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十六 神意沉内景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06:25

吃完了饭,李郸道也没有炮制丹丸,赶工期的任务,给老爷子按摩了会,又给丫丫讲了个睡前恐怖故事,这回讲的是美女蛇与飞蜈蚣的故事。

丫丫胆子大得很,除了上次的老毛人虎姑婆吃小孩脚趾,还有狼外婆吃说谎小孩,被虐待死的狸猫煮老太太的肉给她丈夫吃,这一类富有教育意义的黑暗童话才能叫她有所害怕,其他的她都丝毫不惧的。

美女蛇是不要和陌生人搭话,虎姑婆是不要走夜路,不要贪吃,狼外婆是不要说谎,狸猫煮老太太是善待生命。

不过这种教育会不会变成童年阴影,乃至成年阴影,李郸道就不管了。

讲完恐怖故事,李郸道也该去睡觉了。

说是入睡其实是入定,入定其中,内蕴神气。

万种修行第一步,都是要存神,得真静,得常性。

“大孙子,你得把你这法印收一收,藏起来,不然过几天,我们就要被消磨干净了。”

却是床上那些灵性木雕,趁着李郸道入定得静,可闻其音开始占李郸道的便宜。

李郸道要借助法印,更加接近道的感触,同时气息融汇,平常都是放在心口之处的。

此时道:“你们这些小东西,我不打扰你们,你们还来打扰我修行,你这一分散我精力,我就要重新来过。”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你这一尊雷公请在屋子里,我们真的快要死了!!我们可是你奶奶留下的遗物!”

“雷公?哪里有雷公?我怎么不知道?”

原来李郸道此时还算肉眼凡胎,此物又佩戴在身上,如同晚上自己打呼噜的人不知道自己打了呼噜,别人提醒他,他也不承认。

李郸道这个可比打呼噜恶劣多了,那是打雷。

要不然这两天怎么没有鬼物来请李郸道?那个缠着李郸道的长脖子女人怎么不继续来了。

李郸道道:“说实话,祭炼飞剑的法门,我是知道一点的,可是适用不适用你们我就不知道了,要不你们自己祭炼自己?试试看,就借助雷公雷声作锻炼的炉火与锤子?”

你可真敢想啊!如果有人在这里肯定十分震惊。

但这些精怪经历了劳动改造,学习新思想,争做新精怪。已经达到了,没有钢,我们自己造,没有粮,我们自己产的思想觉悟。

“怎么做?”那扫帚精怪问道:“我先来!”

李郸道说出来是却是明代南派唐将军小乘符箓剑仙法门。

这些精怪们根本听不懂。

那是制做雌雄双剑,杀人要放雄留雌,或放雌留雄,不可两剑都失,不然就全飞走了。

而且此剑好像还会反噬主人,所以还留了破剑法。

“不懂不懂!”扫帚道。

李郸道问道:“那你们精怪如何修行道行?”

“自然是看年份了,再看所在之地,是不是聚气之所,聚阴气是精怪,聚阳气是仙灵,聚煞气是器鬼,聚生吉之器就是祥瑞了。”

李郸道问道:“所以主要还是需要找个风水宝地,把你们埋起来?”

“别啊!我们都是聚人气而得性灵,埋起来,性灵和大地合为一体,不出半个月,发霉腐败,虫咬溃烂。”

李郸道思考了一会道:“还是在房间内布置个小法坛?”

木头蝙蝠叽叽喳喳:“没这么多事情,你帮他们换换换位置就行。”

“那就是室内风水了。”李郸道是不懂。

“我要继续修行了,我没办法管你们啦!”

李郸道继续存神。

“唉!大孙子长大了,不爱听我们说话了。”

李郸自然是,得真静,闭五感,不听他们唠叨。

渐渐吐气如水泄,吸气如吞山。

舌尖顶上颚,两颊生甜津。

神意沉内景,真性放光明。

这回内定,神思饱满,于鸡鸣二声时候神意开始内敛收摄,自然醒来。

“睡觉时间变短了。”李郸道看着天还是黑着的。

出了屋子,观天,只见太白星正放光明。

太白星,又叫启明星,是道家除了北斗星外最重要的一颗星。

此时李郸神意归满,打算吐纳废气。

当下开始运动,打起了前世所学的易筋经,八段锦。

同时对着太白星吐纳神意,此星对应金星,应庚辛之气,西方白虎之神,内应肺脏。

道家里说,于此吐纳,可锻炼肺部,气息绵长,又可发声如金铁之声,可以震慑妖邪。

也有祭炼飞剑的,于庚申日,此时夜尽天明之客,以牲祭剑,得太白神之杀机,炼制出上好剑器。

其中欧冶子,干将莫邪,等就是此类得了法的炼器师,不过他们更盛,以人祭器。

比如著名的干将莫邪雌雄宝剑。

往后一对剑,也多用此二人名字命名,比如雌雄双股剑。

不过很快天边出现一线光亮,李郸道感觉小腹一暖,停止了吐纳。

睁开眼睛,雄鸡三声,天下大白了。

李戚氏起床造饭,发现李郸道起得这么早,便问道:“怎么起这么早?”

李郸道直接道:“我怎么睡得着的?我这个年龄段,怎么睡得着觉的!拼搏百天,我要完成筑基!”

李戚氏随即不理李郸道了。

老爷子也起来了,却也是惊讶,李郸道都不需要被叫起床了。

李郸道帮老爷子把脉,两剂药,昨晚就喝完了,现在看情况,也不需要继续喝药了,现在改换了健脾利尿,清痰祛湿的丹丸。

老爷子吐的是白痰,不是脓痰,又是多年肺瘀所致,应是气虚,尤其是冬天,还有早晨发作。

此刻就在清痰:“咳!呸!”

李郸道改换方子:用的是苏子降气汤,不过怕老爷子胸闷,便需要多加一味桔梗。

“怎么样?”老爷子看李郸道给自己把脉。

“好多了!之前吃的药不用吃了,我制作新的丹丸给您调理,平时还是多喝喝热水。”

“行吧,我的病我知道,今早你自己练吧,吃了饭,我还约了谭木匠继续挑料子。”

李郸道点头,想起今天自己正好还有一场邀请没去。

正是那个所谓的胡叔叔了,邀请自己去修云庄赴宴。自己不去的话人家恼羞成怒,自己不就没了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