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六十二 残酷棍刑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5 14:00:22

田巫道:“她是这里附近有名的怨鬼,我都奈何不了她。”

“不会啊,我之前就把她赶跑了。”李郸道说道:“跟个稻草似的。”

田巫摇摇头道:“她是前朝大业帝时期的宫人,因私通了外人,被施展了棍刑。”

“棍刑不是用棍子打人吗?”李郸道疑惑。

田巫摇摇头道:“棍刑又叫开口笑,又叫木人桩,先在地上打一个桩,从后门进入,靠犯人自己的体重下坠,穿肠过肺,从喉咙抵住,只因抵住了上颚,不能闭口,又叫开口笑。”

“此时还不算,人要过许久才会死去,在这个时候,宫里那位,又叫人活剥了皮,用盐水去泼,活活疼死,惨叫却不能出声。”

“死后,人皮填充了稻草仍然还挂在宫门里,警示那些胆敢私通的宫人。”“只因怨气通天,在皇宫之中,仍然害死了好几个,都说见鬼,那宫里那位,几日噩梦,只得把她葬了,葬的地方就是那片桑林。”

“她本是情窦初开,被人折辱而死,你那天给她上了柱香,还说了句,真可怜。是不是?”

“可是我是对着陈兆英墓说的啊!”

在一旁的茱萸忍不住憋笑:“那女鬼就是不讲道理。”

田巫道:“祸从口出不外如是了,你不喜欢人家,给人家说这个干嘛?”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那她一直跟着我是喜欢我?”李郸道怀疑人生。

田巫道:“对呀。”“那她那天要害我?”

“你可是神游出去了?”田巫道。

“仲山君夜宴,不知道什么时候接了帖子。”李郸道回答道。

“对了,你既然是魂魄状态,自然是听得到鬼话了,她是找你互诉衷肠呢!”田巫调笑道:“正好你昨天说大话,说狐狸精都可以干趴下,想必女鬼,也是不在话下。”

李郸道快哭了:“我可以给她赔礼吗?”

田巫道:“不知道你哪里学来的北帝法,差点叫它分形。”

李郸道说道:“北帝黑律有言,诸邪精妄入人家,淫人男女者,分形。”李郸道说道:“它自己不犯法,我如何用律法伤她?”

田巫听了,啧啧道:“你还懂阴律?”

李郸道嘿嘿:“还有女青天律,我也略懂。”李郸道听到前世最有名的话,就是所有赚钱发家的办法都在刑法里写着,于是好奇,鬼神之律,也是专研了一阵,发现其戒律极其变态,北帝黑律尤为如此。

以此律法,要挟鬼神,劾神役鬼,尤为方便。但对修持者也是十分有要求的,毕竟你不能知法犯法,徇私枉法。

李郸道也是谨慎用法的,毕竟自己还不是诸法官之一。这里的法官不是宣布判刑的法官,而是领了天职的修行者。

只能吓唬吓唬不懂法的小鬼,有来头的,估计是难搞哦。

“我是只能调解的,毕竟这时情,是你先有错在前的。”田巫道:“你这个就是造了口业,积累了劫孽,我是帮不了你。”

李郸道没有办法只得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我赚了钱,给她放一次焰口。”

“那可是没有几十万钱办不下来的。”田巫道:“要不你跟她缔结契约?”

李郸道想到这个,鬼的嫉妒心最重,不结契约还好,当个老赖,结了契约,那估计甩也甩不掉,就道:“还是算了,九叔说了,鬼是集合怨气,晦气等十八种衰败之气为一体的东西,养了鬼,就入了左道,变短命,变穷,变丑,都有可能。”

“九叔是谁?”田巫问道。

“我梦里的的修仙启蒙老师。”李郸道回答。

“他对鬼物倒是了解。”李郸道笑道:“那是,九叔是阴间钱庄的行长,主冥钞在阴冥的流通。

“那确实是个肥差,如今阴间应当是蔡伦主管此事。”田巫道。

不闲聊别的,李郸道把药丸交了,田巫道:“你那种秘药,有助于我修行,往后长期从你这里拿,你想学什么可以说。”

“只要田巫提点提点就是了。”

“看似什么都不要,其实什么都要。”田巫道:“你先好生修行着吧。”

李郸道又拎着田巫提前准备好的蛇鞭走了,要往药铺去。”今天的目的以经达到。

结果一看自己家药铺对面,竟然也开了一家药铺,上面旗幡,除了一个葫芦外,还有一朵木棉花。

上面写着治疗各种妇人下痛,小儿急症。

好家伙专科专治,妇科儿科一起吗?

竟然生意比李记药铺要好上不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请来的托。

这边李记药铺,李福成还在看筋络图。李郸道问道:“爹!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压迫感吗?”

李福成叹了口气:“你娘都不理我了,我自己泥菩萨难保,怎么有心思管其他?”

不是,这是什么逻辑?你是一家之主,你得支楞起来啊!

无奈道:“爹你赚到了钱,给娘打个金耳环什么的,万事大吉,这样干坐着干嘛?”李福成一听,也是,当下,拿毛笔写了几个字,挂在门外:“推拿,按摩。”算是开始接业务了。

李郸道则是放下蛇鞭,就往对面去了,不管如何,人家开业了去看看,什么实力,得有个底气。

果然开药铺的是秦一萍,她还雇了个伙计吗,坐在那里给女子把脉。

“你是不是,经少,干涩,带有暗色血块?老是晚来?”秦一萍问道。

“对呀!”那妇人还很年轻,但显得憔悴:“这几天疼死了,只是不好说,听闻来了个女大夫,连忙就来问问。”“你是不是冬天的时候生产的?”秦一萍问道。

“对的。”秦一萍道:“生完之后没过多久就农忙下水干活了吧!”

“婆婆说不能见风,我穿了许多,把脑袋都裹住了。”

“寒气从你的脚入了你的体内,上热下冷,最是容易这样,我在乡下行走多有见到,十几岁的姑娘不注意,跟着下地干活,接触冷水,不过她们都是习惯了,忍住了。”

“哎。”那妇人道:“之前娘家还算殷实,没吃什么苦。”

秦一萍道:“我给你开几副药,你回去吃吃看,注意保暖,多喝热水。”

“谢谢大夫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