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七十二 狐,千岁与天通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7:54:57

此人是何人也?乃是李郸道在仲山夜宴上所见。

一赤狐。

东晋郭璞玄中记言:狐,五十岁,能变化谓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千岁即与天通。

此狐狸变作俊美男子形象,起码有百年道行了,难怪把爹蛊惑得团团转。

这个郭璞也是个修行中人,传闻许天师许逊,修为通天,拔宅飞升,鸡犬升天,全家一起亲戚什么的都一起带到仙界去了,还带上了郭璞。

郭璞是风水学的祖宗,修行不弱,但仍然不得正法,能成仙当然愿意了,估计被王敦所杀,只是演戏一场,其实是尸解飞升了。

李郸道讲了个荤腥的故事,涉及到了狐狸,却也是借鉴了这个,还有聊斋的一个故事。

这狐狸来干嘛?怎么自己请来辛巳大将军符箓不起作用?

难道他已经与天通了?

“你躲到我身后干嘛?”李福成把李郸道揪出来:“怎么不跟你叔叔打招呼呢?”却是一个巴掌又打在了李郸道脑门上。

李郸道看见那赤衣男子嘴角一死笑意,就知道他说啥,爹都会听,自己要是不叫他一声叔叔,估计他还会捉弄自己。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于是老老实实叫了声:“见过胡叔叔!”

“这才乖嘛!”李福成笑着道“犬子不通理数,还叫你看笑话了。”

“哈哈,我观侄儿是芝兰玉树,王谢俊杰,不是凡材。”

对着李郸道就一阵夸,把李郸道都搞得不好意思了。

却见他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递给李郸道,只见上面是一螭龙狐纹图样。为啥说是螭龙狐,只因龙首无角,身体修长纤细,尾巴蓬松,头尾相连就呈现圆形。

李郸道本着拿了能多卖几个钱的心思,接下玉佩,就见背后还有刻字“涂山世家。”

额滴娘啊!这狐狸还这么大来头吗?

“这么贵重!不好吧。”李福成要李郸道拒接礼物。

但李郸道已经感受到了玉佩的灵性。

而李福成又被抓住了手:“诶!兄长!多年不见,这点东西算什么?明日我于城外靠近仲山的修云庄设宴,还请兄长一定要前来赴宴,还有侄儿你也要来哦。”

说罢还伸手摸了摸李郸道的鼻子,李郸道要躲开,却躲不掉。

被摸到了鼻子,只感觉一凉。

就见那红衣男子,所谓的胡叔叔作揖告辞。

等他一走,李郸道立马就取来了一盆清水,往里面倒入了一点朱砂:“爹你来照照。”

只见李福成往水里一照,竟然发现自己眼皮上有两片很小的树叶。

“怎么回事?我眼皮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当下摘了下来。

摘下了叶子后,李福成立马一愣,好像陷入了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了,我要干嘛的哲理境界。

“爹,刚刚那个胡叔叔是谁啊?”

“什么胡叔叔?我有认识姓胡的人吗?”

李郸道无语,你不认识,你刚刚给我一下子。

看来这个狐狸请的人不是自己老爹,是自己哦。

不对,自己医术只能说过得去,肯定不如秦一萍,田巫什么的,治疗鬼神之病,为啥不请他们,怎么请我诶?

正疑惑着,却见昨天那小将来了。

“这位军爷,怎么不在庙里看顾弟兄,怎么又到了我这里?”李福成疑惑问道:“可是昨日我们处理得不妥有问题?”

“估计是来拿布匹的,昨天你买白布,足足拿了一匹,哪里用得完,昨天还没带走。”

“不是!不是,我是特意来道歉的,今天问了田巫才知道小李大夫医术高深,昨天我却误会了小李大夫。”

“这有啥呀!你们保家卫国,前线生死拼搏,我们救死扶伤,这不是应该的嘛!”李郸道用官方语言一套一套的。

小将道:“昨天经过小李大夫处理的,伤势好得最快,其他人都羡慕了,他们俩行动不便,因此拜托我来给大夫说声感谢。”

李福成笑着道:“这有啥啊!不都是应该的嘛!”

小将道:“还没介绍一下我的来历,我乃秦王殿下亲兵,秦王卫左执戟,徐孝元。”

“左执戟?是几品官?”李郸道没听过,不由得嘀咕一声。

李福成也没听过。

小将尴尬:“只是一个九品散官。”

小将说得轻松,所谓卫,就是护卫秦王安危的军队,相当于老首长的警卫员,那是属于亲信级别的。

其中左右执戟则是王家仪仗,往往正规出行,有左右拿着大戟的武人,都是家室清白,深得信赖的人物。

别看是九品,还是武散官,但不妨目光长远些,这个家伙能活久一些,李二当了皇帝,说不得也能当一个散号将军什么的。

李郸道立马贴起了热脸,又拿了些止血,疗伤的药粉给他道:“说不定就用上了。”

这徐孝元也就接了。

不过人家一个入流武官,也是李郸道目前高攀不起的。

又问道:“军中正在招随军医官,待遇是流外六等,到九品不等,视医术而定,救治伤员,也可积累功勋,可以得官得爵,你们要不要报名?”

李郸道立马摇头:“我自然是年纪小。”

李福成道:“我医术尚不如我儿。”

徐孝元有些失望,李郸道的手段,他今天得了田巫的话语,知道绝对是战场上救命的,如果可以带到军中。

但这个只能看自愿,毕竟十五才到征丁的门槛,人家才十二岁,你能怎么办。

而且他代表的秦王的风度,自然不能做出强征的事情,坏了秦王的民心爱戴。

这个徐孝元从昨天和那些伤兵的谈话来看,应该是李二的小迷弟,死忠的那种,不过为人还是蛮正直的。

“那行吧,我军务在身,不好久离,就先回去了。”

“慢走啊!我送送你!”李福成把徐孝元送走。

回来啧啧道:“可惜丫丫年岁小了些,这小伙子,我看着确实不错!”

李郸道翻了个白眼,丫丫才多大,你这个做爹就这样,不是应该做爹的都舍不得女儿嫁人吗?

李郸道反正是下不了手,丫丫多可爱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