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滴儿伶个郎动呛!六月里~~火气烧心坎啊~王寡妇我~~独坐房中呐~~”

李郸道一脸古怪的听着老道士一边走着,一边乐呵的唱的小曲。

这调子,怎么一股二人转味道呢?

而且内容听起来也是带点颜色的那种。

丫丫聚精会神的听着调,典型的学坏不学好。

“这修云庄,在哪里哦!”李郸道一脸雾水,提着叫花鸡,一直不知道在哪里。

问老道,老道说:“我也不知道,人家没有请我。”

直到午时三刻,立地无影,李郸道在一颗树下躲阴凉,丫丫突然道:“哥,你看是不是那里!”

只见一处类似日本鸟居的木头牌坊出现在了远处,鸟居上面就写着修云庄。

“这是幻术吗?”李郸道走到鸟居下面,摸摸牌坊,十分真实。

“还是结界?”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老道士也奇怪:“这玩意,突然出现的吧!靠近帝都了都,怎么还有这么大能耐?”

“诶!小伙子!你怎么长耳朵了,还有尾巴!”

丫丫也十分好奇:“哥哥!你变成妖怪了!”

李郸道一看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一条黄色的尾巴,再摸摸自己的头,一对兽耳。

好家伙,福瑞狂喜!

丫丫好奇的摸着李郸道的尾巴。毛茸茸的,还一动一动的,十分可爱。

只见丫丫一摸自己尾巴,李郸道立马感觉到了一股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就像往耳朵吹气,理发刀片刮脖子,按摩被指甲从脊椎处轻轻刮动,传统手艺摩擦边缘。

李郸道一把抓住丫丫还想乱动的手。

倒吸一口凉气。

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老道士也惊讶道:“你这是中了涂山咒吧!”

“什么是涂山咒?”李郸道问道。

“就是人有人魂,妖有妖魄,妖要修成人,就要修出人的魂魄,就会找一个人助自己修行。”

丫丫立马抓住精髓:“哥哥被吸阳气了。”

李郸道直接捂住她的嘴。

老道士却在坏笑。

李郸道不经意在他眼角看见了狡黠。

直接道:“好啊!你这家伙!竟然还来戏耍我!”

李郸道直接绕到老道士背后,双手剑指,直接往两股之间发动!

奥义.千年杀!

老道感觉一股杀气,一跳,竟然一丈高。

“你这个破小孩!这种玩笑开得?”

李郸道直接道:“你根本不是什么老道士!”

“就算是落魄的道士,也不会唱那种曲子,还有,你的演技太拙劣了!对不对丫丫!”

丫丫作为奥斯卡常务评委,对此十分有经验,点头,再点头。

“老东西!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谁说我是狐狸了!我是黄鼠狼!根本不是一个种类好吧!”老道士吊儿郎当的却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郸道狐疑。

“要不要我放个屁给你闻?这么不相信我!”

李郸道直呼内行。

问道:“你既然知道,为何看我笑话?”

“我区区修行两百年不到,我看到了,也不能化解啊,还是上去吧!这冤家宜解不宜结,你给他磕头,赔礼道歉,再小气的狐狸,只要你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情做了,人家也就放过你了。”

李郸道翻白眼,我这也没得罪人家啊。

只得从鸟居这里走石板山路,蜿蜒上行。

却发现还有不少客人,不过也是奇奇怪怪,穿得花花绿绿。

只听见一个独眼地中海黄皮怪鼻子一怂一怂的。

拿一只大眼珠子就左右嘀哩咕噜的乱转。

一下子就盯上了丫丫。

却见到了李郸道,和老道士,把李郸道当成了本地狐狸,老道士自然被他看见了真身,是黄鼠狼。

对着几人咧嘴一笑。

老道士小声道:“这家伙是黄鬼,很难缠的。”

李郸道听过黄鬼,传闻还是从春秋战国时期传下来的,有一项民俗“打黄鬼”的巫傩戏,很是出名,已经申遗了。

这个黄鬼是瘟疫和洪水,干旱等等一切不好事物的象征。

属于鬼和邪神的聚合体。

黄鬼裂开嘴,露出长长的舌头:“我闻到了人味了。”

“可惜了!”黄鬼舔舔舌头:“这里是涂山胡氏的地盘,不好动手。”

李郸道护住丫丫:“该死的!还以为就请我一个,吃大餐呢!怎么全是些妖魔鬼怪!小爷我命不保啦!可怜丫丫!你跟着我过来,只怕凶多吉少”

丫丫缩着头,看着黄鬼,目光中却没有恐惧。

老道说道:“你妹妹灵性很高的,吃了抵得上两三年修行,没有开智的,吃了容易开智,你现在灵性也外溢,但年级稍微大了些,元阳初发,算不得童男童女,但也是好吃的少男少女一流。”

这黄鼠狼老道却是看热闹不嫌弃事情闹得大。

到了半山腰,就发现只有半露天的几个亭子,一群男男女女,穿得魏晋时期的衣服,衣衫不整的,宽宽大大,露出大腿,胸膛的。

他们在摆桌子,同时可见溪流,溪流之水并不急,上面各种盘子。

一群黄皮狐狸,红皮狐狸,少数还看得到白皮的和黑皮的,学着人的模样,人立而起,在准备食物。

李郸道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所谓胡叔叔。

他今天不穿红衣服了,改穿了件淡绿色的狐首云纹道士服。

在指挥着许多小狐狸干活。

李郸道直接就上去了。

“你搞什么鬼!你这个老臊子!夺笋呐!你给我搞个狐狸尾巴,狐狸耳朵,还有个狐狸鼻子!”

“你要是不会好好说话,我不介意彻底把你变成狐狸,在喉咙里给你加一根横骨。”只见他笑着说道:“你败坏我狐族的名声在先的哦!”

李郸道想到自己在仲山讲的黄色故事,不由得脸红:“我不是说过,不关我的是,我也只是听别人说的,还问了,在场有没有狐狸介不介意,你都说不介意了。”

“我是不介意啊!可是其他狐狸介意啊,你说的事情是真的还好,我也就算了,可你说的是假的,凭空捏造,往前也没有出现这种事情作为依据。

我作为这附近几百里狐族的族长,维护族规,维护族誉,总是要的吧,出了这样的事情,影响多不好,我还以为是真的,大彻查了一番。”

李郸道有些理亏。

“下面的小的都恨死你了,说你毁坏我狐族的清誉,要把你弄死呢!”

只见这所谓的胡叔叔道:“我是觉得你罪不致死的,还护着你,给你说好话哩,只是说叫你做几天狐狸!体验狐狸的辛苦,省得你以后乱讲话,另外也需要你澄清一下,这故事纯属你为了卖药,杜撰的故事,把主角从狐狸,变成魔女什么的也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