帝的女儿瑶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