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那老兵倒吸一口气:“把箭头留到体内就是了,多少老兵都是这样,你倒底会不会看刀兵金创啊!”

李福成看着,自己也不会啊。

“你要是想着以后疼死,短命,手用不上一点力气,一用劲就疼,变成个废人,还是可以留在体内吧。”

“那还是留着吧!不能用手了,落下残废,就能直接回家了。”老兵道。

反正就一只手不能用,还有一只有可以用,至少保住了命。

李郸道竟然一时无语。

又转头问其他士兵,都说,如果不是十分危险生命,不用取出箭头。又说最好能留下残疾,无论是脚还是手。

但像这个小将却道:“殿下待人不薄,好男儿建功立业正好,况且天下已经快要被我大唐一统了,你们随殿下征战不少年,何必这样短视?殿下骁勇善战,军中威望无人可比敌,难道不能叫你们善后?”

“我们……”

这个小将一口一个殿下,李郸道不由得猜想:不会是李二的兵吧。

李郸道便道:“这肯定是我们的救助义务啊!我们治不好,你们落下残疾,还来怪我们,我们怎么办?”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m.kanshu8.net

于是道:“你们自己按照军中规矩来吧,我是不懂,免得犯了事情,还要连坐,要不然你们去别家看看,比如对面。”

李福成也点头:“几位兄弟,说实话,我也当过兵的,我的老父亲还上过战场,还是治好来的好,保不齐,他不听你的,残疾了还叫你充军,做伙夫,做劳工,那也是没好处的。”

小将道:“我们殿下爱兵如己,对兄弟们都十分关怀,绝对不会如此,不过确实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哪里能轻易说残疾就残疾?”

李郸道问道:“你们哪个说了算?”

“看他们自己意思吧。”小将道。

“你看着治吧,我还能说啥?”

李郸道点头。

随后拿出一块干布道:“你含着,省得待会疼得没处咬。”

李郸道把匕首放进火盆里烧了一会,直接拿出来,过凉了一下,把结痂的伤口划开。

里面已经生出肉芽了。

顿时流血。

那小将战场杀人看得多,这拿匕首救人还没看过,却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李郸道直接把刚刚研磨的曼陀罗种子的汁液倒了一点在伤口上。

只见那老兵已经疼得冒汗,面容扭曲了。

李郸道在等麻醉药效。按道理这个麻药效果很快的。

李郸道换上剪刀。

止血的话,是直接用滚烫的小钳子钳住肉。

古代战场受伤止血,也常用火碳。

李郸道这个学自现代激光手术刀止血。

一股股肉焦味起来。其他士兵都面容扭曲。

“不疼了吧。”李郸道问道。

“是没刚刚那么疼了,但还是有疼。”那老兵道。

“难免的。”李郸道拿烧过剪刀开始剪肉,把箭头取出。

手术操作严格来说,要无菌,李郸道没有手套,但刚刚也洗过几遍手了,还用硫磺粉搓了手,这些剪刀,匕首,也是在火盆里用火烧过的,只有伤口,待会还要用清理一遍缝合,敷三七,续断,牛膝,杜仲之类的药材做成的粉,抑制细菌的话,可能还会加入石灰和硫磺。

然后还要固定他的手,因为他中箭在肩膀,一动手,那里就容易开裂。

李福成全程给李郸道打下手。

等拿出缝衣服用的大头粗针穿羊肠线的时候,那小将终于忍不住了:“这人能跟衣服一样缝在一起?”

“这有什么稀奇,被砍头的人,家里人收拾尸体,不一样请人把头给他缝起来?”李郸道很轻松。

“那能一样吗?”

老兵背部已经麻了,不止背部,可能脖子,连着那条胳膊都有一点麻木。

不得不说这种剧毒的曼陀罗花的厉害。

“你在缝针?”老兵不可思议:“那样能行!你别乱来啊!”

可怜老兵战场都没吓到,现在有了哭音。

“放心,你这个恢复得快,很快就好的,这几天多吃肉,我再给你开几副清热除湿汤剂,健脾利胃的丹丸,一些消瘀去肿,生肌除恶的散粉。再每两天来换次药,没有发烧的话,个把月基本就能好了。”

“你别说大话!”那老兵终究还是怕死:“有几个中了刀兵伤能不发热的。”

“所以我提前给你开清热除湿的汤药。”李郸道道:“平时多吃肉,多喝热水,不要叫伤口碰水,不要揭开来看愈合情况。”

处理完这个,李郸直接对小将道:“你得买些白布来,剪成条状,加大黄粉用开水煮沸来,我这里备用的不太够了。”

那小将立马道:“好!我立马去。”

李郸道继续处理第二个。

这个是背部被划拉了一刀,别看伤口大,但其实不算什么致命伤,因为伤口不深。

“你们没有穿盔甲吗?怎么背部这么大一道伤口?”

李郸道用煮开的水,用干净麻布清理血污,外翻的肉,和血痂,这个由于伤口大,已经有些发红,脓肿了。

“能忍痛吗?”

“不能。”那个人刚刚可是看着李郸道动手的,此时直接认怂。

“可是我这麻药不够了。”李郸道无奈:“爹,你去问问田巫还有吗?”

“芙蓉膏不行吗?”

“芙蓉膏有镇痛效果,但不如曼荼罗花种子。”李郸道。

“你先用着,我去看看。”

“大夫!你先别走啊!”留下一个毛孩子给他们治疗,这群二三十岁的汉子都没有底。

“你放心!我的儿天赋异禀,医术比我高明。”李福成安慰他们。

阿芙蓉膏就是鸦片了,李郸道弄了一小块,用温水冲化,祛除下面杂质,只留上层清液。

一样用来镇痛。

等那小将把布买回来,竟然直接拿了一匹。

可李郸道哪用得了这么多。

李福成回来结果直接把茱萸带回来了。

茱萸会符水止痛祛病气,杀诸多细小蛊虫,也就是细菌。

这个就是祝由十三科的内容了,也属于田巫的巫医传承。

“你这个符箓是什么符?”李郸道问道。

“这就是祝由科符箓啊,治金簇之伤的,药符同用,汇聚人之精气,加速伤口愈合,杀灭蛊虫,不使其发热,道家张天师还是从蜀地巫师中整合出来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