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娘好像在哭。”

丫丫小声道。

“爹估计没有半年哄不好的。”李戚氏很要强,很少哭的,今天可能是被李郸道感动了,又被李福成气了。”

李郸道看着外面摇摇头,想着是不是羊脑里有啥激素的问题,还是药效已经起了,哭完这顿,宣泄了情感,头疼病就会好些。

没过多久,李戚氏过来抱走丫丫。

李福成在那里一阵叹气。

李郸道则是开始炮制刘富定的药,他去京城去了,还没回来,他回来的时候,李郸道得把货交了,毕竟都是银子,有钱不赚王八蛋!

制药到深夜,李郸道才去睡觉,心道:还得多存神修行,也没见哪个像自己这样频繁的出窍游神,自己阴神还没修出呢。

对了,明天送点卤羊肉给田巫。多少也是一点心意,再看看能不能学一些法术,然后问问那个长脖子女人,像稻草人精怪一样的鬼,竟然可以白天现形,法力这么强的吗?

李郸道定中入睡,睡中入定。

现在他的观想法还在下坠和卧入淤泥的阶段。 记住网址http://m.kanshu8.net

下坠面临的外魔是恐惧黑暗和溺死感,掉落悬崖感。许多人梦中惊醒,说是梦见掉下悬崖或者高楼,或者跌落水中,或者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追自己,但什么也看不到,此种就是梦魇。李郸道修成这一步,就再也不会做恶梦。

等莲子发芽就是本命性光,性光于黑暗中照亮一切,这时候就可以达到常定的境界了。

不过现实世界中都有发芽率这种东西,这种子能不能发芽也是看个人的,像李郸道频繁游神,就有可能消耗种子的营养,导致李郸道无法修出真性,从此仙缘断绝。

真性扎根,莲子卧入淤泥,就是加强魂魄和肉身的联系,但又不是完全依赖肉身,等长出来了之后,就可以吸收日月星辰等光华滋养阴神真性,修出莲藕,所谓莲花元神,莲藕做身。

当然还是得看阴神品质如何,就是修出了几品莲花。

根据每个人的心性,命格,莲花也是分色彩的。

不过莲子休眠时间很长,圆明园有八百多年前的莲子发芽了,李郸道倒也不急着破开种皮,露出真性。

此时温养神气,健壮肉身,以免莲子发芽生根,把肉身弄得十分虚弱,跟个病秧子似的。

老爷子也是懂这个,所以看到李郸道眼神明亮,气色却不好,才会提出杀羊给李郸道补一补。

只是入定之后神思敏感,老是听到了屋里精怪们的交流:“哇!这小子一睡觉,身上的气就充斥了整个房间,和我们的气息交融久了,我们都会得到好处。”

“但也是变相认他为主。”

“这就是沾了仙气吗?”

“顶多算是废气。”

唧唧歪歪的,吵到了李郸道。

古人认为人睡着后,生气会扩散整个房间,所以一般睡觉的房间都不大,且不会开窗户,要开也是白天开,通风。

房间不大,容易聚拢生气,大了,睡觉不踏实,再有者老人睡觉,生气不足,就有富贵人家,叫小童子陪睡的,取童子生气,再者,童子体温高,比什么取暖器都要好。”

之前这些精怪也是说,在这个房间聚气所致,成了精怪,可见这个房间应该风水不错。

等李郸道入定醒来,又是被老爷子一下子弄起来的。

李郸道立马就醒了过来。

“起来练武!”

老爷子看起来气色不错,不知道是药膳原因,还是吃了肉的原因。

很快就起来了,发现李福德在那里洗亵裤。

李郸道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

李福德竟然脸红了。昨天他喝了鞭汤,不是梦遗就是是传统手艺了。

李福成瞪了李郸道一下。

李宝京道:“你别逗他,你今天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李老爷子道:“我昨夜想了个法子,操练你,我跟你对打也不是不可以,你只准躲,不许还手就是,先学躲,再学打。”

李郸道想到老爷子用拐杖一下把羊给脖子打断:“要是您手误了,把我杀了,我还能去阴间告老爷子您的状?”

李宝京道:“放心,我只用根小棍,打不死你,顶多挨打,多些红条,但用的是杀招,你到时候可得小心了。”

“小棍可以用布包着吗?”

“少他妈的废话!”

李郸道痛苦的时候到了!

李宝京拿出了当年军中的气势,毕竟也是当时军中的底层士官,使唤,操练起来,那是一点都不留情。

不过李郸道多少是半大小子,手眼反应能力都十分不错,加上吃肉,肚子里有东西,也是豪气顿生。

一时间不把老爷子放在眼里,觉得再打,能挨打几下。

此时练起了基本功。

“练把式不练力气,花架子,你得绑沙袋,负重来躲我的打。”老爷子道:“军中也是这样。”

李郸道求饶:“别一整天的训,就是铁打的牛也受不了,更何况负重,压迫骨骼,会长不高的,而且我还要去药铺帮忙,还是早晚练功吧,爷爷。”

老爷子点头:“胖子也不是一口气练成,我就是出出气,哪里会往死里训你?我的儿,且放一万个心吧!”

老爷子的打的主意就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李郸道听到这里,一股无可奈何的屈辱感涌上心头。原来我是您老人家的玩具啊!难怪想一出是一出,是要玩死我啊!

等吃完饭,李郸道趁着老爷子一不注意就溜了,提着两挂卤好的腱子肉就往庙里去,顺便把货给交了,这几天又制作出了一批丹丸。

“嘚儿叮当哩个咚!”李郸道怀念起以前翘课的日子了,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到了庙里,见到了田巫,他看着李郸道提来的两挂肉:“刚刚还在谈论你,你就来了。”“谈我做什么?难道是我天资聪颖?”

“有个鬼告官告到我这里了。”

“?”李郸道问道:“它告我干嘛?”

“你仔细回忆回忆,之前是不是招惹了什么冤孽?”田巫示意茱萸把肉收到,闻了一口,莫名觉得很有食欲。

“好像是有个长脖子女鬼。”

“你可知道她是这么死的?你就敢招惹她?”田巫问道。

这我哪里知道?李郸道摇摇头,仔细听田巫讲接下来的事情。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