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十七 老逼登!竟然这么暗算我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7-02 09:17:24

吃完早饭,李福成完全忘了昨天被狐狸精蛊惑的事情,去了药铺。

李郸道谎称今天要去城外采草药,背着小篓子,丫丫自己要跟着来。

“今天哥哥去见妖怪哦,狐狸精,待会狐狸精把你吃了。”

“狐狸精会吸阳气吗?”

可能在李郸道的教育中,狐狸精并不是坏妖怪,丫丫是一点都不怕。

看来要把李郸道的童年阴影狐狸和猎人的故事说出来吓唬吓唬丫丫了。

那个动画片是黑暗风剪纸动画,少儿频道播放,吓得李郸道晚上不敢睡觉,代入感太强了,同时期一二年级还被美姨支配着,不敢喝生水。

不过不喝生水是正确的。

丫丫听到了是公狐狸,那就更不怕了,或许女孩子天生就有对美好爱情的期待,对另一半的幻想。

要是正常家庭,男孩依恋妈妈,女孩依恋爸爸,但老李家不太正常,特别是丫丫由于是女孩重男轻女现象严重。

要是现代,还有演戏小的欺负大的,还告刁状的现象。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丫丫也不是没有这么干过,但是她也很快体会到了社会的险恶,很快就明白巴结李郸道才是唯一的出路。

小孩都是比较利己的,特别是尝到了甜头,知道李郸道吃软不吃硬,就各种乖巧,讨好,确实也激发了李郸道护妹狂魔的潜力。

李郸道看着妹妹这样,拗不过她,只得把她抱起来。

“好家伙!你又重了。”丫丫被抱起来后,直接摸李郸道的鼻子:“哥,你鼻子上有脏东西。”

然后眉头一皱:“抹不掉。”

李郸道立马疑惑:“我洗脸的时候没发现啊!”

去照水缸,也没看到啊。

“好像是狗鼻子!”丫丫说道:“摸起来湿湿的。”

“啊?丫丫,你别吓我。”李郸道自己一摸没有感觉啊。

想到自己昨天用八卦诀印偷窥他的真身,他立马就在自己鼻子上摸了一下。

自己这是长了狐狸鼻子了,被种了妖术。

李郸道把自己的法印放在眉心,口中念诀:“天法清清,地法灵灵,阴阳结精,水灵显形,灵光水摄,通天达地,法法奉行,阴阳法镜,真形速现,速现真形!”

只见李郸道再往水中看,果然看到了,自己鼻子上有一个黑色的狐狸鼻子。

“我淦!这个老逼登!竟然这么暗算我!”李郸道当场爆出口。

不行,得看看,能不能自己破解。

于是便开始请辛巳大将军,想要破解妖术。

辛巳大将军现在只是一团元气,传递信息给李郸道,这不是什么幻术,而是真真切切的长了一个瘤子之类的,可以自己尝试割掉什么的。

李郸道这哪受得了,这还是长了个鼻子,过几天长尾巴了怎么办?

一时间觉得那红衣男子,高深莫测起来了。

“丫丫,我们走,去隔壁借赶山细腰犬。”

“马红花家有条看门狗,是黄色的细犬。”

此犬又有赶山犬之说。

南宋末年或者元代初有一副名画,就是搜山图,讲的是二郎上山打猎的故事,把山上的山精野怪吓得仓皇逃窜。

有说此图说的是官兵的穷凶极恶,也有说是正义战胜邪恶,也有说是对南宋遗民的赶尽杀绝。

反正此图中至少提现了细犬的厉害之处。

传闻狐狸修行,也是有劫数的,其中最险恶的劫难就是人劫,一是皮毛劫,会被补捉扒皮做成狐皮大氅。二是追猎劫,被狼或者猎犬追赶,活活咬死。

李郸道也不太清楚哪里有猎人,但知道哪里有赶山犬。

昨天刚刚救了马红花,李郸道这回来借狗,自然没有障碍。

直接要上前牵着狗绳了。

在古代遛狗也要牵着狗绳的,俗话说得好,遛狗不牵绳,等于狗遛狗。

谁知道,李郸道刚刚跟着马家的下人去牵狗,那狗就对着李郸道一直叫,几乎就是要扑过来了。

好家伙,自己也变成狐狸了吗?

借狗失败。

这要是借了,第一个咬的就是自己了。

李郸道只能说这狐狸精,确实神通广大,把李郸道拿捏得死死的。

怎么办?硬的不行,来软的呗。

李郸道这两天刚刚好攒了点钱,自己家的母鸡留着下蛋,不好捉了去。

去集市上挑了只两斤来重的小公鸡。

直接到河边清理干净,到药铺拿了荷叶,往里面塞莲子,贝母,红枣,人参须。

做一道富贵叫花鸡!

泥巴用的就泾河边的河泥,可以制作陶器的那种。

把鸡用荷叶包裹里三层外三层,用秸秆打结,本来还要涂油,涂蜂蜜,不然会有腥味,但一想狐狸不就喜欢偷腥吗?于是就做的原味,盐都没放。

丫丫在一旁流口水。

李郸道直接拒绝她:“这待会是给狐狸吃的,不是给你吃的。”

丫丫只得罢手。

好在是在河边挖坑生火,不然在山上生火,真的是山上一把火,所长爱上我了。

这叫花鸡倒也不难,火烧着后只剩下木炭,就放进去,把洞口封住,但不要完全封死。

过一段时间翻动一下。

“唔!好香!”只见头顶传来一道声音。

李郸道惊讶,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树上多了个老道,一身叮叮当当的破烂,不知道哪里来的,何时到了这里,盯着李郸道。

当下就从树上落了下来,却摔了个狗吃屎。

李郸道还以为是洪七公,周伯通级别的人物,一看这平沙落雁,屁股落地,一时间也就不清楚,到底是真神仙,还是假道士了。

“小伙子,你这弄的是啥啊!这也太相了吧。”

“这叫富贵叫化鸡。”李郸道说道,也不敢得罪这个老道。

“真香啊,只是我看你半天了,怎么不放盐啊!而且好像也没有放血,都是淹死的,不怕腥吗?”老道士皱眉道。

“这不是给人吃的,是给狐狸吃的。”

“哈哈,你也是去修云庄吗?”老道士嬉皮笑脸:“刚刚好老道我没有准备随礼,就厚着脸皮跟着你去蹭一顿席面吧。”

李郸道看不清这老道士深浅,只道:“我也是道家信士,不知道老修行何处修行,在哪里挂单?”

“哎呀呀!问这些干嘛?我就一骗吃骗喝的。走,走,走,我们一起去吃吃喝喝,给他上一课!”

……

老道士大概觉得这叫花鸡闻着香,但肯定不好吃,就没有打主意了,反而打算跟着李郸道去修云庄趁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