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成为了道医之后 六十 你这么多年吃的是猪食?

作者:忽悠啊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2-05-26 06:35:53

前世李郸道无聊,看着修练望气术的秘籍,就有说,初学盯着烧开的茶壶的水蒸汽,再入门,看早上的湖面湖水的水汽,往后,再登高看云,观地,看月亮,等差不多了自己训练短时间看太阳,最后才能望气。

李郸道是不敢看太阳的,但是喜欢看水面上的氤氲之气,幻想过此乃水灵之精,呼吸可以练气,可惜除了了呼吸久了,有些头晕,感觉肺里面有股火辣辣的,没什么感觉。

查古资料,说是在清理肺部的灰尘,是得了真法,但西医角度却说是伤了肺部娇嫩组织,所谓气炸了肺也是有的。

此时观到了李福德身上似乎有一些淡淡紫气,在青气之中荡漾。

许多小说说紫气贵不可言,什么帝王之气,但其实紫色并非正色,孔子言,恶紫夺朱。但说紫气氤氲三万里,那是霞光,那又别论了。

但紫色也是吉气,主人功名及第,春风得意,万事皆春。

淡红则是清福之气。

大红就是血光之灾。

金黄是富贵之气。

青气就是是文章之气。

至于黑白,紫黑,红黑,灰色,等等,就不是吉气了,是凶恶之气。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李郸道也是刚刚抬头看见,一瞬间却也没了。

只见李福德十分淡然。

李福成也去磕头,无非求的是平安之类。

而这些祭品,只有羊头李郸道要带走。

上古祭祀之后,也有太宰分肉,所以拿回去吃也没什么,古代人还认为祭肉是福肉,当然有些人说祭祀过后的肉没有味道,但对古人而言,能吃肉就是很好的。

况且这羊头,里郸道还要开颅取脑,炖天麻给李戚氏,这个羊头还是只是简单煮了一下,并没有煮熟透。

等回去的时候,就看见门口有几户都在闻味,端着碗,在那里吃饭。

“老李!”只见卖粥的粥铺老板矮个子:“你家在煮什么?怎么这么香?”

“是药膳,我家自己补补身体。”李福成笑道,却是委婉拒绝他们过来趁饭的打算。

“真好。”到底古人脸皮薄,你没请我,我也不会自来熟到这里吃东西。

李郸道早就饿的不行:“这些蒸啊,煮的,起码要到晚上才能吃,中午,咱们就吃这些卤味。”

把大肠,肺,等东西捞起来,已经是酱油色了,李郸道为了好吃可是还放了一些麦芽糖的,更别说其他的酱了。

这些东西吸足了汤汁,此时拿出来,又弹又脆,切开来直接尝了一下,没有怪味,许多人吃大肠就是要带馅的,李郸道却是不喜欢。

老爷子也尝了一下:“确实不错。”

可惜花椒贵,辣椒还没传入,茱萸和生姜虽然是辣的,但颜色不好看。芥末有,但不适合煮。

李郸道沾了一下李戚氏做的野韭菜酱,一股硫的冲鼻味。

此种酱,最适合和羊肉配合。

李福德问道:“此种下水,一般都是给畜生吃的,能吃吗?”

李郸道直接·道:“穷人家有肉吃就不错了。”

李福德无言以对。

李戚氏也吃了,道:“味道太重了,你放了多少盐?咱家盐可不算多!”李郸道摸摸头:“这卤水别倒了就是,越卤越有味。”

李郸道放开了吃,吃了卤菜,又吃饭,竟然直接吃了三碗饭。

老爷子还是有些不满意:“你怎么才吃三碗?”

李郸道说到:“七八分饱正好,待会我站着消化消化。”老爷子道:“习武就是要吃肉,这些杂碎也不知道能不能抵用,晚上你把那羊血炖煮吃了。

李郸道道:”爷爷放心吧,下午我还忙活着!”

李郸道吃完饭就去处理那颗羊肉,去皮毛后,底下,用刀砍两半,取出脑子来,和已经片好的天麻一起上锅蒸,下面再放一些益母草。

“娘,那当归生姜羊肉汤应该可以吃了:“你吃吃看,治疗治疗那手脚冰凉,气血不足的毛病。”

“嗯。”李戚氏已经有些感动了。

只有丫丫问道:“没有专门给我做吗?”

李郸道笑道:“尿泡是给你的,治治你尿床的毛病。”

丫丫红了脸:“你胡说,我再也不帮你了。”

李郸道连忙哄她:“那羊排给你吃,好吧,等晚上火灭了,变成碳,我给你烤着吃,现在你什么都可以吃。”

丫丫这才听话。

“你倒不像是神仙传法,倒像个伙夫。”晚上老爷子吃着李郸道给他做的羊髓黄芪羹。感觉十分鲜美。

李福德闭着眼睛把一碗羊鞭汤吃完。李福成却一片一片吃着腰子:“吃了卤味,这些怪没滋味的。”

丫丫手里抓着烤羊排,吃得一脸油,李戚氏看着羊脑却犯了嘀咕,吃不下去。

李郸道劝道:“吃这个可以治见风头痛的毛病。”

“哪里吃一次就能好?吃药都治不好的毛病?”李戚氏道。

李郸道也不确定:“多半是有用的,不然也不会写进方子里,再说吃了总比没吃好,万一有用呢。”

李戚氏才开始吃羊脑,吃了口道:“跟豆腐样的,怪没滋味的。”但是有肉吃就不错,还管有没有滋味,这东西就是吃清淡的,药膳有滋味的,都要吊高汤,鸡骨头,牛骨头,猪肉,不断撇去浮沫,吊个一晚上都有可能,李郸道是没这功夫。

老爷子对着骨头筒一阵巴拉:“食髓知味的由来我总算是知道了,确实鲜美。”

丫丫一听好吃,也拿筷子挑了一些,带有一些细腻油脂一般的口感。

李福成道:“还是觉得烤羊排好吃。”又道:“往后再吃你娘做的,只怕也是怪没滋味的。”此话一说,全场安静。

“你说哪个做饭怪没滋味?你说个明白,你这么多年吃的是猪食?”

李郸道低头吃饭。

丫丫也看向别的地方。

老爷子道:“我吃饱了,去走两圈。”

“嫂嫂,我也去读书了。”

“我去洗碗!”李郸道拉着丫丫就往厨房去。

后面什么事情,李郸道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李福成这一下子否定了别人这么多年的劳动成果和劳动经验,难怪李戚氏会发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