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会不会是娶了媳妇再被征的?”李郸道问道。

李宝京摇摇头:“管他,自己过自己日子吧。”背着手去了,突然道:“你习了武,也该有所作用,见此人打一次。”

李郸道直接疑惑。

李宝京说道:“他老子也是个**,以为拍马屁升了官,结果被处了刑顶了上司的过,我还被他作弄过。”

好家伙!李郸道直接好家伙,打不过老子,打人家娃,爷爷果然真性情。

“斗殴是犯法的。”

“你怕什么,我跟你打点关系,你看他到没人的地方就打他。”

“问题是,我打不过啊!”

李宝京道:“马上就能打得过了。”李宝京道:“我看他这作风,也是个不孝的,该打。”

好家伙,老爷子还挺双标,刚刚叫李郸道不要管闲事,露本事,现在又管起别人家的闲事了。

等回到家,李戚氏已经煮好了开水。 首发网址m.kanshu8.net

“今儿把羊油熬出来些!”李宝京道。

羊油一般用来食用,不过养护盔甲,刀兵也是要用羊油的。

这公羊屁股到尾巴那里,全是白乎乎的。所谓羊脂白玉,可见其油脂细腻。

李郸道直接独揽大权:“我来!我来!”

李戚氏道:“你别把肉做毁了。”

“不会,不会!”李郸道回答:“难得杀羊。”

李宝京道:“弄好了,还要给族老送一些去,你看着弄。”

李郸道早就准备好了从药铺带回来的卤料道:“今天先吃羊杂。”这个倒好说,就是卤东西费盐,费料,但卤水弄好,卤萝卜等蔬菜也好吃的。

老爷子道:“你要是弄得不好吃,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却是李郸道往卤水里放了许多东西,老爷子觉得是黑暗料理。

李郸道开始处理羊鞭,羊石子,羊鞭去皮,抽去内里的管道,改刀刨花,羊石子洗干净血水就好,放在一个盅里加了两片生姜就是。放上去蒸,这是李福德的。

然后就是当归生姜羊肉汤,取的就是带骨头羊肉一斤,焯水过后,备用,然后取生姜一两,拍碎,和羊肉翻炒到熟,取出,水开后再和药材一起放入炖煮,当放入当归一两,红枣十六梅去核,等出锅再放盐调味,这是李戚氏的。

羊腰子处理比较麻烦,去膜后对半切开,去中心部位,洗干净血水,异物,再焯水一遍。

做的是枸杞锁阳羊腰汤。

腰子滑嫩,应当切片,很薄一片,李郸道案板功夫不成,李戚氏也没有处理过这个,还是老爷子切的薄片,几乎透明。

这个得蒸熟,不可沸水炖煮,在碗里铺上腰子片,再放锁阳,枸杞,再把羊腰子铺上,倒扣在更大的碗里,直接上蒸笼蒸着吃,水蒸气会凝结成汤。

第三个也是羊腿骨头,敲断来,底下放黄芪片,放大盘里直接蒸。”、

“都是汤汤水水的,能好吃吗?”李福成此时回来,看见这一幕问道。

“还有烤的,煎的,炒的。”虽然没有铁锅,但是也有代替品,植物油没有,还有动物油。”

“别一次全弄了,吃不完浪费。”李戚氏道:“做成咸肉比较好,以后想吃再吃。”老爷子道:“先吃新鲜的,这两天我好好操练一下这个小子。”

李郸道直接求饶:“我还有一批药丸没做完呢!”

“那叫你老子把工具拿回来,得了空做,我叫你晚上不好好睡觉,我是不管这些,你必须得跟着老子好好练。”老爷子十分霸道。

李郸道向李福成求助,李福成却在那里给李戚氏说些讨好的话:“我今日闲在店里没事,给你做了一盒胭脂,你试试看,还贴切皮肤吗?我用的是芍药红。”

心里想想,这也没啥,体魄强健,以后打鬼都不用捏诀了。

李家的香气飘荡在这几条街上,就连马红花家这样的富贵人家,桌子上好几道菜,有鸡,有肉,此时都不香了。

卤水把内脏的鲜味彻底激发,强烈碰撞,香气更是弥漫,要不然怎么叫做香料。

就连此地的鬼神,都顺着味道,盘踞到了老李家上空,等待这户人家,祭祀鬼神的时候,讨一口尝尝。

好在很快把羊头蒸熟了,李宝京带着李福成,李福德,还有李郸道一起去了族祠,李家这个不少五家七望,两支郡望大家,但是也是有宗族在此,说不定就和这两家,几百年前是一家。

此时虽然不是祭祀之时,但杀了羊总得叫祖宗尝尝,还要孝敬族中老掉牙的那几个族老。

宗族制度还是很深入人心的,古代争田抢水,修房打井,都是有族里补贴的,特别是外出考试。当然也有吃绝户的,把孤儿寡母名下的产业划为族产。

李宝京虽然不拜外神,但自己家祖宗还是要拜的,别的不说,等自己百年之后能不能进祠堂享受香火,也是要看这些族老们同不同意的。不过李宝京应该可以进,再活几年,儿孙再有出息,说不定自己就是族老了。

族祠不大,很老旧,战乱如此,有钱也不敢大修。

只见祠堂上写着《敦伦堂》,此字是勉励后学之意。像是陇西堂,就是陇西郡望李家的分支。

看守祠堂的是个老掉牙的,说话都说不清的老长寿,倒也不是没有儿女,只是怕自己太长寿,夺了小孩的气,才主动住到祠堂,希望祖宗推自己一把。

就连李宝京都要叫他叔爷爷,李郸道这种更是孙子辈的孙子,重孙辈了。李宝京还叫李郸道给他磕头,这个可真是长寿,李郸道也就磕头了,不光是李郸道磕头,李宝京自己都磕。

谁叫他辈分大,年纪大,还住到祠堂来了。

给他提了一挂肉,再进里间,烧香,磕头拜祖宗,把羊头供奉,还有米饭什么的。

“福德,你好好求一求祖宗,赏你一些福荫,叫你考官能考过。”李宝京又道:“郸道你也求一求平安。”

李郸道于是又闭目求了求,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灵验。难道要晚上神游祠堂和祖宗们谈谈?

但是李郸道还是有点东西的,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其中望字就是观其面相,但不止中医望,修行也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